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农门锦绣带着空间养夫君 > 第397章 全面戒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到这里,蒲月低头笑了笑,现在月份还小,她几乎感觉不到孩子的动作。

    想必等到以后胎动会更加频繁的,那时候就更有趣了。

    “殿下,都怪属下办事不利!”

    蒲月这边在准备休息,而另一边的清芷院却几乎是翻了天。

    祁钰收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正房都已经被烧掉一大办了,青琐也只能低头和祁钰道歉。

    看着眼前的画面,祁钰先是不敢置信听着青琐解释的过程,随后便快步往屋内走去。

    “殿下,你小心一些,这火才刚刚扑灭,里面还很危险。”看到祁钰的动作,赵谦被吓了一跳,连忙过来劝解。

    他虽然知道祁钰突然过来是为了蒲月,但若是祁钰在侯府里出了什么事,那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祁钰没有说话,直接把拦在自己身前的人都给推开了。

    “蒲月,蒲月!”祁钰四处搜寻着同时喊着蒲月的名字,只是都没有得到回答。

    越往里走,他就越发觉得担心,甚至不敢去想蒲月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殿下!奴婢并没有找到小姐的尸身,也许也许她提前逃出去了也说不定。”

    青琐跟在祁钰的身后解释了起来。

    她刚刚就不顾其他人的阻拦,直接钻了进去,想要尽快把蒲月给找出来。

    只是,青琐却根本就没有发现里面有活人的存在,所以这样一来,青琐觉得蒲月可能根本就不在里面。

    听着她的话,祁钰还是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但愿如此,我相信蒲月不会出事的。”

    他这话其实是在说给自己听的,祁钰怎么也想不到,只是分离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蒲月居然就出事了。

    甚至,就算是她临时已经逃出去了,自己也不知道蒲月究竟去什么地方了。

    想到这里,祁钰的眼神更冷了几分。

    “对了,这次纵火的人是谁?你们有没有查出来。”

    “奴婢已经找出来了,就是她。”银珠站出来点了点头,便把那放火的丫鬟给揪了出来。

    “是谁指使你的?”

    祁钰低头看去,他不相信这人好端端的会突然放火,一定是被人派过来做这件事情的。

    那丫鬟被吓了一跳,连忙摇了摇头:“没有人主使,都是奴婢不小心做的。”

    看样子她摆明了是不会承认的,而祁钰则是冷笑了两声。

    “就算你现在不愿意说出来,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坦白,谢子怀,把她带下去。”祁钰侧头说道。

    现在他正忙着去找蒲月,暂时还顾不上这些,不过到时候他一定不会放过幕后凶手的。

    听到祁钰的吩咐,谢子怀点了点头,便连忙把人给丢下去了。

    等到了第二天一早,蒲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的精神恢复了不少。

    虽然说之前受了不小的惊吓,但她现在已经得到了充足的休息。

    “勤王殿下,早呀。”蒲月往外走去,便看到勤王还在院子里坐着。

    她忍不住感叹了起来,对方的精力真是好的不得了,明明睡得比自己还晚,但是现在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不过,勤王看着她的眼中有几分沉重。

    “你怎么了,该不会是治疗出什么问题了吧。”

    见对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蒲月第一反应就是她给勤王制定的方案出了问题,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而勤王却是摇了摇头。

    “我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担心一下自己。”

    说到这里,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隔壁。

    “怎么了,你别吓我呀,难不成出什么大事了?”

    蒲月倒吸了一口气,总觉得勤王的话听起来异常严肃,让她都有些惴惴不安了。

    勤王苦笑了两声:“我刚刚收到消息,说是因为你出事的事情,祁钰担心的不行,直接封锁了京城的出入口。”

    “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蒲月直接就目瞪口呆了,有点不太明白祁钰这样安排的意思。

    “我猜应该是他,一直没有找到你的人,可能以为你被什么人抓走了。”

    “他不仅封锁了城门,还在派人搜查城内,看样子就算是要把京城翻个底朝天,都会把你给抓出来的。”

    此刻的京城可以说是全面戒严了,什么人想要出去答应被盘查。

    “怎么会这样?”听到这话,蒲月更是吓了一跳。

    她原本以为祁钰不会反应那么快的,更或者他不会想到要怎么样来找自己。

    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祁钰居然会这样做。

    勤王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祁钰还是很在乎你的,刚刚他也派人来我府上问过了,不过被我打发走了。”

    “但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为上。”

    越说到后面,蒲月的心就更失望。

    她原本还想着今天去街上给勤王抓些药材过来,但现在看来,自己能不能在大街上好好的走着都不一定。

    “勤王,你可一定要帮我呀,别忘了我们昨天晚上说好的事情。”

    蒲月咬了咬牙,只能这样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勤王。

    她根本就不想被祁钰给找到,不然他又要怎么解释最近的事情呢?

    所以她倒宁愿继续躲着,而且她觉得对方虽然说一直在轮椅上坐着,但好歹也在京城里经营了那么多年,想必在这方面还是有能力的。

    勤王犹豫了一会儿:“奇怪,你为什么老是想要避着祁钰,都到了这个时候,你有什么计划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

    “而且,抓药让我手下的都去就好了。”

    但是蒲月却不太乐意了,她想的就是趁着这次机会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到时候方便自己跑路,所以格外的坚持。

    事已至此,勤王也琢磨出了点不太对劲的地方,蒲月和祁钰的反应都太奇怪了。

    “这你就别管了,只要你配合我就好了。”

    蒲月一时语塞,最后随便就扯了个理由。

    最后,勤王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我答应过你要帮你做事,那这次我也会做到的。”

    “不过你在街上行走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不然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把你救回来的。”勤王说到这里还有些欲言又止。

    他总觉得祁钰对蒲月的爱比所有人想的都要深,甚至没有人知道祁钰就是因为做出这样的事情。

    蒲月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之后蒲月就找到了一些胭脂水粉,仔细的给自己打扮了一番,确保不会有人看出来她原本的面貌。

    “总算是弄好了。”蒲月叹了口气,又在鞋里多放了几张软垫,让她的身高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

    毕竟,万一祁钰把他的那些暗卫都给派出来的话,自己未必能够躲过那些人的眼睛,所以蒲月不得不小心一些。

    “那我现在就先出去了。”蒲月对着勤王打了个招呼,认真的说道,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勤王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今日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

    说起来,一边是他的侄子,一边又是他的恩人,勤王反倒是成了最为难的那个人。

    不过他都答应了蒲月,现在也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居然真的有这么多人啊。”

    蒲月走在大街上更是心惊胆战的,几乎每条街的路口都有官兵带着人在盘问。

    而这些民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回答问题。

    蒲月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还好在面前的应该只是普通的官兵,所以根本就没看出来蒲月的异常。

    之后没过多久,蒲月就顺利的通过这些人的检查。

    “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为什么突然多出了那么多官兵?”

    蒲月想了想以后,还是走到了路边的一个茶摊上,低声问道。

    此刻这里这还是有些人正在吃东西的,听到蒲月的话,那老板娘摇了摇头。

    “我们也不知道,听说好像是来了蛮夷那边的奸细,还偷走了重要的东西,所以从今早开始,京城就全面严查了。”

    “可不是嘛,我听说了,只要有形迹可疑的人上报,就能够得到赏金。”

    祁钰并没有直接给百姓看蒲月的画像,但那些官兵的首领都是清楚,他最主要的办法也是靠他们来找蒲月。

    至于什么奸细的说法,也只是为了找到京城中异常的地方。

    听到蒲月的话,周围的人都众说纷纭,但他们最后得出的统一结论就是,现在想要离开京城非常困难。

    想到这里,蒲月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

    她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顺利逃出京城,毕竟在路上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

    想到这里,她只能随便找了一间药铺进去,然后买好了到时候要给勤王用的药,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回去了。

    “外面怎么样?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看到蒲月回来了,勤王便直接过来询问了。

    蒲月也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看来祁钰是真的要铁了心的把我给找出来。”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失踪的事情,让他留下了心理阴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