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红楼世子爷 > 第五十二章(试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他这直接干脆的回答,龙座上的景泰帝却是不禁笑了笑,道:“出去了一趟,胆子倒是变大了一些。”

    “父皇!”一旁案桌前的二皇子担忧着率先出声。

    “嗯?”

    景泰帝闻声龙眉一皱,不善的看了他一眼,李溶见此瞬间又吓得阉缩回目光去。

    而一旁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的太子,却是不免嘴角上扬,似在不屑的嘲讽二皇子一般。

    “你们俩先出去吧!朕有话要问。”景泰帝皱眉沉声道。

    “儿臣告退!”太子(李乾)闻言率先起身拜退道。

    李溶无奈,也只能领退,走之前略有深意看了一眼跪在殿前的李谨安,心思复杂。

    而李谨安此时脑子里也在奇怪着,这皇子与自己的关系,这货数次打断他老爹的话,这不禁让他佩服的同时又疑惑。

    因为从一踏进这门开始他似乎就在有意的帮着自己说话,但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任是没有想出什么来。

    md,李谨安此时不禁开始有些恼怒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让他很是不爽,这就像是开局一副身体,人际关系全靠猜一样。

    “你去金陵做什么?”

    这时沉声片刻的景泰帝拿起奏折续看,同时言语开始尖锐的追问道。

    “额.......”

    李谨安闻言一震,这话倒是问住他了,他去金陵做什么,这问题从开始便一直伴随着自己也考虑了许久愣是没想明白自己这副原主不要命的偷偷跑出去做什么。

    此时大殿内安静无声,气氛却是渐渐开始凌重起来。

    直等了片刻也未见回应,景泰帝不由抬眼看了看。

    “皇上,臣.......臣想着跑出去看一看。”

    md不管了,李谨安想了片刻决定只要自己老实交代便好,而且他在外的行为恐怕皇帝是清楚的,所以既然他刻意这么问,那自己也不用隐瞒什么,毕竟也没做什么坏事出来。

    “哦?”

    “看什么?是去看那秦淮歌女,还是去看那薛家小姐啊?”

    嘶!

    李谨安听完一阵懵逼,突觉背后一凉,看来真如自己想之前猜想那样,皇帝其实什么都知道,但他又为何这么问?

    李谨安想不通,自然也猜不透皇帝这话的意思。

    “怎么?答不上来了?”见他神色凝重,景泰帝却是心如明镜一样,继续追问道。

    “既然说不出来,那就让朕替你说说吧!”景泰帝突然沉声起来说道。

    “身为皇亲身为亲王世子,竟跑去那烟花之地寻花做柳,还被人当场打伤,弃于身份不顾,陷于危险不知,你说说朕该怎么罚你?”

    景泰帝放下奏折一字一句说的极其沉重,李谨安听的也早已脑子里空白一片,他似乎从未很重视过自己身份的分量,今日这话从皇帝口中说出,他似乎才真正恍然过来。

    “原来他一直都小看了自己的身份了,重要性。”

    李谨安心中暗想道,头死死抵在御窑金砖地板上,脑子快速转动不停,想着如何回答。

    他紧张了,皇帝的威言这是由生以来第一次切实感受到,这种不怒自威压迫感,令人寒颤。

    不过,景泰帝似乎并没有想过要让他回答,也没有真正想要处罚他的意思。

    只见沉寂片刻之后,景泰帝轻轻放下奏本,又继续道:“这事就暂且交由缉贞司去办”

    “哦豁,完蛋!”

    李谨安略带失望,他还想着借薛蟠去见宝钗呢!但随后又开始关心起自己处境来。

    “至于你待三日后的宫宴之后,便回去禁足好好待着。”景泰帝撇了一眼继续沉声道。

    “呼,还好只是禁足。”

    李谨安内心送了一口气,虽然他也能想到皇帝不可能真把他怎么样,但刚才却想着至少得挨一顿板子才行,但出乎意料的是,只让自己禁足。

    【当然,李谨安能想到这些也不容易,实际上就算是他杀了人,景泰帝都不会拿他怎么样。】

    言归正传

    “倒是差点忘了,你今已快满束发之年了吧?”景泰帝继续问道。

    “是,今已十三有四。”李谨安实切的回答道。

    他现在已经被这一连串的话搞蒙了,这又是问罪又是问年龄的,实在没想明白这皇帝老儿到底想要干嘛。

    “很好,已快到婚龄,这事就交由皇后,你可有异议?”景泰帝强硬问道。

    “这.......”

    话都说到这儿了,他算是明白了,这是要给自己准备世子妃了。

    这种包办婚姻,李谨安算是体会到了,心里的那点不爽此时已经开始喊爹骂娘的问候着了“我tm敢有异议?”。

    “臣,并无异议!”

    “嗯,快去见太上皇吧!莫要让他老人家等急了。”事情说完,景泰帝看也不看的催促道。

    “嗯?”

    听到这话李谨安终于才释然过来,搞了半天他是被皇帝半路截过来的?

    ..........

    李谨安一路心事重重,满脸不爽的走出了宫殿。

    他现在越来越感受到自己如同鸟一般被人强行关在笼中,并且一生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上自己无法改变。

    这一次的皇宫之行,无疑是让他非常沉闷难受的。

    “嘿嘿,谨弟你出来了?皇上没问什么吧?”

    李谨安前脚刚踏出紫清殿大门,在一旁等候多时的二皇子(李溶)便堆着笑脸上前来打问道。

    “”刚才倒是多谢殿下帮衬了,不过我现在记忆有些缺失,实在没想起我们之前的关系。”李谨安略显歉意说道。

    “额......原来如此,本王就说谨弟怎会如此。”李溶哈哈一笑,一手放在他的肩膀。

    看着眼前这胖子皇子,李谨安倒是不觉多了几分亲近感。

    毕竟人家刚是冒着顶撞皇帝之意,一直插话帮着自己。

    “谨弟,见你安全回京,为兄甚是高兴想念的紧,待会王府设宴,你可得来啊!届时我们俩在好好交谈。”李溶热情高涨的在他耳旁小声说道。

    李谨安倒是有点意外,似乎没想到这货这么热情。

    而且看样子自己好像与他关系匪浅。

    “恐怕,今日我是去不了,待会还得去见太上皇,不如改日可好?”

    面对他的热情邀请,李谨安也不好拒绝,但他现下的确抽不开身。

    “这.......”李溶看了看一旁的太监赵忠义,这才明白过来。

    “既然如此,那便改日再约,谨弟可莫要忘了。”

    “一定一定”

    李谨安笑着抱拳拱手有礼道。

    “谨弟,请。”

    李溶笑着回礼道。

    片刻后,直到李谨安的轿子消失在视线中,李溶才躬身走进轿出宫而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