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隋逆 > 第十一章 皇帝访民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延自西汉的帝都长安经纬各长32里18亩占地总共373倾。

    全城分为3各部分最外是外郭城占全城总面积的十之有九居民区和商铺作坊区约占6X3。

    另外两城区为和渠主要主干道所占外郭城的北边是皇城见有皇家各办事官衙皇城最北端的正中部位才是皇帝居住的宫城。

    长安城由北至南有一条中轴线将整座城池庇为东城和西城两部分主干道宽阔的朱雀大街就修建在中轴线上。

    皇帝骑在马上出宫城穿皇城来到经过焚烧洗劫的街区他和几名近臣下马该为步行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一些未燃尽的物料有的尚在冒烟断壁残垣中仍可见到未收走的无头尸体。

    宇文邕暗下决心对身边人说。

    “朕一定要把这次抢米风头的原由调查清楚,严惩这次重大事件的始作俑者。”

    宇文邕在近臣的陪同下来到最先引出事端的那家粮米行门前的时候令他惊诧的该铺面并未遭火焚毁期间有打砸过的痕迹。

    桌椅被推倒砸破秤杆已经折断弃之于地上用编织篾条围成的粮囤也被捣破地上还有泼撒的粮米。

    皇帝因此而纳闷。

    “照此模样当时若是处置得当,控制得当何至酿出后来的杀人放火打劫商铺的严重事件。”

    皇帝正在做如此思考的时候忽的从粮铺里边冲出了一些官兵和粮行的伙计。

    皇帝身边的随员和穿便服的侍卫也一拥而上把皇帝掩在了后边两拨人剑拔弩张相互对峙。

    “汝休得无礼。”

    皇帝这边一位为首的随员解释道。

    “我们是受朝廷委派前来勘查灾情的请勿误会。”

    “你看这厮,口气还不小呢,竟敢自称朝廷。”

    一个须发花白穿着讲究50开外的半老头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说。

    “汝竟然冒充朝廷派来之人,我进朝廷咋没见过你这副熊样的人嘞。”

    老头身边的年轻人不屑的说。

    “还说什么前来勘查灾情的,不对吧我看你汝等这些厮是想抢米抢财的吧。”

    “放肆。”

    皇帝的随员再有涵养也难耐一般狂徒的如此羞辱呵斥对方的人乃是左侍尚士王轨。

    “打。”

    刚才说自己即是朝廷的年轻人暴跳如雷跺脚指使左右道。

    “给咱往死里打。”

    粮店那边早就跃跃欲试众士卒和店伙计蜂拥而上。

    刀光剑影兵器碰撞的声音从粮米店内传出。

    身着便装的那群人看似文雅秀卓双手却都不是吃素的没几个回合对方士卒手中的武器就都异手落地。

    原本气势汹汹的士卒们皆哭爹叫娘扫倒一片这个时候只见王轨一个箭步跳到刚才暴冲好的年轻人跟前挥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那小白脸的左脸肿起了老高头上的帽子也滚落到了地下他捂着左脸瞪着双目龇牙咧嘴的道。

    “汝敢打咱,咱艹你。”

    不等他把后面的脏话骂出口王轨再次挥手小白脸的另一边脸又遭到了重掴大耳光子的声音撕裂整个耳道。

    “咱抽你个不是娘养的。”

    祁阳冬猎过后宫廷禁卫军虽仍是宇文护派来的那波人马宇文邕却不动声色的陆续调换了自己的贴身侍卫。

    眼下这些身着便服的侍卫都是宇文护严格调教出来的亲兵并经他亲自挑选陆续补充进宫的。

    有人把皇帝私自安插侍卫的事秘密的告诉了宇文护。

    “人家毕竟是皇帝,咱只好睁只眼闭只眼默许。”

    袖手一旁的皇帝静观眼前的的一幕从始至终一声未吭而心中却是在纳闷。

    “一家小小粮行咋有禁卫军官兵向着他们,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后生何来那么嚣张的气焰,仗着谁的势呢?”

    吃了眼前亏的人不肯善罢甘休须臾不知从哪叫来许多官军皇帝身边另一名近臣宇文直打开了一支鸟笼放飞了两支白鸽。

    一根烟的功夫就见一彪人马冲出了皇城自北朝南沿朱雀大街疾驰而至与对方找来的官军两拨人马形成对峙势。

    一场混战看眼可不必免突然一匹高大的飞马越着街心骑者威严的一声大喝。

    “都不需动手”

    众目睽睽中的黑马全身毛色油光水滑似黑缎一般这匹叫黑缎的明骑长安城内无人不晓他的主人就是威震天下的大总宰宇文护。

    人们为大总宰的出现感到无比惊诧的时候黑缎上的宇文护一眼认出了人群中穿着便服的宇文邕。

    宇文护身子一颤不由的翻身下马朝皇帝走去皇帝手下的人立即为大总宰闪出一条道路。

    “圣上原何至此?”

    宇文护向皇帝颔首致意。

    皇帝从容的回答说。

    “京师出了此等大事朕心不安,微服出访想一睹实情。”

    “刁民起哄闹事,圣上无需太挂在心上。”

    接着他转身对自己的卫队大吼道。

    “圣上大驾临舍,汝咋这般无理?”

    宇文护身边的大将军侯龙恩兄弟此时也都认出了皇帝两人翻身下马跪地众人这才纷纷下马跪了下来。

    “贤兄,汝千万不要轻看此事。”

    皇帝语重心长的道。

    “今年遭旱粮价上涨太快民心不稳事关社稷安慰。”

    接着他目视还跪在地上的众人须抬双手说。

    “都起来吧,希望各位官兵能善待百姓,天灾人祸不可掉以轻心,若大家生活上伙有什么困难,长安城的大门为百姓们展开。”

    平日威风八面的宇文护只好敷衍着说。

    “你们看看咱圣上的度量,再看看你们?圣上,有臣在此会尽心把善后工作处置好的。”

    “有卿此言咱就放心了。”

    说罢皇帝示意自己的随从撤离这时候早有人牵着马来皇帝和宇文直王轨分别上马在一拨骑于马上的禁卫军和便衣侍卫的簇拥下扬长而去。

    宇文护望着皇帝远去的背影仍僵于原地他想。

    “恐怕咱遇到前所未有的真对手了,看宇文邕这平日里不声不响的弱冠少年原比他的两位兄长难以琢磨。”

    躺在粮行里间脸上火烧火燎的那个年轻人听外间的人进来禀报说。

    “动手伤人的凶手们都跑了。”

    他顾不得脸上的疼痛推开正往他脸上敷药的那个半老头从躺椅上一跃而起抄起一把大刀片子冲出了门却一眼看见站在街头的宇文护立即跌足道。

    “爹,你咋把恶人都放跑了?”

    宇文护先是一症听声音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宇文惠他盯着儿子肿的老高的脸问道。

    “你脸咋成了此模样?”

    “还不上被刚才那帮暴徒打的,爹你武功高强为啥不把他们都宰了?”

    “住嘴,咱恨不得把你们这帮窝囊废都给宰了。”

    宇文护反手就是一巴掌愤怒的说。

    “一嘴巴不够,再给你几嘴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京师弄成此样还不都是你们惹出的祸。”

    宇文惠的脸感到更加的火辣捂着另一边被扇红的脸说。

    “爹,我都成这样了您还抽我啊?我告我娘去。”

    “亲家,今日之事确实不能错怪咱家孩子,您没见那帮家伙刚才好凶嘞。”

    那个须发花白50来岁的半老头忽的从宇文惠的身后钻出来绘声绘色的说。

    这个半老头原来是宇文惠的岳丈长安城内最大的粮行掌柜。

    “不怪他那怪谁,怪你?”

    宇文护面露狰狞双眼发着蓝光逼视着半老头。

    这个市井小民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中称自己为亲家宇文护咆哮的道。

    “都是些不争气,小眉小眼,鼠目寸光的窝囊废。”

    宇文护拔出佩剑只用了3分的力气朝那位喊自己亲家的老头身上一拍如同游戏中的QTE一样老头没来得及啊一声就翻着白眼浑身抽搐着跌倒在地。

    在场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瞠目结舌原本熙熙攘攘的街头瞬间没了人影。

    围观看热闹的百姓连跑再颠的喊道。

    “大总宰萨日朗。”

    亲家原是小贩出身因女儿生的漂亮方成亲家让他和儿子共同开了一家在京师内最大的粮行。

    亲家还不安分仅仅因囤积粮米抬高价格激起民愤还教唆宇文惠私调军队进京镇压灾民引发暴乱并惊动了皇上。

    捅出天大篓子以后这位亲家还不识相的站在大庭广众之下面对大总宰手舞足蹈说三道四为不争气的儿子辩解丢尽了自己的颜面。

    宇文护才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亲家公的身上。

    皇帝回到宫里即命宇文直和王轨秘密调查抢米风潮的前因后果。

    长安城中最大的那家粮米行几乎无人不晓叫福多粮行一直以来都是由宇文护的长子和岳丈共同经营的。

    市民看到粮食无望而粮行却囤粮不卖引起了城内粮价暴涨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的市民踊向福多粮行导致砸店抢粮。

    平日里傲娇的宇文惠容忍不了刁民造反打砸自家粮店于是私掉禁军以暴制暴酿成大患。

    宇文直和王轨把了解到的情况一表皇帝方才明白。

    宇文护当时率兵赴现场并不是为自己解围而是又以为有人来自家粮铺寻衅滋事特意赶来声援儿子的。

    皇帝长叹一声。

    “唉,如今这世道真是难以作为啊,原本咱要彻查的抢米风潮只能偃旗息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