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红楼世子爷 > 第五十一章(面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平府(燕京)

    自景太祖马踏铁骑中原后,推翻北宋之后便定都于此改大平府为北平设都城,建皇宫,现在大景已历经三帝近百年之久。

    而南下政权便是南宋被推翻后建立的北齐,南宋本是由北宋皇室亲族建立割据退守于江南一带的政权,抗阻大景十余年,后于南宋第二任八岁幼帝继位,可在第二年便被早已谋划已久的燕氏一族谋权篡位,最终逼迫幼帝禅位。

    自此,南宋改朝换代为现在的北齐,历经四帝。

    紫阳皇城是大景皇帝宫城。

    紫阳皇宫健在北平府都城中心区域,而整个北平都城又分外城、内城、皇城、皇宫。

    除开各大街巷商铺楼馆之外,外城所住都是无官无职,平民百姓小商小贩,内城住宅区所住的则都是达官贵人,以及各大皇亲王爵等勋贵与皇家之人的住处。

    在皇城内则有各种中央机构,如宗人府、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鸿胪寺、钦天监等,还包括五军都督府、太常寺、通政使司和锦衣司等

    所以说除开都城外城之外,内城、皇城,都属于皇帝私有财产。

    紫阳城是皇城,内城东南西北四大城门,宫城门设八门,以承天门为皇城正门,正午门为皇宫正门,除皇帝或者其允许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走此门。

    不过大臣们上朝进出之门都是走东华门,而皇亲王爵之人东西两华门都可以进出。

    李谨安坐在轿中,心里忐忑不安,那前来传旨的太监并没有说什么,只说太上皇召见他,然后便跟随着急匆匆走了。

    而他不安的是,第一次进宫面圣肯定是激动的,但随后同时又带着重重忧虑,毕竟无缘无故被召见入宫,任谁都会多疑。

    接着李谨安脑子里便开始独自胡思乱想起来,因为他想破天硬是没有想到与那太上皇之间有什么接触过的记忆。

    轿子一路进入东华门后,径直走在两旁耸立着十几米高墙下的宽道上。

    李谨安好奇的掀开轿帘,随意看了看,这一看便被这皇宫建筑惊艳到了,只见地是御窑金砖,墙是朱墙黄瓦,微弱的阳光照不到地面,浮现出一道道阴影,阳光洒透高墙,金碧辉煌,由此便可以看出皇家的豪华奢侈糜烂。

    随着时间又过半响,轿子被人抬着摇摇晃晃的一直走到了一座宫殿前这才停下轿来。

    抬轿的几人伴随着初冬寒冷的季节硬是整出了大汗,可见这一路的遥远漫长。

    “世子殿下,请下轿吧!”赵忠义笑着脸走过来躬身提醒道。

    “到了?”

    李谨安也觉坐了许久,甚至迷迷糊糊中差点睡死了过去。

    听到有人提醒,这才随即踏步下轿,也不管周围人的目光,自顾自顺势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

    赵忠义见状仍是笑着脸,一旁耐心的等待。

    “紫清宫!”

    这是景泰帝内廷正殿,就是寝宫,平时也是用来商议国事或者处理政务,摆设家宴之类的事,但李谨安并不知这些。

    他抬眼看了看面前富丽堂皇的宫殿大门上牌匾的几个紫金大字,略微怔神。

    “世子,请!”

    这时一旁赵公公又对其提醒着说道。

    李谨安闻声带着忐忑的心情,耸了耸肩这才抬步走上石阶。

    一直走到宫殿大门前,李谨安才停住脚步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的激动,可以说无法用多余言语表达出来。

    毕竟这无数次在影视中看到的画面,现在却是真真实实的呈现在自己眼前,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很是不一样。

    赵忠义率先进殿禀报给殿门前伺候一旁太监,再由他传达给皇帝身边的太监告知。

    “陛下,李世子到了。”

    “哦?”

    听到身边太监的传话,景泰帝放下手中奏折,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淡淡道:“让那小子进来吧!”

    宫殿门外

    李谨安内心略有紧张又无聊的等待一旁,旁边不足十米便有宫女伺立,短暂无聊之下他不禁来了好奇,摇头晃脑的左右打量着那些宫女。

    只见她们都穿着浅褐色宫装长裙,俏脸精致,眉清目秀。

    可惜各个冷着脸面无表情,但仔细一瞧时还是会发现她们都小嘴泛干都在微微打颤,似乎是被着初冬寒风吹冷了。

    当某个小宫女意识到自己被打量时,也好奇撇过眼来,瞬间双目对视,瞪的一下便吓得收回目光去。

    “呵呵”

    李谨安见她这副受惊后泛起一丝红晕的小模样更觉甚是可爱。

    “宣,李世子觐见!”宫殿内传出一道尖细的嗓音。

    “世子,世子殿下,您该进去了。”赵忠义见他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宫女瞅,不禁面色一愣,随后又急忙跑过去轻触着他的臂膀,出声提醒他。

    “可以进去了?”李谨安转过身来,疑问道。

    “是的,您快些入吧!”赵忠义作势用衣袖抹了一把额头,略显急色道。

    他是没想到这世子太大胆了,在皇宫还敢乱来。

    “好”

    李谨安却不以为然淡淡一笑道,随意整理了一番衣襟,等红漆大门渐渐大开,他随即低着头踏过门槛入门而去。

    虽然这是第一次进宫,但前世看过不少影视,一些基本规矩自己还是知道的。

    就比如这不能直视皇帝的规矩,李谨安却是知道的,所以他此刻全程低着头,只有目光所致到那光滑亮丽的地石板,径直走了大概十米左右,自觉差不多,双手一拜跪地道。

    但实际上下跪时心中还是略犹豫了一番,毕竟这种像是给人当奴的样子却是有点不爽的,但又想了想还是小命要紧。

    不做犹豫

    “臣李谨安,参见太上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道洪亮磁性的声音立刻响彻整个宫殿。

    “这.......”

    听到这话殿内瞬间寂静了,随后一股奇怪的气息随即传来,皇座上的景泰帝闻声后也是一愣,但随后想了想又释然,他的确是被太上皇召去的,但半路却被自己截过来了。

    而在李谨安的左右两侧小桌还坐着两人,一个见状直接愣了,另一个倒是脸上未看出有何波澜,但刚举起的酒杯还是迟钝了一下,随后又绕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谨弟,你在说什么?”

    “嗯?”

    李谨安拜跪说完后,见久久未有回应,虽带着疑惑,但片刻后似乎也发现了几丝不对劲。

    直听到另一个声音冒出来,他才闻声歪头看去。

    只见右手边一小桌前坐着一个身穿青蓝色蟒袍服的胖子正一脸急色的给他使眼色,而他便是二皇子李溶,不过李谨安却是不知。

    “你是谁?”

    李谨安傻傻的脱口冒出这一句疑问来。

    这话一出,龙座上的景泰帝不觉间又是眉头一皱,而左边一桌前的太子(李乾),则是眉眼带笑静静端起酒杯甚觉有趣。

    “哎呀”

    见他还不知所错一般,李溶却是急了,也顾不及他的话,立马起身跪到皇帝面前,道:“父皇,李世子恐在江北受了惊吓现又刚回京,一时脑子犯浑。”

    “父皇???”

    李谨安闻言一愣,随后瞪着大眼睛,提起胆瞄了一眼上座的中年男人,见他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龙椅上,剑眉入鬓,凤眼不怒自威,一股俯视天下的气息瞬间袭来。这时还能猜不出,那便是真的傻了。

    但仔细瞧看便会发现他的神色间带着几丝病娇与憔悴之感。

    不过李谨安却是不敢再看下去,他此时背后都凉了半截,想了半天词,安抚了半天心,谁知道却认错人了?

    这在平时也就算了,但现在面对的可是皇帝,这个景国第一的男人,他现在恐怕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md不管了,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谨安胡乱想一番后,随后又再次更大声喊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这震耳欲聋的浑厚嗓音,景泰帝松开皱眉来,意外的打趣道:“朕怎么觉着他什么事都没有呢?这嗓子吼得比那御马菀马的声音还大。”

    这看似无意有意的玩笑话,也代表着皇帝根本没有为此生气。

    李谨安见此也瞬间松了一口气。

    而一旁的李溶也随即放下心来,眼神深邃的看了他一眼,便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可知朕召你来所为何事?”景泰帝故意打问道。

    “不知!”

    皇帝不发话,李谨安也不敢起,这时又听到问话,没有犹豫直接一脸诚恳的回答。

    ————

    有的人或许要问我什么年份之类的,别问,因为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么个大致背景。

    不喜欢的情节说实话写起来也难受,但没办法,剧情需要所以没下什么功夫,想了想心思还是留着去写日常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