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你呀你 > 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庭聚会例行流程进行至半,一如往常那般无聊。

    ——至少对迎念来说是如此。

    衣角突然被人扯了扯。迎念抬眸,十岁的小堂弟找来角落,微昂的下巴,弧度带着被惯出的莫名傲气。

    “你跆拳道是不是很厉害?跟我比一比!”

    迎念眉头微蹙,未接话。

    小堂弟见她神色,顿了顿,抿着唇,加上称谓:“……念念姐。”

    “我不跟你比。”迎念拒绝,“你打不赢我。”

    “谁说的!”堂弟不服气,嚷嚷,“老师说我很厉害!是整个训练教室最厉害的!”

    满屋子都是和迎念同辈的孩子,几个叔伯不是聚在别的房间叙旧玩牌,就是被迎老爷子叫去书房说话,其余几个姑姑婶婶,要么在厨房里帮忙,要么也在别的屋聚成一圈闲话家常。

    作为这间小客厅里最大的,迎念耐着性子应付这个平日里和她并不亲近的小堂弟。

    “我不跟你比,你去找他们玩。”

    奈何被宠惯了,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成,否则就不依不饶,小堂弟揪着迎念的衣角痴缠:“我不!我就要比,你跟我比!跟我比……”

    迎念被闹得没办法,不想和他纠缠,只好起身。

    这一辈小孩不少,为防磕碰,地毯特意铺了几层,绵绵软软,头顶着地翻身打滚都没问题,正好也适合做场地。

    迎念没动真格,堂弟十岁,再者水平相差,她就算让他一只手,他也打不赢。迎念便一直防守,堂弟较了真,一下比一下蛮横使劲,却怎么都打不到她。

    他脸都憋红了,一脚踢上去,被迎念挡开,一个没站稳接着就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他顿了一秒,忽然开始嚎啕大哭。迎念皱眉,刚走上前正要看看他是不是摔到了哪,小堂弟突然蹦起来,抬腿就朝她踢来。

    偷袭。

    迎念动作更快,下意识防卫,躲开后用了个过肩摔,一下把他掀翻在地。

    堂弟这下是真的哭出了眼泪。嚎啕声把家里大人都吸引了来。

    “吵什么?”

    “谁在哭?干嘛了,是不是又打架了……”

    迎念看着坐在地上的堂弟,一脸无奈:“是你自己要跟我打的,我说了你打不赢我。”

    他不管不顾哭道:“你赖皮!我们老师没教过肩摔,你赖皮……!”

    那你特么还偷袭呢,小小年纪不学好!迎念正要张口,婶婶跑进来,见自己儿子坐在地毯上,连忙询问:“怎么了?怎么了谦谦?”

    “妈!迎念堂姐打我——”

    堂弟告状的瞬间,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都在吵什么?”

    所有人朝厅门看去,气氛稍滞,安静下来。

    迎老爷子缓步入内,双肩巍巍如山,多年威严气场不改,镇着迎家上上下下。

    堂弟一下子见到靠山,扑过去抱着他的腿,“爷爷,迎念堂姐打我!她把我摔在地上!谦谦好疼啊!”

    迎老爷子抬手要揽他的肩,动作稍顿,在一大家子人的注视下稍作矜持,只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别哭了,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像什么话!”

    话里却一点都觉察不出斥责意味。

    “大过节的,你又在闹什么?”迎老爷子不虞地看向迎念。

    每年总有几回一大家子人要聚在一块,叔伯们携家带口,还有两个姑姑,也都会带着丈夫孩子聚在这边。

    迎念的父亲在家排行不是最长,此时不在,和她母亲一块去接她奶奶了。奶奶前阵子随老友们一同外出旅游,今日才归。

    “他要和我过招,我说了不,他赖着非要,我只能陪他玩了一会。”迎念有事说事,“谁知道他打不过我坐在地上哭,我凑近的时候突然偷袭,我下意识……”

    她平静的声音被打断,迎老爷子训斥:“他是你弟弟!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敦亲友爱?!他还这么小,万一摔伤了怎么办?”

    脚下厚厚的地毯绵软无比,衬得迎老爷子的声音很有几分好笑。

    刚才堂弟偷袭,抬脚直接就冲着迎念的肚子去,要不是她捉住他的脚腕,可够受的。怎么没人考虑她一个女孩家,万一弄伤了该如何呢?

    迎念面沉如水,大伯忙站出来缓和气氛,“爸,不过是小孩间的打闹,您别生气!念念不是不懂事的人!”

    “她要是懂事能把弟弟往地上摔?”

    “爸,您……”

    “我就是故意的。”迎念抬头对上迎老爷子诧异的视线,在他露出生气神色时,一笑,“我就是故意找谦谦过招,故意不让他,就是故意把他踹到地上,故意让他偷袭我,我好把他摔在地上。”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吧。”她咬重最后两个字,“……爷爷。”

    “迎念,你——”婶婶一听急了,却被迎念一个眼刀子劈来,蓦地顿了顿。下一秒诧异于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辈的眼神惊到,越发难以容忍,语气加重,“谦谦他还小!你怎么能下手这么没轻没重?”

    迎老爷子的视线只在迎念一个人身上。那道历经沧桑的目光带着恒久不变的不喜,别说对孙女的亲近之意,里头隔阂重重,隐约还带着点审视。

    “你刚刚是在跟我顶嘴?”

    迎念还没说话,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入内。

    “爸,妈,外公……”

    客厅内紧张的气氛被打断,循着声音一看,一个身量比迎念稍高的男生走进来,见情况不对,脸上闪过诧异,余下的音节全部淹没在喉咙里。

    “怎么了这是?”男孩朝里走了两步,不解问。

    “嘉树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快过来!”迎念的小姑嗔了他一句,使着眼色,招手示意他赶紧到自己身边去。

    江嘉树愣愣看了一圈,视线和正中间的迎念对上。只一刹,两人各自移开。

    他们俩同岁,江嘉树比迎念大一个月,两人如今就读同一个高中,但平时交集颇少。

    对于这个表妹,江嘉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原本作为这一辈唯一的女孩,怎么说都该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然而打从他记事起,迎念就和他们这些堂表兄弟都不亲近。

    平时不走动也不联系就罢了,再大些,每到逢年过节在迎老爷子这聚会,迎念总要和老人家闹矛盾。哪年气氛能融洽一些,那可算是烧了高香。

    这当下看明局势,一猜又是迎念和迎老爷子起了冲突。江嘉树正要朝他妈走去,抱着迎老爷子大腿的谦谦忽然喊他:“嘉树哥!”

    江嘉树脚步一顿,回头看他,只好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吗?”

    小男孩都喜欢和大男孩一起玩,江嘉树平时总被这些表弟们黏着,谦谦一看他招手,告状的事一大半都飞到了脑后,马上撒腿就往他身边跑。

    ——却被迎念揪着后脖领拽住。

    谦谦被勒得后退一步,看清是迎念,“啊”地一声哭出来,垮着脸要往地上坐。

    “迎念!”

    不顾婶婶的斥喊,迎念用另一手捉住谦谦的胳膊,他被扯着,怎么都挨不着地,哭得更凶了。

    迎念看着迎老爷子,“爷爷,我们还没说完呢!”

    江嘉树见谦谦哭得凶,看不下去,皱眉,“迎念你先松手!”

    迎念置若罔闻。

    他沉下脸,伸手去拉谦谦,不妨被迎念重重撇开胳膊,踉跄半步。

    “没你的事!”

    “嘉树!”小姑着紧喊了一声。江嘉树头也没回,对着迎念发脾气,“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谦谦还小!”

    “他还小你不小了吧?听得懂人话吗?”迎念冷眼道,“让开。”

    小姑和婶婶齐齐变了脸色,大伯、伯母和其他长辈连忙站出来打圆场,劝迎老爷子的、劝小姑和婶婶的,客厅里一时闹哄哄。

    “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迎老爷子沉沉开口,伸出手指着迎念,指尖发颤,“你现在,马上给你弟弟和哥哥道歉!”

    迎念手一松任谦谦坐在地上,不接话,沉默数秒后,嗤地笑了。

    “您不累我都累了。”

    她直视迎老爷子。

    “每年过节来您这,总要听一顿训,挨上几句骂。您一直都看不上我妈,也不喜欢我是个女孩子,您自己扪心自问,这些年偏心的事做的还少吗?我体谅我爸爸,他作为您的儿子我的父亲,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我回回都在最后忍了下来。”

    迎念说:“可今天这个歉我是绝对不会道的。您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说我不孝顺也好,说什么都好,随您的便。”

    “你——”

    迎念对着气到面色急剧变红的迎老爷子一笑,眼若寒冰,“以后过节,我不来了。”

    大伯忙道:“念念!别说这种话,快跟爷爷服个软……”

    迎念知道大伯是好意,可那口气梗在喉咙里,梗得她连呼吸都疼。

    “我真的挺同情您的。”

    迎念忽地一笑,对迎老爷子说。

    “即使你再讨厌我、嫌弃我,十万分的看不上我是个女孩,可我迎念,就是迎家这一辈最出色的那个。”

    “无论是你最喜欢的孙子。”她斜一眼坐在地上哭的谦谦,手一伸突然将微愣的江嘉树拽过来,“还是你疼爱的外孙。”不等江嘉树反应过来,她又推开他,只看着面前这个古板的老人。

    “他们和我比……”

    她眼里有执拗和顽固,也有不肯低头的绝不服输。

    “——和我迎念比,统统都是废物!”

    ……

    “念念你在哪?乖,接爸爸的电话!”

    “念念,妈妈和爸爸来找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咱们回家吃饭,嗯?”

    “念念,看到消息理一理爸爸妈妈好不好?”

    迎念看着爸妈发来的消息,长抒一气,点开未接电话回拨过去。

    “爸,妈,我没事,你们不用来找我。真的,我在回家路上……你们留在那吃饭吧,奶奶才刚回来……你们要是走了爸爸又要被说了……我没事,又不是第一次,我回家自己弄吃的……”

    迎念温声宽慰父母,听他们在电话那端不放心地再三追问,她说了又说,总算让他们放下心。

    能怎么办呢?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作为天平的一端,有的时候迎念真的不想让爸爸为难。

    可问题出在天平的另一端上,这件事情,根本无解。

    她不想因为自己再让原本就不被喜爱的妈妈受到更多指责,而爸爸夹在中间本就不易,她从家宴跑出来还可以说是年少轻狂脾气大,他们却不行。

    反正家里上上下下都说她本事大,心气高,难相处,这么多年了,不再乎被多说几句。不见面就不会吵架,她不想再和迎老爷子针尖对麦芒。

    收起手机,迎念不再去想,踩上滑板重重着地一蹬,一路踏板滑行,驰过一柱柱路灯,束起的长发在夜色下飘飘扬扬。

    乘风的少年人容姿飒爽,精致的面庞上比别人多了几分女孩家少见的英气。

    迎念踩着滑板一路滑到家,帮佣阿姨今天休假,两层半的别墅静静悄悄。将滑板在大门玄关处立着放好,她趿着拖鞋从客厅路过,小跑着上楼。

    回卧室,仰面躺倒在柔软大床上。她出神许久,直至被口袋里嗡嗡震动的手机唤回思绪。

    迎念嫌吵,拿出来往后一扔,随手抛在床上。

    手机还是震动不停。

    她腾地一下坐起来,不耐烦拿起手机点开一看,原来是班级群里的聊天消息。粗略一扫,一帮男生在聊和游戏有关的东西,她随便看了两眼,刚想放下,被群里两个男生的争执吸引。

    “骂就骂了怎么的?”

    “你这样说就不讲道理了。”

    “不讲什么道理?low队就该有low队的觉悟,装什么牛逼。好好站着挨打少废话才是!”

    “那照你这么说,另一个不也没强到哪去?你这样偏帮一边讲话很赖皮……”

    迎念百无聊赖,便顺着他们的聊天看了一遍。

    他们聊的是平时常玩的那个游戏。今天有两支职业队伍比赛,其中一支是一直实力不济的下游队伍,另一支稍微能称得上中等。

    胜负本是常事,然而赢的是下游队伍,输的是中等队。

    比赛一结束,中等队里的一名选手,年纪太小沉不住气,立刻就发了一条微博称:

    “不服。”

    只两个字,却引得评论里开始争论。

    原本那条微博下都是中等队的粉丝在声援和安慰,奈何两支队伍粉丝体量都小,这条微博被搬运到专门讨论这个游戏的贴吧之后,引起大量其他玩家和看客的参与。

    两支队伍都不粉,说话便“中立”许多,措辞也不需要顾忌。很快,那条微博下就吵成了一片。

    有些人对两支“low”队之间的较量没有兴趣,没看比赛就来冷嘲热讽:

    “水平都不怎么样,不想着提高实力,争这些有的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比世界赛总决赛呢!”

    “菜比和菜比之间还要分个谁更菜,真不嫌丢人啊!”

    ……

    然而也有看了比赛的人站出来说公道话:“比赛是你们自己打的,就看赛场上的表现,你们确实没有SF好。人家今年能吊着打你们是人家的本事,你们自己被打爆,有什么好不服的?”

    同样看过比赛的其他人在其下附和。

    “在理!说起来,SF今年是不是买了一个新的辅助?他们队里那个辅助是新选手吧?今天这几场比赛,他们队看起来有点东西!”

    ……

    迎念不玩这个游戏,云里雾里看了一通八卦,只弄懂皮毛。

    唯一清楚的就是,“SF”就是那个赢了比赛的下游队伍的名字。

    半懂不懂的八卦没什么好看,迎念正想放下手机,班级群里又有男生甩出一个链接:“赛后采访视频出来了!SF的发言人是今天那个很秀的新辅助!”

    本来想退出登录,免得手机一直震动惹人烦,迎念的指尖却不觉停住,她也说不清为什么,犹豫两秒,转而点进群里,鬼使神差点开了那个链接。

    视频加载出来,画面里,被采访的男生很是清俊,唇边一直微微挂笑。

    迎念盯着他看了三秒。

    他那份看似温和的笑意,实则并没有落进眼底。

    尤其是在采访的主持人接收到最新消息,把微博上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直接又犀利地提问以后,男生眼里那点不多的情绪,又更薄了几分。

    下一秒,就听主持人问:“请问你对对方选手说不服这件事,有什么想说的?”

    男生很高,目测个头至少有186cm,他挺拔站在那儿,“没什么想说的。”唇边弧度上扬少许,眼底仍旧淡淡,无比平静——

    “赢了,就是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