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隋逆 > 第八章 逐渐落入陷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文护生得目若朗星眉分八彩高鼻蓝目月牙嘴。

    自幼苦练幻影擒拿手功夫极为高强善使一口长柄日月天地镋再扎一缕美髯简赛关爷。

    人称“赛关高”

    幻影擒拿手分3段。

    1分身2攻击3袭颈。

    看似简单的一套功夫若击在人身年者五脏皆伤老者受招成痴半月内七孔流血必死!

    杨坚进宫担任右小公伯就一直有人忽明忽暗的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他平日里待人谦和乐善好施宫廷上下的人都爱和他接近渐渐的他在宫中也有了自己的耳目。

    皇帝寝宫内的小太监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姓乐。

    平日大家都亲切的称呼他“小乐子”

    “圣上叫肚子疼挺突然吗?”

    杨坚边走边问。

    “是挺突然的。”

    小乐子个小几乎就是跑着才跟得上大步流星的杨坚。

    “当时尚部下大夫亲自端来一盘糖饼给圣上,圣上刚吃了几口就说肚子不舒服,咱把他搀到龙榻上他倒越疼越厉害,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就看眼不行了。”

    “尚部下大夫?”

    “对,就是那个御膳房的大厨李安。平日宫里人都叫他胖子的那个厨子。”

    小乐子解释道。

    “大总宰见圣上爱吃他做的菜就升他做了尚部的下大夫,他虽然做了官还是亲手为圣上做菜的。”

    杨坚道。

    “知道了,那他的人呢?”

    “他说他去叫御医,咱出延寿殿来给您报信的时候,却还不见御医进宫来。”

    杨坚收住了脚步。

    说。

    “你赶紧去吧哪个李安给咱找来,只要发现了他就马上喊禁军把他抓住来见咱,就说这是右小公伯下达的命令。”

    “诺。”

    小乐子拔腿就跑。

    “哎,你等等。”

    杨坚一想又把他叫住叮嘱道。

    “如果你没有见着李安就不要再回宫里了,要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

    小乐子一听竟傻傻的定在原地。

    “愣什么? 你快去找人呐。”

    杨坚怒目圆睁的呵斥着。

    随即转身来到明帝的寝宫延寿殿。

    皇帝寝宫中各色人等乱做一团杨坚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见御医已经来了就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李安呢?”

    “李安?”

    御医被问的一头雾水摇头说。

    “没见着他人呢。”

    杨坚反问道。

    “你不是他叫来的吗?”

    “没有啊,咱是被这里的宿卫叫来的。”

    遍布皇宫大院都没有找到嫌疑人的影子。

    这个直接害死当今皇上的嫌疑人居然跑的无影无踪。

    杨坚分开众人来到明帝卧榻旁见明帝痛苦的蜷曲着身子龇牙咧嘴脸呈青紫色眼鼻口留出的血已经成了血痂。

    他转过身子用征询的目光注视着御医。

    御医嗫嚅的道。

    “咱到来的时候,皇上就宾天了。”

    明帝娶的是上柱国大将军独孤信的长女杨坚的妻子是独孤信的小女儿因此杨坚和宇文毓成为不择不扣的连襟。

    宇文毓登基到今日一共才32个月而且明帝登基那日是前帝宇文觉的祭日。

    不到3年的时间前后两位皇帝就都死于非命了。

    杨坚来不及细想抬起头用犀利的目光审视着众人并厉声的问道。

    “圣上是怎么发此疾病的?”

    众人吓的手足无措唰的一下跪了一大片。

    当职的奴婢太监侍卫众口一词都说是吃了李安送来的甜饼就历时发作叫肚子疼。

    “那圣上为何还没有吃完所剩下的甜饼呢?剩下的甜饼在哪里!”

    杨坚继续追问。

    “总不至于一边叫腹疼还继续把饼给吞干净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个婢女道。

    “尚部下大夫见圣上肚痛,说去叫御医,奴婢见他顺手把那盘剩下的甜饼也端走了。”

    “如此说来,汝等还跪在这里做甚?还不快去把李安找回来。”

    众人纷纷起身杨坚又大声的警告他们。

    “你们将李安找来便罢,尤其是圣上的宿尉,若找不到李安就都不要回宫里来见我了!”

    在场的人都是目击者杨坚让他们不回来是指望能留几个将来对证的活口。

    众人诚惶诚恐纷纷出门之后只见御医仍铮铮的站在杨坚的旁边。

    杨坚没好气的又是一声呵斥。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找不到李安你还想活命吗。”

    御医这才惊慌失措的欲往外走连刚才先出门的太监宫女和宿尉们也悉数被堵了回来。

    “小公伯大人不好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道。

    “外面来了好多兵,都是过去从来没有见过的。”

    杨坚一声冷笑朝明帝寝宫门外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魁梧一副戎装年约40一脸杀气的壮汉。

    在一众侍卫的前呼后拥下朝自己步步走来。

    “杨坚你已是瓮中之鳖,快缴械投降,免得一会生灵涂炭。”

    此人便是威名赫赫的大总宰晋阳公宇文护。

    李顺被杨坚一顿呵斥原本紧张执拗的头脑历时就清醒了过来。

    他突然明白主人这样做一是为了不让自己也卷入到骇人听闻的事件当中二是要自己赶紧回家把情况告诉家人以防不测。

    他于是走进马厩牵出自己的坐骑出了宫院才飞身上马就如离弦之箭一般赶回到了杨宅。

    独孤伽罗夫人听到历时感到天旋地转。

    她想自己的姐夫明帝宇文毓突然撒手人寰。

    而夫君陷入皇上暴薨的现场之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是一个一箭双雕的毒计。

    独孤伽罗对宇文叔侄这两代掌门人实在是太了解了自己的父亲上柱国大将军独孤信为宇文泰出生入死打了一辈子的仗。

    到头来先是牵扯到了赵贵谋反的案子中赵贵全家以及亲信都被诛杀自己的父亲被贬为庶人。

    宇文护还是不放心没过多久就借皇上的名义一道圣旨将父亲赐死于家中并以此还来全家人的性命。

    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父亲尸骨未寒凶险又落到了下一代人的身上!!。

    正当独孤伽罗思量如何使丈夫脱离险境的时候一个被杨坚安插在宫廷卫队中的侍卫也赶来报告说。

    “宇文护已经派自己的亲兵把明帝的寝宫包围的严严实实,右小公伯已身陷其中。”

    情况更加明朗与危机。

    宇文护的下一步显然就是要对丈夫即明帝身边的人痛下毒手。

    独孤夫人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个人能救杨坚出陷阱。

    此人便是当今的皇太后。

    能够叩开皇太后之门襟并能与她说得上话的非自己莫属。

    独孤伽罗的父亲独孤信原是八大柱国中势力仅次于宇文泰的第二号人物又属宇文泰手下最得力的大将军。

    两家人住的很近往来密切并结成了姻亲尤其是宇文泰的夫人叱奴皇太后特别喜欢充盈好动像个男孩一样的独孤伽罗。

    两个人又皆为鲜卑族人伽罗7岁的时候叱奴氏就亲自教其习武并认她做了干女儿。

    想到这里独孤夫人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吩咐道。

    “备轿。”

    随即她转念一想坐轿太慢时间急迫于是又改口说。

    “李顺,快去把咱马牵来,咱要去寒仁殿面呈皇太后。”

    “夫人,您还是做轿吧。”

    李顺欲阻夫人骑马又不知该如何措辞急的是抓耳挠腮。

    独孤伽罗已身怀六甲她挺着一个大肚子怎么好在马背上颠来颠去。

    一心救夫的独孤伽罗却顾不了那么多她横了一眼李顺然后说。

    “看你这婆婆妈妈的,还像个大男人么,快把马给咱牵到大门口去。”

    说着边入房换了衣裳去门外上马。

    宇文护踏进了明帝的寝宫先看了看直挺挺躺在卧榻上的明帝。

    在蔑了一眼杨坚就对跟随他进来的亲兵亦指周围的人说。

    “都给咱围住捆起来。”

    他按耐住激愤的心情向宇文护行了一个大礼。

    说。

    “禀告大总宰,右小公伯杨坚正在履职,勘察现场。”

    还未等杨坚继续说下去。

    宇文护就暴怒起来。

    “履职?汝之职责就是保卫宫廷,保卫皇帝陛下,如今圣上就在你眼皮底下暴薨,你这时才来放马后炮,还查个屁!”

    宇文护更加的狂暴指着杨坚说。

    “先把这个小公伯给咱捆起来,仔细点,屋子里的人一个都不要放过。”

    突然噗通一声。

    一个瘦高个双膝跪了下来。

    他嗫嚅着道。

    “大总宰,丞相,咱是来给圣上释极的,咱还给您老号个脉。”

    御医伏在宇文护的脚下哀嚎头磕的鸡啄米。

    “滚。”

    宇文护猛烈的一脚将御医踢了老远。

    “都给咱捆起来,在场的一个都不要放过。”

    宇文护吩咐完大步迈出了明帝的寝宫。

    自宫廷术士赵遭正事杨坚不过是匹夫之勇并无篡权的行迹。

    大总宰却始终未对这个年轻的右小公伯放松过警惕。

    独孤信死后杨坚的父亲杨忠成为独孤信势力中的台柱子。

    于是大总宰传令。

    “将长安城内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召集正阳殿,以通报处置明帝突然去世大事。”

    诚惶诚恐的官员到齐之后高高在上的大总宰向众臣宣布。

    “明帝宇文毓突发疾病,以右小公伯杨坚为首的近臣侍从慌做一团处置不力,延误了圣上的病情,终使圣上病薨,因此首先要对玩忽职守者处以极刑,再商讨由谁来继任皇上。”

    众臣闻之一片愕然仅沉默片刻偌大的朝堂内便传来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仅两年多的时间宫内咋连连出现极不正常的事情呢?”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大将军侯万寿却出班为杨坚开脱道。

    “禀告大总宰臣以为明帝暴薨不能全怪右小公伯,在他的上头还有左小公伯,左小公伯在圣上发病时人在何处?如果没有在场更是失职。”

    侯万寿在朝堂上一言既出以后立即就有了回响。

    杨坚的太学同窗好友刘皮郑毅也都分别出面为杨坚说孝。

    接着老杨忠的一些故旧都壮胆要求为右小公伯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此刻坐在控制御坐旁边一把太师椅上的宇文护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扫了一眼下面的群臣无比惊讶的感到杨坚小小的年纪职位不高就已经广结人缘如果不趁早将其除掉后患无穷。

    心情大坏的宇文护正想痛斥群臣大殿门口传来一个宦官鸭公嗓音。

    “皇太后驾到。”

    众官员寻声回望只见叱奴皇太后身着金蛇团龙锦服在两名侍女左右导引下仪态烈然的步入大殿旁若无人的朝着御座走来。

    这位鲜卑族的皇太后她比一般小巧妇女略显高大她50多少的年纪仍不显一丝老态。

    她是已故太祖宇文泰的遗孀当今圣上的母后在场的官员都知道叱奴太后年轻的时候是个能骑善射的骁勇女将。

    这个时候她手里握着一支象征威严的龙头拐杖穿过朝堂步履稳重的目视前方两旁的文武官员皆低眉脸首的纷纷跪下。

    上方安坐太师椅中的宇文护见此分外的惊诧。

    “是谁?这么快就把当发生的事,捅咕到太后哪里去了,这还了得?”

    大总宰已经来不及细想只好起身离坐在众目睽睽之下极不情愿的随众官员就地跪了下来。

    这时候早有太后身边的太监端来一把椅子掷于皇位的另一侧两位侍女伺候皇太后坐下。

    她扫视了一眼大殿周遭抬手道。

    “都起来吧。”

    文武百官起身以后太后又示意宇文护也坐下。

    接着她花白的寿眉抖了抖两道剑似的目光刺向了宇文护单刀直入的说。

    “贤侄,卿可记得四年前你叔兵重,临终前把卿叫到病榻旁把一家孤儿寡母托付给卿的情形?”

    “禀太后,侄儿未敢忘记。”

    宇文护说。

    “咱不说履约把太祖的儿子一个个都扶上皇位了吗,侄儿从未做过僭越之非分念想。”

    “汝对太祖所托不曾忘记?还说汝没有非分之想。”

    太后一跺手中的拐杖气愤的说。

    “四年不到,咱的两个皇儿都先后死于非命,是丧汝之毒手,我看汝的心比蛇蝎还要狠毒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