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隋逆 > 第十四章 收集证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庞晃为人耿直又心细如发头脑反应其快这就是当年宇文泰和目下宇文直都想把他引为心腹的原因。

    他直视杨坚然后问。

    “你是在想如何扳掉这块绊脚石吧 ? 嗯。”

    杨坚目光灼灼点了一下头。

    “却有此想法不过正如你所言,如果绕的开的话咱还是会尽量绕开。”

    “唉,单禹通这个人咱颇有了解,就算你不找他,他必会找你生事的,很难绕过他呢。”

    庞晃摇了一下头接着说。

    “咱就怕你的弄得不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坊间流传说单禹通上辈子是鄂崇禹临凡,所以连朝廷都斗不过他呢。”

    杨坚有意套话道。

    “那你说句心里话,咱欲硬碰硬,魏国公会站在那一边?”

    “此话问的好。”

    庞晃不假思索的说。

    “魏国公毫无疑问会站在单禹通那边。”

    “那为啥啊?”

    杨坚不解的说。

    “咱不是襄州总管府手下的刺史朝廷堂堂的命官吗?而且魏国公还是当今圣上的胞弟啊。”

    “可惜魏国公不会这么看,他会认为单禹通曾为宇文家卖过命,此人目下对他本人仍很恭顺,仍能为其所用。”

    “那假如到了此绊脚石非扳不可的地步咱应该如何绕过这位襄阳总管呢?”

    杨坚用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朋友。

    “这与你和单禹通是一回事,绕是肯定绕不过去了,因为魏国公是你的顶头上司。”

    庞晃想了想然后说。

    “咱看唯有一个办法,既是要在襄州总管府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此案办成铁案,叫魏国公来不及并无法为他说辞。”

    “好,就依兄弟说的这么干。”

    杨坚斩钉截铁的道。

    “咱还要注意一点。”

    庞晃继续道。

    “此事不做便罢要做就把连锅端连其盘根错节的根根慢慢都要铲除干净不留隐患。”

    庞晃走后杨坚把李顺和小乐子聚到一起把最近通过小乐子了解到有关单禹通的几个案子分析了一番觉得分量皆够。

    此案仅道听途说而已往下调查取证工作量大涉及面广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打草惊蛇反被恶人先告状待水被搅浑以后再要继续进行下去那就难如上天了。

    这天清晨杨坚仍如往常一样一身短打装束到庭院练拳每当练到极致时师傅智先的阴柔笑冒便会浮现在眼前。

    这次庞晃的到访还随便带来了几份通过驿站送达的朝廷公文其中就有皇帝灭佛的圣旨。

    此时灭佛声势可谓空前北周全境除几个少数古寺名刹得以保留外一般佛寺尼庵道观都要充公用于兴学或做官府。

    和尚尼姑道士都要还俗青壮的男丁都要去征兵妇女老弱者返乡务农因此杨坚担心师傅会遇到什么不测的灾难。

    每当闻鸡起舞杨坚都会觉得十分享受他把流畅自如的一招一式当做是于师傅的精心交流而今日他却有点心绪不宁动作也有点走样。

    两套拳法他还是有始有终的完成了收完势他用衣襟开了把汗又见朱伯拿着把扫帚定定的看着自己。

    “大人今日咱通过你打拳可以看的出来,你这是心里装着事呢。”

    自上次杨坚发觉老头送来的酒水不那么烫后就在心里打了一个疙瘩。

    “这个看似有点木讷的老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坚转身正欲回房忽听后背朱伯嗫嚅的叫了一声。

    “大人。”

    “是叫咱妈?”

    杨坚回头问。

    朱伯点了点头说。

    “上任刺史留下的东西咱要交割于您。”

    杨坚停住了脚问道。

    “是啥东西?”

    朱伯把手伸进内衣的口袋里摸摸索索的掏出一把两寸来长的铜钥匙杨坚摸头不着脑的接了过来那把钥匙还带着老人的体温。

    朱伯解释道。

    “这把钥匙是前任刺史要咱交给你的。”

    “哦?”

    杨坚顿感惊诧。

    “咱刚来的时候你不是说前任刺史没做任何交代吗?”

    “是这么回事。”

    朱伯说。

    “刺史临走吩咐咱,要咱先看看新来的刺史是不是好人,如果是再把钥匙交给他也不迟,如果不是就叫咱丢进水井里,前任刺史是这么交代的,咱不敢违拗他的话。”

    “那你认为咱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

    杨坚道。

    “想不到咱来隋州又碰见个面相的了。”

    杨坚索性在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并示意朱伯也在另一石凳上坐下然后他说。

    “不瞒你说,未咱面相的人还真不少呢。”

    朱伯说。

    “咱可从未干过那营生。”

    杨坚接着说。

    “那你凭啥认为我是好人呢?”

    “隋州地界横行无忌的那些恶人不是总找大人的毛病吗,咱还听街上人说新来刺史的手下人初来乍到就狠狠教训了陆二一顿。”

    杨坚晃动手中的钥匙不解的问。

    “前任刺史把这枚钥匙交给咱是何用意?”

    朱伯道。

    “大人书房的书柜后面有一夹墙。墙里藏着一口小箱子钥匙是开箱子用的。”

    “什么?”

    杨坚闻之大惊关于那口箱子里装的是啥朱伯却从不知道杨坚立马叫来李顺与朱伯一同进入书房三个人一起动手移开了靠墙的夹壁。

    这间书房的墙壁下端用木板围着一圈5尺左右高的墙群墙群被漆成朱砂色杨坚和李顺出出看去原被书柜遮挡和本来就露在外面的墙裙色泽一致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蹊跷。

    朱伯先用抹布擦了擦原被书柜挡住墙群上的灰尘再用手轻轻敲击着一块墙板忽然他道。

    “箱子就藏于此处。”

    杨坚看了一眼李顺再弯腰去看朱伯所指的地方感觉到此地方于彼地方仅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有啥不同。

    原来墙群是用一块块五存来宽的木板镶嵌而成的木板于木板之间有一条细缝朱伯所指之处两块木板拼接的缝隙似显深一点如果不仔细看是难以察觉到的。

    关键诀窍在于用手敲到藏箱子的地方发出的一阵空响朱伯去厨房拿来一把锋利的尖刀他把刀尖插入木板之间的缝隙之中自上而下用力的划了几下。

    再把刀插入中部的缝隙中往外一别终于将一大块板子撬了出来接着又一连取下数块的木板之间夹强中搁着一只不小的木头箱子。

    李顺和朱伯把木箱抬出来箱体散发出一股樟木的香味杨坚拿开铜钥匙打开挂在箱子上的铜锁再开箱盖里面装着满满的一箱绫罗手绢。

    杨坚拿出其中一卷在书案上铺展开几行控告单禹通儿子单虎抢夺人妻横行霸道杀人灭口的案子案卷中还附有原告的控诉状和州府办案人的调查笔录。

    杨坚又打开另一手绢是一庄控告单禹通本人霸占他人财产导致财产主人上吊自杀的案子。

    接着杨坚把箱子里的案卷一目十行的都粗粗打量了一遍看完以后唏嘘不已伴随情绪的还夹杂着大喜过望。

    他用手拍着朱伯的肩膀说。

    “老伯,你为前刺史保存的这些东西是用金银财宝都买不来的。”

    “能有这么金贵啊?”

    朱伯满是皱纹的脸历时叠成了一朵花。

    “难怪啊刺史大人为了把箱子放进墙里一个泥匠和一个木匠都还是从他家乡专门请来的呢,他把钥匙交给我后就同两个匠人一起归乡了。”

    这天晚上书房的窗户蒙上了一块厚布房内四个烛台点着四支蜡烛把书房照的透亮杨坚和李顺各坐一端展阅箱中的案卷桩桩件件的案子含泪带血使阅卷人看的义愤填膺泪水盈眶。

    他们为案中受害人的遭遇感到悲痛对惨案冤案的制造者无比的震怒从而也使他们更深的了解到隋州在单家以及爪牙的为非作歹之下乾坤毅然颠倒。

    此恶霸不除善良的百姓难有宁日。

    杨坚亦被前任刺史所做的这些工作感到由衷的敬佩自己初来乍到要深入调查这么多已经发生过的案子不仅等于大海捞针更难的是要在秘密情况下由一些外地人来完成这么繁重的取证工作是绝对做不到的。

    一日单虎和几个小跟班外出游玩弓箭始终不离手路过玄武大街时看见一名摆摊卖茶的妇女长相貌美心起歹意上前道。

    “看你在这寒冬腊月中卖菜想必家中条件有限吧?你和大爷亲个嘴我给你个好营生如何?”

    “大人折煞小女了,小女已是有家室的人。”

    单虎见调戏不动便示意跟班上前用话挑逗想来个霸王硬上弓好巧不巧妇人的丈夫从对过的巷子赶来见妻子被人调戏走上前正欲张嘴讲理。

    “市井小民,调戏你妻又如何?给咱往死里打。”

    随从不由分说一顿拳脚奉上单虎让人将其驾起然后把一颗烂菜放在他的头上拉弓搭箭朝着额头射去瞬间头上穿插了一个箭杆形的透明窟窿。

    杨坚和李顺边看案卷边交换情况集体破晓早上没睡一会的李顺首先起身去井边打来了一桶凉水杨坚洗漱罢原觉昏昏涨的头脑顿时感到神清气爽。

    他还和往日一样正欲进行晨练却又见朱伯站在院子的一隅。

    朱伯今早手上没有拿扫帚肩上却斜跨着一支布包袱杨坚的心一动经不住的问道。

    “朱伯你今日咋没有拿扫帚呢?”

    朱伯走到杨坚的身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人,前远和后院小的未等天明都清扫过了,小的待着此处是等着向大人辞别的。”

    “辞别?您这么大年纪了想去哪里呢?”

    朱伯道。

    “小的膝下无儿无女,家中只有一个糟糠婆子,昨日咱把前任刺史的事交割妥了小的就可以放心回乡陪老婆子去了。”

    “那可不行,您不如把大娘接过来同您一起享福多好。”

    杨坚面显难色道。

    “咱不是不让你走,咱还有更要紧的事想托朱伯做呢”

    朱伯嗫嚅的说。

    “咱目不识丁大人的事咱咋做的来呢,小人做个扫院子和看门的事你随便交给谁都能做啊。”

    “这样吧,既然您想回乡咱就给您几日假,让小乐子陪同去把大娘接过来,大娘身子骨若硬朗就帮忙给大家洗洗衣物煮煮茶饭,身体若不朗便啥也不用干咱同样给一份薪酬。”

    朱伯难为情的道。

    “老婆子的身体还行,薪酬就不必了,大人这般看得起咱,咱这就去把老婆子接来还给大人看门。”

    “好,咱一言为定。”

    杨坚走进库房取出3吊钱交在朱伯的手上道。

    “所谓穷家富路,路上要吃好住好,剩下的钱给大娘添些绸缎衣物。”

    朱伯一走杨坚就吩咐李顺请了几个匠人把府衙大门两侧的房间修缮了一下左侧一间供房客车夫喝茶休息之地右侧一间做朱伯看护门庭和睡觉之用还周到的为其添加了几件小小家具。

    几天以后小乐子陪同着朱伯带着老婆子回到府衙看到自己的住处已经焕然一新自然不胜欣喜即到书房向刺史大人表示谢意。

    “大人这一路上多亏小乐子,要不是人家咱这一双老眼早迷了好几回路嘞。”

    “小乐子你派两三个人去门口查岗,我询问朱伯一点要事。”

    杨坚随即把话题又转到前几日发生的事情上。

    “前任刺史大人把钥匙交给你的时候,是否大致告诉过你箱子里放着的是啥东西?”

    “他啥都没讲,只是要咱仔细看看新来的大人是不是好人,人好就交钥匙不然就把钥匙丢入井中,任箱子里的东西烂在墙里对啥人都不要说,他还一致警告咱说箱子的东西落入坏人手中就会生出事端。”

    “那你知不知道王于性药堂的案子

    朱伯说。

    “这个咱知道”骠骑将军单禹通的儿子单虎相中了药堂老板王于兴的爱妾张夫人,有一次他趁张夫人回娘家胡中将其掠入单家,张夫人性烈不肯就范单虎就将其杀死,还杀了一个跟从张夫人的轿夫和一个丫鬟,另一个轿夫不知咋滴竟从戒备森严的单家逃脱,至今下落不明,王于兴将此案告到了州衙骠骑将军反派自己的家兵把王于兴打伤并砸了他苦心经营多年的药堂!!!前任刺史命府兵把骠骑将军的互保围住并命其交出儿子单虎,谁知单家的势力比刺史还大,朝廷也派兵马镇压过可惜却被那单禹通挨个击退,大将军达奚武也负了伤,人人奈何不得勒。”

    “哦,朱伯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却说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啥呢。”

    杨坚惊讶不已。

    “箱子里装的是啥小的确实不知,刚才说到的这个案子隋州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杨坚接着道。

    “你知不知?那日打开樟木箱取出的第一个手绢讲的就是此案子。”

    、朱伯道。

    “小的不识字看不明白里面写的是啥事儿。”

    “实话告诉你吧,那箱子里装的全是单家人和他手下人作恶的案子,当下您应该知晓前任刺史为啥要把这些东西留下来并交给咱了吧。”

    “哦,原先不明白咱当下知晓了,他是用此告诉大人单家人太霸道太凶恶惹恼了他们倒霉的可是自己啊。”

    杨坚不觉的笑道。

    “你是这么看的?如果是这样他就不必冒险把这些案卷留下来了,他让咱亲眼去看单家人如何猖狂霸道为非作歹不就行了吗。”

    朱伯道。

    “那小的就猜不透了。”

    “他分明是想让咱把这些在他任上没有了解的冤案弄个水落石出为受害人报仇雪恨。”

    朱伯惊厄了半天方说。

    “大人,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咱还干好咱的本职工作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