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桃源兵王 > 第六百零九章 期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想去哪?”

    姜妍追在唐龙身后,问道。

    唐龙翻了翻白眼,无奈说:“拜托,从古神庙里逃出来,当然是回家。这还用问?”

    姜妍皱眉说:“你是逃出来的,我们是被你们带偏才跟着你跑出来的!”

    “喂儿,是不是这有点不知道好歹了?你们留在里面,活着的几率有多大?得得得,也别用这个眼神瞅着我,要不服气,你们就再回去呗,又没谁拦着你们!”唐龙叫她给气笑了。

    古神庙里面的浑水是那么好趟的?

    搞笑!

    不管这个傻女人,唐龙自己顾朝外面走去。

    回去?

    姜妍转头朝鸣翠和吴岩伯师兄妹两人看过去,好像在问‘你们是什么意思?’。

    鸣翠眨了眨眼睛说:”姐,要不咱们先回市里去吧,听听风声在说。”

    听听风声?

    “马鞍叔他们……都没有出来!”姜妍咬着嘴唇。

    前面传来唐龙嘲讽的声音:“十有八九是出不来喽!”

    “滚你的!”

    气的姜妍破口大骂!

    唐龙自言自语嘟囔了句:“还不让人说话了!”

    姜妍考虑衡量再三,还是决定先跟鸣翠和吴岩伯他们出去,等看看结果再说。秦岭之内发生的事情,相信很快就有结果的。

    毕竟进来了这么多人,不可能一点消息不传出去。

    如果真没有消息传出去,那就说明……没消息了!

    一天一夜,

    唐龙才从秦岭里走出来。

    “我儿子没啥事儿吧?”

    等手机恢复信号后,唐龙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镇南天,统筹大局方面,人家说了算。找谁也不如直接找人家。

    “非常安全!”镇南天平淡说了四个字。

    唐龙松了口气,吊儿郎当的说:“那就好,萧战王,寺冰他们没事儿吧?”

    “萧战王重伤,白龙重伤,咒封重伤,鲁乐城重伤,寺冰……”

    脸上笑容消失不见,唐龙皱起眉头,听着镇南天的话,他心里有些后悔了,早知道“骨头”这么难啃,他就留下了。

    唉,面子害死人啊!

    “寺冰怎么了?”唐龙问。

    镇南天笑了下说:“寺冰没什么大碍儿,这次行动基本上达到了想要的结果,非常完美!”

    寺冰没事儿?

    唐龙松了口气,道:“大佬儿,你变了啊你。”

    “古神庙……”

    轰隆!

    唐龙刚说道‘古神庙’的时候,身后传来巨大声响,脚下撼动,地震?不,山踏了!

    “这些多谢你!”镇南天的声音从手机传出来。

    “嗯!”

    唐龙轻声嘟囔了句:“下次这样的事情,不要在有了,我想过普通人的日子!”

    说完挂断了手机。

    姜妍和鸣翠小嘴都张的老大,瞪着眼睛望着秦岭深处。

    “不会是古神庙吧?”

    鸣翠转头眼巴巴的望着唐龙。

    唐龙耸了耸肩,嘟囔了句:“十有八九是!”

    没有镇山碑的支撑,古神庙撑不了多久,只是没想到地下那座山势这么大,或许大概再过几百上千年,它就会拔地而起了吧。

    山间无岁月,对于山而言,岁月是缓慢的!

    “天下无不散是宴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各回各家,后会有期!”唐龙朝着姜妍,鸣翠以及吴岩伯等人拱手告别。

    鸣翠咬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但自己师兄在身边,终归是忍住了。

    看着唐龙远去的身影,姜妍突然冷笑道:“臭小子,占了我们便宜,难道想这么就算完了?哼,美死你!”

    鸣翠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姐,你知道他家是哪里的吗?”

    “知道!”

    姜妍笑着拿出手机来,朝鸣翠晃了晃,嬉笑着说:“我拍了他的照片,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想找到他,很容易的!”

    鸣翠眼神闪烁,不知道脑瓜里在想着什么。

    吴岩伯收回目光来,道:“这次下山,领悟诸多,再加上镇山碑之事儿,已经触碰到了诸多契机。

    师妹,我要回去闭关,你可愿意跟我回去?”

    鸣翠愣住了,扭捏着衣角,低头不吭声。

    见此,

    姜妍笑着道:“小翠不想跟你回去!”

    吴岩伯似松了口气,含笑着说:“不回去也好,她本身就没入道,回去也待不住,既然不想回去,那就留在红尘中历练吧。”

    走到鸣翠跟前,吴岩伯抬手拍了拍鸣翠的肩膀,轻声笑着说道:“师妹,照顾好自己!”

    “师兄!”鸣翠抬起头,水汪汪的望着吴岩伯。

    吴岩伯洒脱一笑,道:“我等修道之人,不用如此,皆为道,皆有道,走了!”

    说完,朝着唐龙相反的方向,一步几米,很快就消失不见。

    鸣翠和姜妍都看呆了。

    “师,师兄修炼成了‘缩缩地成寸’。”鸣翠嘟囔着。

    唰唰唰,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来。

    姜妍不解的看着她,说:“你哭什么呀?”

    鸣翠趴在姜妍肩膀上,呜咽道:“以,以后恐怕我再也见不到师兄了,呜呜,想到此,我就想哭!”

    姜妍目瞪口呆的问:“吴岩伯要死啦?”

    噗嗤!

    鸣翠破涕为笑,抬起头来擦了擦眼泪:“不是,我师兄修为突破,正式有了道行,怎么会轻易死呢。只是道凡有别,为了不必要的因果,往后再见的几率就很小了。”

    姜妍:“……我还以为吴岩伯要不行了呢!”

    “咱们也走吧!”

    “去哪?”鸣翠问。

    姜妍想了想说: “先回家一趟,省的家里人担心,完事儿后咱们去找唐龙那家伙,占了咱们那大便宜,就这么放过他,我不甘心!”

    鸣翠转了转眼珠子,红着脸蛋,小声嘟囔了句:“我,也不甘心!”

    两人相视一笑。

    唐龙回到市区,先找了家酒店,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

    才坐飞机,回了鱼头村。

    没直接去山城,麒麟汽车有羊武婵,应该能顶段时间,他要回去看看儿子,看看张绣娥她们,再看看秋蝉。

    虽然他们早就见惯了生死,可终归都是为了自己。

    路上,

    唐龙迟疑良久,拿起手机来,拨通了个特殊的号码。

    “我想把‘暗影之手’解散!”

    没有废话,唐龙轻声开口。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良久之后,才无奈说:“你觉得可能吗?太多人,把它当成了精神支柱,你可以不在露面,但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等,直到生命终止,直到您再回归之时,除此之外,没有‘解散’,没有‘终结’。”

    唐龙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支‘暗影之手’,其实不用他操心,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什么都有,太过松散,又太过紧绷。

    散不开,因为现在它就是散的!

    所以不存在‘散’,只有‘聚’。

    一声令下,凝聚成手,

    暗影破天!

    “好好活着,嗯,找个男人嫁了,恋爱,结婚,生子,体验一个完整的人生……命令!”说完,唐龙把电话挂了。

    “咯咯,这可是你自己说哦,恋爱,结婚,生子,体验一个完整的人生,命令,但是没规定我跟谁谈恋爱,跟谁结婚生子,跟谁体验一个完整的人生。”

    女人,或者说女孩,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灿烂笑容,自言自语嘟囔道:“估计你现在也不记得我的样子了吧?”

    十年前,她十一岁,

    而现在她也不过才二十二岁!

    “期待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