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你呀你 > 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嘉树的小道消息让迎念心情很不愉快。然而更令人不愉快的事,随之发生在第二天。

    隔天课间上厕所,迎念因为不是很急便礼让其他人,到人都快走光才进最靠里的隔间。小便完正要出去,好巧不巧,薛菲菲和同伴走了进来。

    迎念是靠薛菲菲的声音认出她的。

    先是一道女声轻问:“你刚刚说,你要参加演讲比赛啊?”

    伴随着龙头的哗哗水流,那股第一无二的声线应道:“对啊。”

    或许是认为洗手间没人,她们说话完全不忌讳。

    其中一人怪道:“那不是一直都是迎念去的吗?”

    薛菲菲呵笑:“这个比赛又没写她的名字,凭什么一定要让她去啊。”

    “也是哦!”马上有人接茬,“菲菲你声音这么好听,去比赛肯定能拿奖!再说迎念去了这么多次,也该让别人去了!”

    还是有人觉得不妥:“但是她拿过全国赛的冠军,而且我们年级的语文教师组组长好像很喜欢她……”

    “那又怎么样。”薛菲菲切了一声,压低声音说,“我跟你们讲,你们不要告诉别人啊——本来我也不想现在就说的。”

    “什么?”

    “我爸,要给学校捐钱修操场跑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家又不差这点钱”

    只听得其他人齐齐感叹:“哇,好厉害哦……!”

    最先捧场的那道声音又说:“那今年肯定是你去了!我听别人说啊,最开始迎念第一次参加比赛,她爸也给学校捐了钱,当时好像买了一大批新电脑!”

    这话一出,如同石头砸进水里,惊起一阵破涛:

    “真的啊?!”

    “当然啦!以前初中部的人都知道!”

    “我说她怎么天天那么趾高气昂,看上去可了不起了!”

    “家里有钱呗。”

    “切,又不是只有她家里有钱!咱们菲菲家也有,论演讲能力菲菲不比她差,她拿那么多奖,还不是因为她参加的比赛多?要是把机会让给别人,别人也能有那个成绩!我看这次菲菲肯定能拿第一!”

    薛菲菲轻笑两声,很是谦虚:“没有啦。还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肯定能……”

    一群人说着话,慢慢走出洗手间,声音渐远。

    等洗手间彻底安静以后,迎念从最里面的隔间出来。

    镜子里照出一张表情沉沉的脸。

    薛菲菲凭的什么,如此笃定自己一定能代表学校参加比赛,迎念可以不管。但她们话里话外,将她说成是靠给学校赞助费才有如此多参赛机会的关系户,她心里这股火气可真压不下去。

    她初一第一次代表学校参加比赛,也是先通过了校内筛选拿了第一,才获得参赛资格。拿回全国冠军的时候,她爸非常高兴,一时没按捺住,大手一挥给学校捐了一笔物资。

    时间先后,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这次老师一提比赛的事,她以为自己会是最佳人选,确实有些自大了。但这也是因为过去几年,她作为连续参赛的代表选手,两次金牌,一次铜牌,放眼全校她是最有经验的人。

    不仅是她这么认为,就算去问校内其他师生,八成的人也都会觉得她最合适。

    迎念可以接受校方不考虑获奖经历,重新进行校内比赛来选出代表学生,她有信心凭借实力再次拿下名额,但她不接受黑|幕。

    全国大赛有一条“通过所在学校自由报名”的规则,在章程里写的明明白白。参不参加比赛看个人意愿,凭什么任课老师不想学生参加,就能不让学生参加?

    迎念到水池前掬起一捧水泼了泼脸,盯着镜子看了几秒,抬手重重抹掉滑落的水珠,沉着脸走出卫生间。

    ……

    上午第三节课下课,语文老师又在讲台上宣布:

    “今年的演讲比赛,经过我们年级语文教学组的所有老师讨论决定,不再像往年一样在校内举办选拔比赛挑选参赛人员,改用老师考察的方式来决定人选。班上又同学在课间来问过我什么时候可以报名,我在这里统一回答一下,不用再准备了,大家把心思都放到月考上吧。”

    铃声响起,老师宣布收拾教材离开:“就这样,下课!”

    “老师——”

    立刻有人站起,追了出去。

    虽然知道名额多半都是迎念的,但仍然不乏有力争上游的学生想要挑战一下。比如迎念班上的语文课代表。

    课代表是个叫郭力的女生,因名字特别像男生被调侃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她一点都不受影响,对取笑她的人直接无视,时间长了,那些人觉得无趣,也就没人再开她的玩笑。

    郭力在楼梯口追上语文老师。

    “老师!我想问一下,演讲比赛……”

    “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再上心了吗?谁去比赛由我们教学组决定!”年近四十的语文老师被叫住,推了推眼镜,一身OL装被她穿出刻板的感觉。

    郭力不甘心追问:“今年还是迎念去吗?”

    语文老师微微抬眼,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具体是谁,公告板通知贴出来了就知道了。”

    郭力还想说什么,语文老师不耐烦,“我还要忙,你先回去吧!”

    不等郭力张口,她快步下楼,渐渐走远。

    ……

    下午放学,校务栏贴出新通告,其中有一项就是关于全国演讲比赛参赛人选。

    郭力吃完晚饭回来才看见,一看名单,当即拧眉。把背包一拽,她转身飞奔回教室。迎念已经来了,坐在座位上正看着书。

    “迎念!”郭力冲过去,见迎念抬头看来,脚步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上午,追上语文老师询问演讲比赛的事情之后,郭力心中有些不痛快。回到班上,发语文练习册的时候,没忍住呛了迎念两句。

    也不能说呛,就是语气不大友好,但迎念没和她置气,笑笑就罢了。

    迎念怪道:“干嘛?”

    郭力问:“你不参加演讲比赛吗?”

    “老师没今天课上说的话你没听到么。”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迎念耸肩,“老师不是说了么,谁代表学校去比赛,由教师组考察决定。”

    郭力不服:“可是那个薛菲菲做代表根本没有说服力!”

    迎念笑道:“我哪知道。”

    郭力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莫名来气。

    “你就一点都不在意?”

    “在意什么?”

    “她哪点比你强,为什么让她去不是你去?”

    迎念奇怪地看她:“你上午不是还来呛我,怎么这会儿突然变了?”

    郭力微赧,嘴硬道:“如果老师直接定下你,我当然不服。虽然你参加过很多次,也都拿了奖,但不表示别人不可以。到底谁行,要比过才知道。”

    迎念欠揍地还嘴:“你都输给我两次了,还不服啊?”

    郭力瞪她,“以前输,不代表这次也会输,不代表以后会一直输,有机会当然要试一下。”

    迎念倒是很赞赏她这种想法:“不错,是这个理。”

    “不管老师内定谁都不行。就算是你,我也不服。”郭力话头一转,“连你我都不服,更何况是薛菲菲!”

    “……”迎念总觉得这话有点怪怪的。

    怎么还搞起相爱相杀这套来了?

    郭力义愤填膺道:“要不然,我们跟教导主任或者校长反应一下?”

    迎念忙让她打住:“别!你可别作妖,一个搞不好有可能被劝退的!”

    “可是……”

    “本市的比赛不是在我们学校办么,那天你来现场看吧。”迎念冲她一笑,“艺术组的老师找我做主持,我已经答应了。”

    “你——”郭力还想说话,迎念已经戴上耳机,拿出手机看起视频。她憋着一股气,几次动唇,见迎念没有要和她继续说的意思,只得愤愤离开。

    迎念在看的不是别的,而是喻凛然代表SF队伍接受采访的最新视频。在败组赛里,SF成功打败另一只TOP3队伍,拿下了春季赛季军。

    被FVH吊锤的阴霾散去不少。

    毕竟争夺季军的队伍和FVH一样,同为国内三巨头之一,SF三胜拿下比赛,强势的表现让许多对他们失望的新粉丝,又再度聚集起来,大家都很期待他们在夏季赛中的表现。

    败组赛结束后,喻凛然作为队长接受了采访。

    主持人问他:“最近的成绩总体来说其实是不错的,但是上一回和这一回,粉丝们感觉上却像是坐过山车一样,起落特别大。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喻凛然平静答道:“输赢都是常事。”

    “然后呢?”

    他说:“输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输,只有不怕输,才有可能赢。”

    主持人问:“还有吗?”

    “没了。”

    ……

    这段视频,迎念看了很多遍。包括这一遍在内,她自己都数不清次数。

    “哟!”

    欣赏够了喻凛然的俊脸,迎念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从课桌里拿出一沓稿纸。

    她提笔,在第一行写下:

    “致各位演讲比赛评审委员及市教育局的诸位领导……”

    一笔笔,字迹有力,清峻超逸。

    很久以后,江嘉树想起这件事,问过她,为什么要闹得那么大。

    迎念告诉他:

    “因为有一个超级优秀的人教我,输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输。”

    “——只要我不怕输,我就有可能会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