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农门锦绣带着空间养夫君 > 第148章 落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蒲月也是有些私心的,她看得出来,初灵十分在意小武的事情,而自己又有意想多和初灵交好。

    这样看来,小武倒是个不错的桥梁了。

    “姑娘,庄子里的那些地都已经种好了。”和婶拿着菜篮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这才不过两天的功夫,他们就已经把事情给做好了。

    “这是什么东西?”蒲月一边点头,一边看向了和婶的怀里。

    和婶连忙说道:“这是隔壁叶夫人送来的,说是一些时新的菜蔬。”

    他们在这里住了几天,期间初灵经常会让人送菜过来,生怕他们的食物不多。

    而蒲月则是点了点头,“也难为她如此记挂我们,不过,今天恐怕就用不上了。”

    蒲月已经打定主意,今日再进城一趟。

    不得不说在这田庄的生活实在是太悠闲了,让她慢慢的都忘了云兮楼。

    但是按照王嫂的说法,这几天就要开始打造地基了,于情于理自己还是得过去。

    听了蒲月的解释,和婶缓缓的点了点头:“也是,那我现在就让平安去套车吧。”

    虽然说有那么多,但是蒲月进城的时候,依然带着喜乐他们一起去。

    而剩下的人也都被安排了具体的工作,男子基本上负责粮田,女子就是平常的打扫和菜田。

    至于两个年纪毕竟小的孩子,就在旁边打打下手就可以了。

    “等等,先别去枫叶巷,咱们再去知府那里走走吧。”蒲月转头说道。

    这个时候他们才刚刚进入城门,平安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立刻掉头过去了。

    “你怎么来了?”等蒲月被带到何秀面前的时候,她看起来十分惊喜。

    蒲月嫣然一笑:“我最近都在城外的庄子上,有几天没给你送糕点了,所以今天就来补上。”

    说着,蒲月就给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

    “虽然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只是些普通的桂花糕。”

    何秀有些激动,她低头看去,发现这糕点看起来小巧玲珑的,让人食欲大增。

    “对了,最近朝中可有出什么事吗?”蒲月不动声色的在一边坐下,小声的问道。

    何秀沉吟了一会:“应该没什么事吧,我没听爹爹提起过。”

    “不过,我只听他说苏将军落网的事情,似乎是被定罪了。”

    “苏将军是谁?”蒲月忍不住追问道,她对朝中的事情都不太清楚,只能依靠何秀的解释了。

    “他啊,就是那个胆大包天,派人去刺杀太子殿下的人啊。”何秀看她还不太清楚朝中的事情,连忙解释了起来。

    就在昨日,才修养了几天的祁钰就强撑着去早朝了。

    他直直的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眼中还是很有精神的,不过脸颊确实有些苍白。

    毕竟当初确实是失血过多,一时间也补不回来。

    “太子殿下真是辛苦了,这种时候还要来上朝。”一人走到祁钰面前低声说道。

    不过,这几日祁钰不在,祁晟顿时就又活跃了起来,皇上也颇有要考察他的意思。

    “不碍事,毕竟政务要紧。”祁钰笑了笑,随后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他的话,都在暗地里夸奖祁钰,但只有祁钰自己知道,他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

    等到早朝开始以后,如往常一般,先是有些人提起了普通的小事,之后话题就被引到了祁钰的身上。

    “启禀皇上,苏将军实在是太嚣张了,居然敢对太子殿下动手!”吏部尚书站了出来,认真的说道。

    这件事情最近都传疯了,那些刺客身上的兵器都带着苏将军独有的标志,即使是有人想要反驳也是不可能的。

    “臣附议,苏氏罪人既然敢不认错,还想对太子殿下下手,其心可诛!”

    说到这里,其他朝臣更是各种附和,而祁晟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自己不可能站出来,但却给其他人使了眼色,让他们站出来。

    “皇上,虽然苏将军确实罪孽深重,但难保不是有人借着他的名义去对付太子殿下,来个一石二鸟。”那人硬着头皮说道。

    毕竟,那些刺客虽然有苏将军的标志,但并不能说明这些人就是他派出来的。

    而祁钰却是冷笑了一声:“刘大人此言差矣,那些刺客无一不是苏氏的亲信,之前也为他做过很多事。”

    “再说了,苏氏原本就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还有谁会如此无聊再给他加一项罪状。”

    祁钰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皇上,说到底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把皇上给说服。

    只要他相信了自己,那么其他人再怎么反对也是没用的。

    “父皇,分明就是苏氏不满您的惩罚,或者想除掉儿臣好为别人让路。”祁钰沉声说道。

    到了现在,他要说的话基本上都说完了,而皇上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其实这一次的事情,皇上的确是很不满的,祁钰不过是在大街上就被人刺杀了,若是有一天那些人想要对付自己,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皇上更是觉得不寒而栗。

    “朕已经让人认真的查探过了,那些人的确是苏氏的手下,罪臣苏氏对此也是供认不讳。”

    听到皇上的话,原本还想要再互相争辩几句的朝臣,这个时候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都看得出来,皇上这次的确是很生气的,谁都不敢去触皇上的眉头。

    “李远,到时候就由你去宣旨吧,罪臣苏氏罪不容诛,家产充公,三族以内流放边疆,不得回京。”

    皇上思索了一会,这才下了圣旨,其实这个结果比很多人预计的都要好得多了,但祁晟还是觉得不甘心。

    在他看来,皇上分明是借机在给祁钰报仇,但祁钰其实也没受多大的伤。

    想到这一点,他就更加恨得咬牙切齿了。

    “怎么样?皇上可有严惩苏氏?”看到祁钰来了,皇后忍不住问道。

    其实她也捉摸不透皇上的心思,而那道圣旨还没有发出来,所以皇后只能先问祁钰了。

    “母后你放心吧,父皇已经答应了我们,会认真处理这件事情的。”祁钰低声安抚道。

    无论苏将军曾经立过什么大功,一旦他有可能威胁到皇上的统治,就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弃。

    这一点他早就已经看透了,所以祁钰每一次行动,都是刚好踩在皇上的底线上。

    “这样就好,不然你岂不是白白受伤了。”皇后心疼的说道。

    祁钰唇角微勾:“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若是不这样做,父皇也不会意识到苏将军有多大的能力。”

    听着他的话,皇后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祁钰:“说什么胡话,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更何况祁钰伤的还是右手,如果不好好养着的话,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皇后沉默了一会,在想着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替祁钰调养。

    而祁钰却转变了话题:“对了母后,儿臣记得舅舅那里有些上好的信鸽,不知道能不能替我讨两只过来。”

    经常让暗卫来回送信也不是办法,尤其韩荀频繁出入,可能会让有心人注意到。

    所以祁钰觉得,自己也可以适当的变化一下方式,直接用信鸽试试。

    “怎么了?可是谢子怀他们做事不够用心了?”皇后有些惊讶,之前这些信息传递,都是让暗卫去做的,她没想到祁钰会突然这样说。

    “没有,他们做事都很认真,是儿子自己的想法。”祁钰连忙解释道。

    而皇后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上下打量着祁钰的神态。

    就在祁钰有些头疼的时候,皇后突然摆了摆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待会我就让人送过去吧。”

    看她答应了下来,祁钰忍不住夸道:“还是母后最在乎我了。”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花言巧语了,对了,过几日就到了秋收的时候,我还要和你父皇去郊外走走。”

    皇后不太放心的嘱咐道,这也是他们夫妻两每年都会做的事情了,即使是现在,她还想要留下来看看祁钰的情况也是不太可能的。

    “没事,母后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听着皇后的话,祁钰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北方稻谷成熟的日子都差不多,想必蒲月那边也该准备这些事情了,不过不知道她能不能适应秋收时的手忙脚乱。

    他虽然想过要安插韩荀过去,但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虽然说有新买的下人在旁边帮忙,但是以蒲月的性格,只怕事事都会亲力亲为。

    而祁钰想的的确不错,每次进进出出的时候,蒲月都可以亲眼看到,那些稻谷越发沉甸甸的了。

    “赵福,咱们是不是可以准备割稻子了?”蒲月又研究了一下手边的禾穗,认真的说道。

    在这方面,赵福更有经验一些,所以蒲月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在问他的。

    “对,奴才也觉得这些快要成熟了。”赵福看了这一片的粮田,确实都有了成熟的迹象。

    其实,大叶村里这几天都是割稻子的身影,他们这里还算是晚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