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炼剑 > 第3章 绝境逢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脸巨汉自然没有打算与临死一搏的铁坚斗个两败俱伤,手中巨剑一收的劈向了火球。

    “噗嗤”一声,火球在蓝色剑气一卷下,化为点点火花的溃散开来。

    马脸巨汉身形方一落地,抬起一脚将铁坚踢倒在地,手中的半截断剑脱手飞了出去。

    铁坚仰面朝天,白炙的太阳照亮他的脸,胸膛剧烈起伏,大口喘息着,汗珠淌入眼中,视线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黑影一闪,巨汉跨立在其身上,狰狞马脸取代了烈日。

    铁坚木然的望着对方,一脸淡漠,没有显露丝毫表情。

    马脸巨汉见此,不怒反笑:“想死?没那么容易!你活着可是值钱多了。老子这就挑断你手筋脚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他将巨剑朝后肩一扛,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柄剔骨尖刀,目中凶光毕露,刺目的阳光映射在刀尖,反射出一团令人心悸的寒光。

    铁坚想要挣扎,马脸巨汉抬起一脚直接踩住了他的右手手臂,力道之大,让其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下一刻,马脸巨汉手起刀落,对准铁坚右手手腕一刀斩下。

    与此同时,铁坚突然发出一声嘶哑的怒吼,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了力气,身子猛然一扭,腰肢仿佛蛇般的扭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幅度,左手五指闪电般伸出,竟一把攥住了下落的剔骨尖刀。

    五指间鲜血溢出,沿着刀身和手臂点点滑落,瞬间染红了青年大半胸膛。

    马脸巨汉狞笑一声,手中力道再次加重,就要将剔骨尖刀往下刺去。

    然而此时此刻的铁坚,却突然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他似乎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左手五指如铁箍一般,将尖刀死死制住,令其无法刺下分毫,也不能将刀抽出。

    马脸巨汉见此,目中怒色更甚,正待继续用力,忽然却是一惊。

    “嘭!”

    一声清晰无比的轰鸣声骤然传入其耳中,犹如某种巨兽酣睡时的心跳声,撼人肺腑,令马脸巨汉不禁一个哆嗦。

    “嘭!嘭!”

    心跳声接连响起,一次比一次更加有力,就如同那巨兽即将苏醒一般。

    马脸巨汉惊疑的望向下方仍死死攥紧自己尖刀的铁坚,其全身肌肤正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燥红,指尖留下的鲜血中更隐约掺杂着一丝金色。

    而此时的铁坚,只感觉到胸膛下的心脏炙热异常,继而一股热流自其中喷涌而出,紧接着沿着体内筋脉飞快朝抓着刀锋的手掌处涌去。

    “噗!”

    一缕淡金色的火苗突然从青年左手指间迸发而出,如同一条金色细蛇般窜上了尖刀,下一刻竟“轰”的一声,凭空化为两丈高的金色火浪向四面八方飞卷而出。

    马脸巨汉低吼一声,飞快松开尖刀,两脚用力的向后倒射出去,却已经迟了。

    “什么?……啊!”

    马脸巨汉只来得及惨呼一声,整个人便被那熊熊火浪吞没了进去。

    不过眨眼间,马脸巨汉的血肉之躯在这奇异火焰下,瞬间飞灰湮灭。甚至那柄巨剑和那柄剔骨刀也片刻间化为了一汪铁水。

    暴烈的金色火浪喷发只维持了数息,又无声的倒卷而回,重新化为一缕金色火苗,一闪的没入青年手指间。

    铁坚颤悠悠的抬起左手,用奇怪目光看了两眼后,嘴角抽搐一下,似乎想要笑什么,下一刻却脖子一歪,直接昏迷了过去。

    就在此时,远处天地交接之处,原本有些平静下来的沙地上,再次卷起数道龙卷风扶摇而上,裹挟着漫天狂沙,好似一条条狰狞的黄色巨龙,呼啸着席卷而来。

    四面八方的沙尘再次沸腾,顷刻间,天空便再次被卷起的黄沙遮蔽,变得昏暗一片。

    铁坚身形眨眼间便被淹没于其中。

    几乎同一时间,遥在数万里之外的潭州城炼剑世家宁府,一片荷塘中央的凉亭之内。

    宁府千金宁小小手捧着一只黑漆饵盒,一手抓着一把饵料,正要朝池塘内锦鲤密集处撒去,身子忽然一僵,停止了动作。

    她身形缓缓拧转,望向亭外的一方高空,神色木然,喃喃自语道:

    “目标印记激发了……”

    ……

    浑浑噩噩间,铁坚感觉自己此刻正悬浮于半空,全身上下仿佛要裂开一般,无一处不疼痛,尤其是小腹中,更是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烧穿。

    即便在昏迷中,他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种痛苦,几乎让其残存的意识濒临崩溃。

    但潜意识里的一股韧劲,却让他咬牙坚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铁坚感到自己快要承受到极限之时,这种被烈焰灼烧的感觉才渐渐平息。

    他不禁松了口气,与此同时,意识也逐渐苏醒。下一刻,便觉得身子一阵颠簸。

    铁坚眼皮一动,接着缓慢睁开了双目。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厚布被支架撑起了一个长形拱顶,伴随着周围传来的马蹄声,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在一个空间大小不过丈许的马车之上,周围还堆砌着一些杂物。

    但就在他想要翻身爬起来之时,全身上下却传来一阵剧痛,让其一阵龇牙咧嘴的同时,心中也随之一紧。

    他猛然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足有手腕粗的麻绳给捆绑住了,就连身子也被固定在了一副缚辇上。

    “终究还是被抓到了吗?”

    铁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回忆起昏迷前的情形,只记得自己当时拼着两败俱伤,似乎将来追杀自己的那名马脸巨汉给杀了,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自己就完全不记得了。

    “不对……”

    他目光四下一扫,心中微微一松。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处的这座马车内的装饰虽然普通,但却绝不是大晋国的式样,尤其是遮挡布帘上绣的花纹,看起来倒像是邻国越国的。

    尤其是自己身上原本应该褴褛的衣服,也被人换了一套看似越国人的灰布长袍。

    而且从掷地有声的马蹄声来判断,如今应该并不在葬仙沙漠,而是到了某处相对平坦的官道上了。

    看来他是被什么人给救下了。

    铁坚轻吐了一口气,不再迟疑的挪动了一下身子,想要设法挣脱绑在身上的麻绳。

    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了一个颇为麻烦的问题。

    自己此刻不仅周身伤痛未愈,且丹田也受创匪浅,似乎伤及了根本,原本炼气五层的修为,如今直接跌落到了炼气三层的样子。

    若仅是如此倒也罢了,只要花些时间还能修炼回来,但当他准备调动体内法力之时,却发现丹田之中之下空空荡荡,几乎没有一丝法力。

    铁坚顿时心中一紧,不由略微惶恐起来。

    即便自己昏迷前法力耗尽,但如今起码已经过了数日,在此期间,难道自己竟未能自行吸纳天地灵气,以转化为法力?

    铁坚一念及此,当即闭上双目,心中默念口诀,运转心法,将充斥四周虚空中的天地灵气吸入体内,并引导这股能量缓缓地收归丹田。

    然而他只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循环,便停了下来,两眉紧紧皱起。

    他发现自己并不是无法吐纳天地灵气,而是由其引入丹田转化而成的法力,或许是由于丹田受创的缘故,会自行消散一大部分,而那些残余的法力,也会自行流转并溃散于全身经脉之中,根本无法聚于丹田。

    如此情况下,若是有其他炼气期修士用神念探察,恐怕也只会将他当做一名普通人看待。

    铁坚摇了摇头,闭上眼睛,开始仔细内视起来。

    “咦,这是?”

    他突然神色一动。就在方才,铁坚竟在自己半残废的丹田深处,发现了一丝异样。

    那里赫然多出一朵淡金色火焰来,看起来不过一截小拇指般大小,十分微弱,微微颤动,似乎随时就要熄灭一般。

    铁坚只是略加思量,就不禁联想到自己昏迷前,从指间窜出的那一缕神秘异火来。

    就在这时,随着几声远近不一的马嘶声传来,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接着四周开始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嘈杂之声,似乎有不少人的样子。

    铁坚凝神细听,正思量间,忽然布帘被一把掀开,从外面探出了一个梳着两条马尾辫的脑袋。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女,模样清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朝他上下打量,眼中透着古灵精怪之感。

    “呀,醒了?醒啦!”

    铁坚还未看清对方的模样,那少女已脆生生的向外娇呼了一声,并如兔子般飞快地缩回了脑袋。

    望着仍然晃动不已的布帘,铁坚微微一怔,隐隐听到马车外传出阵阵吆喝之声,紧接着,又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向马车走来,他心中登时紧张起来。

    不多时,帘布再一次被粗鲁地掀开。

    这一次,帘外却直接站着两名身披软甲衣,头戴软帽头盔的武士,这两个满脸横肉的男子鱼贯跳上轿厢,不由分说的将捆缚铁坚的缚辇一抬,扔出了马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