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你呀你 > 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江嘉树第一次在现场看比赛,被场馆内的气氛感染,多少也有点跟着上头。特别是支持的队伍最后获胜了,那股激昂和振奋,走出场馆还在心里涤荡难平。

    直至人群散去,晚风拂面而来吹散心头热意,他才慢慢冷静。

    应援灯牌交托给申城本地居住的一个群友带回去代为保管,散场后聊了聊比赛,群友们各回各家。

    和江嘉树一起走在街上,迎念一直没有说话。江嘉树盯着她的侧脸看了几秒,难得安静。他第一次见识这样的迎念,或者说是他第一次,对迎念这个人有所了解。

    她对以迎老爷子为首的迎家人,总是漠然中带着一丝抵触,他一直以为她执拗、古怪、脾气大,如果不是并排坐在同一个场馆里,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她那双看着他除了抗拒基本没有别的情绪的眼睛,也会有熠熠生辉,像是亮着霓虹和星辰一样耀眼。

    她也会嘶声呐喊,会因为紧张而露出揪心的表情,会有激动到甚至眼眶泛红的时候。

    真好。

    迎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样样全优,但也有血有肉。

    江嘉树装模作样看向街景,提议:“进场前就吃了两个面包,有点饿了,我们去吃火锅吧。”

    迎念瞥他一眼,有点不乐意,“都这么晚了,去哪吃?”

    “火锅店?。??教炝恋亩加校?阒还芨?盼揖褪橇耍

    “我不饿……”

    他斩钉截铁:“不,你饿。”

    “……”

    有一种饿叫你的傻|逼表哥认为你饿。

    看在江嘉树今晚举灯牌还算卖力的份上,迎念默然同意了他吃火锅的提议。江嘉树来过申城,心里似乎早就选好了火锅店,言毕往路边一站,拦了的士招手喊她上车。

    “?G。”在后座并排坐好,江嘉树兴致勃勃和迎念聊天,“刚才比赛,中途暂停的时候,现场导播给了你镜头,你看到没?”

    “啊。”迎念轻轻点头。怎么看不到,她盯着大屏幕正紧张得屏息,游戏突然卡住,暂停了长达两分钟。

    比赛的现场导播们一向最喜欢在暂停的时候给好看的观众妹子镜头,迎念来之前听说过这个“惯例”,没想到等待游戏继续加载的空档,自己的脸竟然会出现在大屏幕上。

    几场比赛总共暂停三次,导播给了迎念两个长达数秒的镜头。

    江嘉树笑:“还算不错哈,没太?碜。”

    迎念瞪他:“你才?碜。”

    “看在你没丢人的份上,这顿火锅我请了。你只管放开肚皮吃,吃多少我都包了!”

    “呵。”她冷笑,“本来就是你请,我根本没打算买单。”

    江嘉树:“……”这妹妹,怎么这么不可爱呢!

    ……

    江嘉树带迎念吃火锅的地方,评价似乎不错,人也不算太多。他们俩要了一个小包厢,迎念在服务员递来的平板电脑上选了几样食材,点完递给江嘉树。

    男生胃口大,他选的东西不少,在这方面倒也不磨叽,很快便完事儿,只等开吃。

    先上锅底,后上其他,东西陆续摆满桌面。江嘉树吃相挺斯文,但看着莫名香,教人很有食欲。迎念被他感染,难得多动了几下筷子。

    “吃差不多了吧?那我先买单吧。”江嘉树抽纸擦嘴,见迎念不吃了,摁铃叫服务员。

    铃摁了三四下,不知外头是不是太忙,半天没人进来。

    “?N。”江嘉树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结账的事搁置,起身,“我接个电话,你等我一会儿。”

    迎念点点头,一边玩手机一边消食。

    江嘉树刚出去不到半分钟,门被敲响,服务员进来,“您好,请问摁铃是需要什么服务吗?”

    迎念道:“买单。”

    “好的。”服务员朝外做了个请的姿势,“这边柜台请。”

    “那……”迎念想着人来都来了,低声嘀咕了句“算了”,起身跟她出去。

    反正不差这一顿饭钱。迎念到柜台前,服务员报出包厢号,工作人员在柜台内捣鼓一番,忽地抬头道:“抱歉,您稍等一下,系统卡住了,我们重启一下,很快就好!”

    迎念抿唇淡笑,“没事。”

    等待系统重启的时间,迎念低头刷手机。身后似乎有人排队,她没回头看,隐约能感觉到对方非常礼貌地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同样耐心地在等。

    过了几秒,身后的男生似乎在打电话,清朗声音里带着一丝丝焦急:

    “喂?哥!你出来一下,我支付账号好像用不了,提示要我重新进行身份验证……”

    不多时,后面又响起动静。

    “这边——”

    迎念下意识想回头,被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叫住:“您好,已经可以支付,请问您用现金还是电子支付?”

    她忙低头,点开支付页面:“微信。”

    “好的。”

    “这是您的小票。”

    迎念接过小票,正欲转身,一扭头,被撞入眼帘的熟悉颜色弄得一怔。

    SF的队服……!

    几乎是在看清身后两个穿SF队服的人的脸那一刻,迎念反应比思维更快,脚下灵活一转,当即站到了旁边。

    她低头拉开包,把小票放进去,又掏了两下找出一把钱,作势站在原地整理纸币。

    多亏包里放了零钱!天知道,迎念这时候有多么庆幸自己出门前往包里放了零钱。

    在她背后排队的,是SF的打野选手易慎!他打电话叫来的“哥”,不是别人,正是喻凛然!

    ——喻凛然!活的!!

    迎念屏住了呼吸,假装整理纸币和包内物品,实际微垂的眼一直暗暗偷瞄近在咫尺的两人。

    “哥你先垫一下钱,等会回去我转给你……别说不用,我猜拳输了,愿赌服输……”

    易慎本想搭着喻凛然的肩,奈何喻凛然身高全队最高,姿势有点别扭,遂只好在他肩上拍了拍,道完谢老实收回手。

    柜台内的工作人员道:“您好,我们店里现在在办活动,你们的消费达到折扣数额,再加五元可以换一张6.8折的折扣券,可以在下回使用。”

    就听易慎道:“五元?我刚好有硬币……”他在口袋里摸了摸,摊开一看,只有四个,“?G?”他转头看喻凛然,“哥……”

    一直默默听他们说话的迎念蓦地抬头:“——我有。”

    话音落下,易慎和喻凛然的视线齐齐朝这边看来。

    迎念心里砰砰直跳,手心微微沁汗。她佯装镇定,当即从包里拿出一个一元硬币,放在易慎面前的柜台上。

    易慎只是稍稍看了她两眼,之后马上不好意思起来:“啊?不好吧?”

    喻凛然的眼神就没那么好熬了,迎念察觉他在打量自己,被他盯得头皮发麻,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稳住!这个时候不能太热情把人吓到!

    迎念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道了声“没事”,离开前顿了一下,明知故问:“你们是SF的选手吗?”不等他们回答,她又道:“晚上的比赛我看了,你们打得非常好!特别厉害!”

    后一句话说得十分真诚。

    或许是感受到这份情绪,易慎微愣之后,回以一笑,“谢谢。”

    就到这里!到这里就好!迎念抑制住自己想留下的冲动,“艰难”地转身离开。

    不能一来就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那样会使对方心里产生天然的隔阂,但是存在感必须要刷!不管深不深刻,一定要给喜欢的人留下一点印象!哪怕只有一丁点也好!

    只有迎念自己才知道,她的步子迈得有多僵硬。明明喻凛然就在面前,却要按捺住热情,不在他面前流连,这件事着实考验她的定力。

    走过拐角,确定不会被他们看到,迎念这才猛地蹲下,埋首在膝盖之内,长抒一口气。

    ……

    江嘉树打完电话,怕迎念久等,火急火燎往回赶。

    一推开包厢门,坐着的迎念抬头看来,眼神亮得吓人。他一顿,“拿什么……”

    迎念起身,慢慢走到他面前。

    江嘉树被她反常的模样吓到,往后退了半步。

    她在面前站定,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发毛。

    “对,对不起,我出去久了点……”

    她一只手搭上他的肩,江嘉树一颤,还没说话,她道:“没事,单我已经买过了。”

    “啊?那……那我把钱转给你?”

    “不用。”她郑重其事道,“就冲这顿饭,今年一年,我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我保证。”

    迎念轻轻抱了他一下。

    江嘉树全身僵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苍天大老爷!他是不是开门的方式错了?怎么接了个电话,回来世界都变了?!!!

    ……

    聚餐结束后,SF全队人回了住的酒店。年轻人精神足,除喻凛然外,全都在套间的客厅里聊天玩闹。

    聊着聊着,久不见喻凛然的身影,一群人去找他。果不其然,他正聚精会神地坐在电脑前看比赛的回放录像。

    “哥,刚打完,你怎么又看起来了?”易慎挤在最前面,靠住喻凛然的椅子边缘,微微皱眉。

    “刚才的比赛,第二场有点问题,明天我们一起看一遍,讨论一下。”

    喻凛然盯着屏幕,面色严肃。

    几个人齐齐应声:

    “——知道了。”

    其实大家年龄相仿,差也差不过一岁或者几个月,但喻凛然身上有种教人信服的气质,尤其是遇上事情的时候,可靠且稳重。

    比赛中,一旦开始团战,所有人都听他指挥。虽然战术方面主要由教练们负责,但真正开赛,教练们却不能上场,在场上并肩作战的是他们几个,这时候,喻凛然的大局观十分有用。

    几个人站在喻凛然身后一同看起了比赛录像。

    看着看着,游戏暂停。几人禁不住露出和当时在场上一般无二的神情。

    可惜!如果不是游戏卡住,当时那一波包夹,根本不会让对面两个人逃走。

    趁着这个空,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起这波团战。电脑上,解说和现场画面在切换。怎么讨论都遗憾,易慎摇了摇头,目光再次看向屏幕,导播正好给了现场观众一个镜头。

    “哎——”

    易慎一愣,眯起眼,忽地指向屏幕,“她是不是晚上那个,就那个……”他拍了拍喻凛然的胳膊,“哥,那个,一元硬币!”

    易慎“啪”地按下暂停,盯着看。

    其他几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喻凛然早就看到了屏幕里的脸。导播喜欢用镜头捕捉好看的现场观众,比如画面里的人。

    这个在今晚聚餐结账时替易慎给了一元钱,并赞扬他们的女生,就坐在SF的观众区,身前是引得易慎在上台时侧目看了好几眼的巨型长灯牌。

    而她的头上,戴着一个发光的头箍,其上几个大字闪耀无比。

    是他的名字——

    喻凛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