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隋逆 > 第十三章 令人苦恼的地头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老板竟然不肯说实情杨坚也不便生问只是说。

    “今夜不仅酒足饭饱,更要多谢你的提醒,吃饭岂有不收钱的道理?”

    杨坚把吊钱放在陈老板的手上由衷的道。

    “实不相瞒本人乃圣上亲命的隋州刺史,哪能还未正式上任就一走了之呢。”

    “啊?”

    陈老板没怎么喝酒倒是像醉了一般。

    “这样吧,请陈老板再给本官指点一下州衙在哪里?怎么个走法,咱初来乍到还摸不清门呢。”

    “州衙哪个地方黑灯瞎火的还真不好找呢,这样吧咱叫个伙计带刺史大人去。”

    说着陈老板朝店里的一个伙计叫道。

    “小乐子你带刺史大人去州衙。”

    被叫的小伙子走到杨坚面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杨坚磕了一个响头说。

    “公伯大人,您还认识小乐子不?”

    “小乐子?”

    杨坚先是诧异继而喜出望外。

    “哎呦,真是小乐子啊,你咋到了这个地界?”

    “当初您不是对咱说叫咱跑的越远越好吗,咱就辗转跑回家乡了,并在这酒肆里寻了一份跑堂工作。”

    杨坚笑着说。

    “哎呀,是啊,是啊,不过小乐子,你不恨咱家吧?毕竟是咱让你丢了宫中的美差。”

    “自小公伯大人进宫以来待咱恩重如山,咱报答还来不及咋能恨大人嘞,要说恨咱只能说恨宇文护那个大奸佞。”

    在场的人都摸不着头脑只有李顺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去州府衙门的路上杨坚步行听小乐子讲述了他从宫中侥幸逃脱的情形。

    宫中太监小乐子那个时候奉右小公伯杨坚之命去找哪个送甜饼毒死明帝的李安他追到后宫大门口守卫告诉他。

    “咱见李安仓皇走到宫城门口有人牵来一马让他骑上便飞冶似的跑的不见了踪影。”

    小乐子正欲转身返回明帝的延寿殿把这一情形报告杨坚就在这时大总宰宇文护率领大队人马冲进了宫门把延寿殿团团的围住。

    这个时候小乐子才猛然想起右小公伯杨坚的嘱咐。

    “如果找不到李安就不要回宫跑的越远越好。”

    于是小乐子才趁乱溜走了那个时候他身无分文在长安城老乡那里借了点钱逃回了老家。

    杨坚听后又问。

    “今晚的那个陆二咋那样的横行无忌。”

    小乐子道。

    “大人,陆二只是其中一个小头目,隋州有个叫单禹通的骠骑将军,善使两柄虎头大锤,那才是个人见人怕的人物,听人说那个叫单禹通的瘸子年轻时就是隋州一霸,他集有几千人的队伍后来被朝廷军队收编打仗很勇猛,不知在那位大将军的队伍里做过骠骑将军,作战的时候打折了一条腿回到隋州的骠骑将军仍是威风八面,城内有谁作奸犯科只要投靠他当地的官府就不敢再行追究,当下他插手隋州城内的各行各业使州衙收不到税,前任刺史对他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吞声罢官而去。”

    杨坚听罢心里只觉得沉甸甸的他们一行人摸黑来到了州府门口钉着铜钉的厚厚大门上吊着一对铜环李顺走上去拍了两下铜环不见动静。

    又用力的拍了几下这才听到门内有人问道。

    “谁啊?”

    李顺礼道。

    “咱是从京师长安来的,请把门打开。”

    小乐子用当地的方言补充了一句。

    “朱伯,是新来的刺史到任了快开门吧。”

    “咳,咳,来了。”

    一阵咳嗽声过后朱伯道。

    “请稍等等咱已经睡了。”

    过了一会只听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接下来的是下门栓抽门锁的声音之后才听枝丫一声响大门终于被打开黑洞洞的大门口披衣立着一个干瘦的老头。

    他望着门外的阵势忙说。

    “房后有驿站,车和马绕后面去。”

    小乐子对朱伯说。

    “咱带他们绕过去,朱伯您去开后门吧。”

    大队人马绕墙朝后面走去杨坚直上台阶跨过门槛径直进了大门门内是一个花园样式的庭院正中一块照壁照壁的两侧各置一株高大沧尽的翠柏柏树后是刺史升堂问案议政的殿堂。

    虽是夜晚在朦胧的夜光下看的出院子也还是整洁干净不一会朱伯提着一盏灯和李顺一起从后院走了过来。

    朱伯走前带路照明把院子里的杨坚引入了一个房间并点燃了房里的灯这是一个套间外间是书房里间是卧室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了不过仍显的很干净。

    书房的书案上搁着一套完整的文房四宝。

    次日一早杨坚仍按一往的习惯在院子里朝着坚硬的巨石分别打了两套不同套路的拳收势的时候他一眼贴见朱伯拿着一把扫帚立于院中的一隅在看着自己。

    “年轻人你这打的是啥拳嘞?”

    院中的那块屹立百年的巨石忽然咔嚓一声分裂开来石子呼呼啦啦七零八碎的落下。

    “朱伯,咱这几拳分别用了5成不同的劲力,以柔克刚,刚中带柔,柔中带刚,刚中有力,力中有劲,若击人身只需半个时辰他便会像这块石头一样。”

    杨坚又问道。

    “朱伯,上任刺史离任的时候没说有什么公务要交代吗?”

    “上任刺史走的匆忙没有啊。”

    “好,咱昨晚稍稍的看了一下,书柜里仅有几部无关紧要的书他走的也太干净了。”

    朱伯说。

    “前任刺史和他的下属离开后每个房间咱都收拾了一遍,隔三差五常去扫扫抹抹。”

    “那是,那是。”

    杨坚笑了笑自己所说的干净朱伯显然没有领会到这时候李顺前来报告说。

    “他们出去买东西大都吃了闭门羹,人家不是不肯卖就是把价格抬的高高的结果只逮住个卖菜的买了一担青菜。”

    “唉,那个陆二太小人之见了,这么着就能把咱吓倒了?”

    杨坚不以为意的笑着问道。

    “咱带路上吃的粮还剩多少?”

    李顺道。

    “大概还能吃3.5日吧。”

    “嗯,那就行了呗。”

    早上已经听到消息的隋州总管府仪同樊伟即来登门拜访到任的刺史和兼任总管府大总管的开府大将军杨坚。

    “鄙人恭迎新州刺史。”

    “老伯快快请起,您这一拜真的折煞咱家了。”

    仪同樊伟年近天命原是杨忠的老部下若论年龄是杨坚的长辈在杨坚的书房里老成持重的樊伟却硬是不肯坐主位因为论官职他属下级。

    一阵寒暄过后杨坚便单刀直入的把话题切到了那位骠骑将军单禹通的身上。

    “杨大将军初来乍到就闻听此人了?。”

    樊伟颇感意外的沉吟片刻他说。

    “此人不好对付,他是本地一霸。”

    杨坚道。

    “为何仪同大人身经百战手握兵权也这般说话?”

    “刺史大人千万别轻看这个瘸子,他在隋州称霸多年盘根错节手下有12金刚,咱既是把这瘸子灭了那12金刚中又会冒出一个来取而代之,斩都斩不掉甩都甩不脱的邪魔,他的职位功劳都远不及令尊可曾也是太祖手下的一员干将,至今上面还有人为他撑腰,所以当地人不管是谁都是谁都惧他3分。”

    杨坚又接着问。

    “那你知不知道为他撑腰的是谁?”

    “当今圣上的胞弟魏国公宇文直近来与其往来密切,居所还有京师的柱国大将军尉迟迥也护着他。”

    樊伟故意压低嗓门说。

    “不久前魏国公到襄州总管府任总管这位骠骑将军还瘸着条腿前去拜访,他出手就是一整箱的金银财宝,早年因旱欠收咱们府兵缺粮魏国公给单禹通打了个招呼,瘸子一次就给了隋州府兵30万斤的粮食。”

    “他一个小小的五保主竟一次能拿出这么多粮?”

    樊伟接过话来道。

    “可想而知他在隋州霸占了多少好田好地”

    “唉,实在可恶啊。”

    杨坚叹息说。

    “这个毒瘤不除,隋州岂有宁日?”

    “难,其实前人刺史也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并想未自己百姓除害驱魔,可结果还不是打不倒狐狸还惹一身骚,最后也只能因恨挂印而去。”

    仪同樊伟摇头忽然定睛直视杨坚他问。

    “听话听音,看来你血气方刚亦想为民除害了。”

    “其实晚辈何尝不想韬光养晦得过且过呢,可是这世道就是这样,我顺着你你就会以为我好欺负。”

    杨坚语气凝重的道。

    “咱的师傅智先就一再告诫我,遇事不能意气用事,圣上把咱放在这一席父母官位置之上咱总不能遇事绕着道走吧?”

    “唉,汝此时的秉性和令尊当年一个样,不过樊伟老矣力不从心不能为你两肋插刀了。”

    “哦?”

    杨坚万没有料到这位初次谋面的父首竟对自己说出这种话他反过来问樊伟。

    “咱俩还没真正共事,你就打算分道扬镳了?”

    “此事不必生疑。”

    樊伟说。

    “这样吧咱是你父之属下,当下又为刺史属下,这支府兵连同樊伟都听凭您的调遣,这点咱能不择不扣的做到。”

    “好,咱家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有叔父来辅佐咱家还愁霸业不成?”

    杨坚紧握仪同之手他说。

    “其实咱一个外乡人并不想和地头蛇较劲,可是初来乍到就吃那厮一个下马威,又听酒肆陈老板小乐子和你刚才的介绍咱既不能与其同流合污就必然势不两立形同水火。”

    说话间只听房外有响动杨坚问。

    “谁?”

    “是咱。”

    书房的门被枝丫的一声推开朱伯提着一支陶壶走进了房。

    “小的见仪同大人来了,煮了一壶梅子酒加上这大饼啊,可下饭了呢。”

    “谢谢了,朱伯,天色已晚你去休息吧。。老年人拖不得久夜。

    杨坚接过陶壶一模壶臂已经不是很烫了他禁不住的往了一眼老头佝偻远去的背影。

    次日下午樊伟派人送来粮油菜米第二日杨坚携李顺回访了总管府仪同樊伟并和府内军官见了面在总管府中用膳后还到隋州城里转悠了一趟。

    又过了几日杨坚携李顺到乡下视察民情见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只赶着一只鸭子便上前问道。

    “老妈妈,您这是为何只赶一只鸭子?现在天下处于和平期既没有战争也没有疫灾这是何故?”

    “唉。”

    老妇人叹息了一声道。

    “年轻人你有所不知嘞,当今隋州城不太平,出了一些专门强抢百姓物资的强盗,我家就这么一只鸭子一直都不舍得吃,俺们上报官府也不管不问嘞。”

    杨坚听罢又走了一遭他发觉所到之处凡是地劣庄家长得枯萎的农地皆为自耕农凡庄家长的是良好肥沃的土地都属于骠骑将军单禹通所有。

    李顺看到这一场景有些忍不住的道。

    “这大锤将军好生不讲理,欺男霸女也就算了,竟还掠夺百姓的田地置人民而不顾,我看不是他单禹通自家人,要是他家自家人他岂能这么做?”

    “行了李顺,别恼了,以后咱坐上了公堂有的是机会修理他。”

    原来单禹通只要看中某一片田地就会连同土地的主人一起强制纳入自己的户保管辖并每日每夜的替他耕种庄家问题在于被夺去土地的农户也都心甘情愿。

    因为他们依附了骠骑将军交出了自己的原有土地亦成了户保主的人从此他们只像户保主人交租而不在服朝廷繁重的徭役交苟捐杂税和去充当民兵了。

    于是单禹通的队伍便无节制的扩张膨胀而皇家和皇室要使用的劳力和兵源骤然减少。

    朝廷听闻此事派了一支5000人的劲旅去隋州镇压。

    单禹通截获了情报便早早的披上战袍穿上甲胄在隋州城下迎门而等柱国达奚武迎面走来道。

    “单兄今日你的这般做法有悖朝廷,你只身出战就不怕我擒了你交于朝廷吗?”

    单禹通怒道。

    “少废话,当今天下皇帝昏庸无能,咱何不可取而代之?擒我?咱家这一对钢锤也不是吃素的,看锤。”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双方一勒马兵器碰兵器单禹通闷声发大财举锤就砸。

    达奚武抬臂一档只觉得双膀一阵发麻眼下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达奚武找下一个破绽正欲还将回去接着单禹通一个龙跃翻转看准机会又是一锤把他手中的八卦太极大斧砸了一个豁口。

    “阿唷,这厮好生了得。”

    达奚武论打功不进城里论战力斗不过单禹通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

    杨坚正陷入沉思中隋州府衙快马寻来报说。

    “襄州总管府庞晃来访。”

    杨坚回到府衙即叫人把酒菜端进书房并叮嘱李顺不要让任何人前来打搅酒过三巡杨坚便把话又转到了骠骑将军单禹通的身上。

    “咱本次来隋州看你多半就是因为他才得以这么快就成型的。”

    庞晃笑道。

    “你不知道吧兄到任才几日就有人在魏国公哪里告了你的刁状,咱此次来访来就是为你俩做调解的。”

    “庞兄你说说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

    杨坚把当晚来隋州在酒肆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强龙不斗地头蛇,你得注意点,就连咱们大将军达奚武都斗不过他别说你了。”

    杨坚道。

    “问题是防不胜防,如果咱不肯与其同流合污这结下的梁子便永远解不开。”

    庞晃吃了一口菜说。

    “那你说如何是好?他一个瘸子地痞一个你是个外来人需尽量避免与其他生冲突不要与他一般见识,此乃魏国公的意思。”

    杨坚接着说。

    “隋州就这么一块拳头大的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绕得开吗?”

    庞晃见杨坚一股执拗劲于是说。

    “咱知道你在心里琢磨啥呢,咱来是太学同窗你那点心思还能蒙过咱?”

    杨坚听闻此话只是吃吃喝喝没有应声。

    单禹通曾花重金在山西还建有一家皇家样式的庄园殿厅连云古单禹通树参天高墙壁立形成一道天然的自然景象。

    单禹通也被当地人称为[天下流民大总瓢把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