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红楼世子爷 > 第二十二章(乱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琏闻言一愣,随后笑着将李谨安一行人带到了附近的酒肆中详谈。

    酒肆大堂内桌上的人却并不多,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琏二哥,你确定还能容得下我们?”李谨安带着疑惑问道。

    哈哈,贾琏笑了几声,道“世子莫忧,我那大船可容纳好几十人都无问题,只是恐怕得需要等待几日了.....”说到此,贾琏停顿了一下。

    见他如此,李谨安微微一笑,心知他估计需要几天时间去处理林府事物,便也没再说什么,可是按照时间推测不应该是冬天才开始返回京城么?但这刚入秋便见从苏州返回的贾琏。

    “难道时间提前了?”李谨安一边独自暗想道。

    而除此之外,这两天他初到这扬州城之后也是心下忧忧,总感浑身不舒坦,像有要事发生一般,这让他有点坐立难安,想要赶紧雇船回去,可奇怪的是刚来空船很多,但是没想到只过一晚东渡口这个扬州城最大的码头竟然却再无客船可雇。

    此事也不禁蹊跷,但现下实在无奈,回京的心切也只能顺道搭乘这贾琏的顺风船了,这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当然对于贾琏显露出的频频示好,李谨安虽不完全猜得缘由,可自己也并不反感,反而对这风流公子一般的荣国府琏二爷却是带有一丝兴趣。

    “世子兄弟,这琼花玉露可是好东西,可得好好尝尝。”贾琏见他出神,这时便坏笑着将李谨安身前的碗倒满。

    李谨安见状微微一愣,他也心知这个时代都是低度酒,这时正好口干也是不禁连续几碗下肚。

    嗯~入喉之间不淡微辣清凉,带着花香果味儿如凉水细流一般缓缓流入小腹随后又卷起阵阵燥热,如同坐过山车一样微妙到刺激。

    李谨安自感神奇,他连续眨了几下眼睛,瞬间感觉双目通透明亮一些还带起几分亢奋精神,不似喝醉一般的眼花混浊。

    “怎么样?”一边的贾链睁着期待的眼神问道。

    “好酒!”

    “额......这酒可是有何妙用之处,竟能让人醒神提脑一般”,此时他已经连续喝了有半斤左右,脸上也渐渐显露出红晕,这时候自然也不禁生出好奇询问。

    贾琏闻言晃了晃手中半碗淡酒,想了想说道:

    “其实在下也不知为何有这奇效,可每每喝了之后都能夜.......咳咳,都能生龙活虎,且这好物在扬州可被称之为仙酿,除了这地儿别处可无,世子可得好好尝尝。”贾链在这之前就饮了许多酒,此时更是带着醉意在讲话,说的神乎其神一般。

    李谨安闻言却是没有在说什么,这酒的确有点奇怪,自喝到现在小腹无限循环怒火中烧,虽是如此,但也没多想毕竟光天化日正大光明的酒肆,总不能卖一些害人的东西吧?

    【喂,你可是听说了?】

    【听说什么!】

    【哎呀,就前几日听说金陵城一声不息就没了,并且还封锁城内消息,而且来人只准进不准出。】

    【啊!难道是北齐军打过来了?你又是怎知的?可不能胡言啊,要杀头的。】

    这边,李谨安有一声无一声的正听贾琏闲谈。

    却道忽听旁边一桌的俩酒客正窃窃私语,大堂安静之中本就无多人,两人的话自是逃不过李谨安的耳朵,他不禁带着疑惑又仔细倾听起来。

    他现在身体早就异于常人,这些不仅仅是增大了蛮力,自然还包括其他地方。

    耳力这方面更为明显,二十米以内的小声细语在他耳中却是听得极清。

    这边,只听那酒桌其中一人突然闭上嘴,摇着头朝四处看了看,这才转过头小声又道:“哎呀,我有一经常走商的金陵好友前儿急急忙忙的跑回了扬州,半夜跑来敲门,还直言要买我那货船,可我那能卖啊,一家老小指望着吃饭呢,我当下便不允,最后他气急之下才把金陵的事告知于我。”

    这......另一人直听得面色阴晴不定,酒意都苏醒了几分,说着说着就要回去收拾东西跑路,可刚起身便被说话那人拉了回来按坐下。

    “石言兄,你慌个什么劲?就算是那北齐军打过来了,总该也不会对我们手无缚铁的老百姓动手不是?”

    【这倒也是】

    那人听了这话皱着的眉头一松,这才强安下心又重新坐下来与之闲聊。

    另一边的李谨安皱着眉听到这儿,便没在继续,“我说怎么没有客船可雇了,原是这档子事。”

    可转念一想,如果真是这样,那扬州城恐怕要变天了,金陵是景国边界重地这么大一座城池要塞,朝廷肯定也会在哪重兵布置,结果却一声不响的就被占领了,这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

    小二!上酒。

    正在李谨安沉思时,一道洪亮的粗犷声突然传来。

    闻声望去,只见十好几人浩浩荡荡的踏了进来。

    除开带头俩人之外,其他人均是清一色服饰背面刻着“白莲镖局”四字,并且各个都佩戴武器,看着更像是走镖之人。

    但带头的那人咋眼一看,却是生的人高马大,眉浓目狠,半脸的胡须挂着一道幽深的刀疤印,看着更像是土匪头子一般。

    只见那人大脚踏进门便狠厉着目光朝四周巡视了一遍,周围为数不多的酒客们见状都肃然起身悄悄从一旁走出,似乎这些人在他们心里比官兵还可怕。

    刚匆匆走来的掌柜见状此时也只能无奈的笑着迎接,别人或许不知可他却是很清楚镖局在扬州城的地位,虽然他看着几人眼生的紧,可也不敢轻易得罪。

    而坐在最里角的李谨安看了一会,便不屑移开目光,虽未弄其明白,可也并不惧怕什么,他仍旧喝着小酒听着早就喝多了神志不清的贾琏在一旁哭诉。

    “世子兄弟啊!你可是不知我对不起那表妹呐,可怜的她如此小的年纪父母尽丧,现在.......如今却又让我去做这等背丧良心的事.......我.....我——哎!”说着说着又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脸色表情复杂一把心酸一把泪的。

    李谨安闻言一愣,倒是没想到这贾琏倒是有几分良心,酒后吐真言的话,他自是相信的。

    包括这件事,作为红楼粉他自然知道,林黛玉父亲林如海原著中作为两淮巡盐御史虽然官至三品,可却是一个大肥差,而且还是皇帝亲点之人才可担任,如此可想林如海官位不大却深得帝心。

    且贾琏刚刚醉酒之言,虽然后世很多红楼学子都在推算贾家是否真贪了几百万两遗产,这都尚且不论。

    但李谨安却认为,几百万或许夸张了,可几十万至少是有的,毕竟贾家也贪不了全部家产吧?林如海那几房姬妾不得分一些.......

    至于这风流哥贾琏贪没贪,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虽然原著中他也是个底线的人,可钱财面前有多少人真能控制得住呢?他或许含泪贪了一点儿也不说不定!

    .........

    感谢大家推荐票,还有每天挤出空余时间给的追读。

    文笔就不谈了,的确差到爆炸,第一次写书成绩也更不敢想了,现在就想能百万字完本,同时也算是给默默投票支持的人答复,还有绝对不会太监,而且这本写完下一本也会继续.......我相信只会越来越好。

    加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