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逆仙弑神 > 第三十一章 两千年前的青庭二师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夜已经管不到会引起何种轰动,这种意外他也无法预料,看着地灵之脉张牙舞爪的排斥自己,心中怨气更胜。

    我师尊赤金子为整个仙霞宗鞠躬尽瘁,无人认情也就罢了!如今濒死之际你这个大地之母也不包容,既然你不认我为子,我又何承情与你?

    他双眼一红,饕餮给我像撕裂天地避障一样,撕裂它!得到命令的得饕餮,似变得极度兴奋,发狂的怒吼着,身体似变得血红,一口狂咬在地灵之脉上。

    地灵之脉虽然拥有远古意识,但还不到单靠自己抗衡外界魔物,顿时喷薄的灵气被扯出,犹如一座大山,十夜见此一幕顿时大喜,疯狂的牵引吸收。

    饕餮狂食一瞬间整个地下三千丈之地灵气泛滥之烈,几乎可以让一个筑基修士进阶,十夜目前在气头上,也不管任何,命令饕餮吸收加剧,整个地下变做了灵气之海翻腾。地灵之脉越发的讨厌这个忤逆之子和游界凶兽,它开始不满整个帝都的灵气,调动周边各域来支援仙霞宗。

    顿时仙霞宗恍若神仙下凡般万众瞩目,宗门老祖虽不明所以,但惊的是瑟瑟发抖。地灵之脉本意想依靠四面八方强大的灵压来阻止十夜吸取地灵之气,或许这种做法是十分正确,然而它忽略一点,饕餮是游界圣兽中最喜食的。

    生而为食,我为饕餮。

    这个游荡在各个宇内深处的庞大远古生物永远都在寻找食物,大到宙宇,小到山石都是它的食物,如今大堆的食物摆在眼前,让它更加疯狂。。。。。。甚至极度兴奋下勾动了游荡在宙宇深处的本体饕餮。

    吼!吼!吼!

    事态急剧,一个为大地之母,一个为游界神兽,两种洪荒物已经无形较量上了,如今修仙界纵观最高天“界主”降临,都已经无法控制事态。

    眼见灵气如海涌入自身,饕餮的幻影更加真实,十夜甚至听到了饕餮的欢愉声,听到了地灵之母的怒吼和痛苦声,在两个能撼动天地之物的面前,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作为修士的渺小。

    或许他目前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一个回忆世界,让“游界之劫”

    提前了两万年!

    事态变得无法控制,大地之灵的玄气狂暴的宣泄在地下三千丈,赤金子濒死的状态在这种变化中飞快改变,不光丹毒被治愈,就连修为都在稳步上升,然而恐怖的还不止这一切,同为共同的意识十夜深深感受到,伴随大地之灵被饕餮的远古本体感应到,他体内隐喻多了一种可怕至极的东西。

    那是属于一种不属于这个世间,凌驾与规则之上的东西。同时!也是同为饕餮本质一样,会凶残的吞噬整个修真界。

    十夜极度害怕之下,已经无法分清对错,眼见赤金子已经被治愈,他只有逃离这里,但饕餮生在食物的海洋,哪里肯罢休,似恶魔一般,在地下三千丈处不断给地灵之脉创伤和吸收。

    十夜试着感召一下,眼一闭,吐出大口血,不但被反噬,而且全然无用,这一丝饕餮借着地灵之脉壮大,已经完全脱离自己掌控,若是自己还不走,怕也是成为它口下之食。

    不过,好歹饕餮气息寄存在自己本体内,外面逞凶的这一丝只是单靠地灵之脉壮大起来的,既然收不回,十夜也就算了。等到帝都隐藏的“老鬼”发现,自然有人收拾它。

    十夜刚一逃离,闻声而来的各路帝都的隐藏老鬼纷纷出手了,仙霞宗的老祖拜在地上,感受到如天威的灵压,那是汗如雨下。

    帝都倾巢而出各路“神仙”也没有问仙霞宗老祖任何东西,只是神识一笼罩,顿时锁定了地下三千丈出,看着满目疮痍的地灵之脉,都抽了一口凉气,然而看为食物发狂的饕餮,俱都是眼神一惊,随后露出了贪婪神色。

    轰!

    不知道谁率先出手抢夺,整个仙霞宗化为了一捧尘,整个仙霞宗金丹巅峰老祖和他的八千宗门弟子也化作尘中的一份子,就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

    十夜眼看着这一切,深感修仙界之残酷,当初赤金子师尊这般冷漠对赤金子,如今也有人这般冷漠对他。

    修真界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世界。

    道心?真有所谓的道心么?

    天地茫茫,白云荡荡。

    十夜任务完成,充满了疲态,天上不断有各路修士路过,虚幻而有极度真实,如果没有自己的加入,这场记忆是否会发生?当时没有自己的加入,赤金子又是靠什么吸取地灵之脉自救?

    这项神通是自己开启的,还是师尊本身?

    越是沉浸在修真界越久,越是感觉到了迷惘。

    不过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引发的战争会发生何种天翻地覆,他无心插手,也无法插手。

    是时候回到现实世界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他刚想解除记忆世界,忽然,天边一道风雷,一个人影骑着一头巨兽从云中冲出。

    那头巨兽极其巨大狰狞,随不及饕餮但那凶恶模样,也是吃人不少,兽上坐一精神硕硕得老头,十夜待看清此人模样,顿时大吃一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两千年之后的青庭二师祖。

    是他?怎么会是他!十夜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连忙躲起来。因为二师祖太过关心仙霞宗所发生之事,虽感受到了十夜存在,但只是冷冷一哼!当做小杂鱼放过去了。

    十夜就这么被放过,看着青庭二师祖背影良久,陷入深思之中,他知道青庭二师祖发现了自己,可令人不解的是,他不是一路追着赤金子两千年么,为何今天单单有放过自己道理?

    而且一个尊者顶多只有五百多年的寿限,为何他会活到两千年的今后,这种打破天地规则的修士是如何存在的,一个尊者能办到么?

    答案是否定的,

    无法。

    想到这里,十夜眼色一变,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两千年之后我能从他里手中捞到好处,两千年之前未必不可。

    想着想着,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青庭二师祖身为一个金丹尊者断然不会想到会被一个筑基修士惦记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宗门交给他的任务,可如今此地大能云集,大战将起,他连仙霞宗的外围都进不去,如何能得到情报?可若就这么一无所成,回到宗门的下场可想而知。

    想到此,他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喂!”

    身后一个不礼貌的声音忽然响起。

    青庭二师祖心中一骇,原本以为来的是个大尊或者圣尊人物,几乎下意识的要遁逃,然而等到神识一扫,顿时大为惊讶,眼前之人只是一个筑基修士,和自己相差一个境界。尊者的神识只要落下来,此人顿时魂飞魄散。

    他是如何有底气和自己这般说话?

    青庭二师祖一时间竟起不起任何威压,奇怪的看着十夜。

    十夜也看这青庭二师祖在两千年之后充满着神秘,如今两个身影一重合,断然无任何变化,两千年无任何变化,这是何等的手眼通天!这更加确定了他内心的想法。这!一定是个突破口。

    “你应该知道不受天道接纳的修士如何获得境界仙法吧!”十夜开口就是一个炸雷般的存在。

    这一句几乎将青庭二师祖震退了数步!不受天道接纳?难不成这个筑基修士是受天谴的修士?可是他只是一个筑基啊,能有何等本事受到天谴,况且他怎么知道自己有办法知道,是!的确自己是有方法知道,但这是整个七十二界无法触碰的存在,他是如何识破自己身份?

    一时间,青庭二师祖由巨惑转为杀机,一股浓烈到无法言语的杀机。。。。。。。

    十夜感受到青庭二师祖的杀机,淡然的笑了笑“做个交换如何?”

    ....................................................

    凡间!

    破晓前的黎明注定不平静,王家庄村民手持粪叉,锄头气势汹汹的聚居在村口,王家庄又来了一个仙人,只是这个仙人显然是来寻仇的,这些村民气势中带着一丝对仙人的畏惧,但都没放下武器

    年轻的徐良看着这一帮老弱病残,实在提不起任何心思出手,他并不觉得自己多善良,因为自己的命也是掌握在黄风手中,看着这一帮拼命的凡人,他颇有认同感。

    “哎!把里面的散修请出来吧,让他不要躲了。”徐良不屑的声音通过玄气传播,句句传入十夜耳中。

    十夜睁眼来已经是天明,记忆一行让他收获巨大,却也十分艰辛和疲惫,外面不知道是谁,看修为在凝气大圆满,解决不难,只是记忆一行中,太多的疑问没得到答案,居然又有人找上门来,顿时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十夜推开门一路走着出来,一路思绪还停留在记忆深处,徐良见十夜魂不守舍的模样,自动将其归为凝气一二的样子。

    等到两者走到大约三十步的样子,徐良叹了一口气“你也不要怪我,实在黄风让我这么干的,你若泉下变鬼,就去找黄风的麻烦吧!”徐良手一招,一颗小圆珠落在手中,珠子细看有山有水,栩栩如生,乃是一个好灵器。

    十夜全身并未任何杀气,只是上下将徐良看了一眼,那眼神让徐良产生一个被贼惦记了错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就这么突然来了。

    就如直觉一样,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十夜单手一摄,徐良手中的珠子忽然就开始不听使唤,自动落在了十夜手中。拿在手里把玩一阵“嗯!是个好宝贝。”

    徐良眼睁睁的看着灵器被被十夜摄去,大吃一惊,这?这是什么手法!十夜没有管他,只是随手一抛,那珠子便落在了王家庄上空,发出一丝丝红光将王家庄笼罩,当做一镇庄之物。

    这一手看呆了王家庄人,也同时震动了徐良,几乎吓得退了一步,单手摄灵器?这是什么修为!!不对!他一定是有什么法宝对付自己,对!一定是这样。

    徐良一咬牙,又从储物袋拿出一个荷包,荷包的口被封住,里面传来仙法的一丝气息。。。。。

    十夜立马警惕起来,退了数步。

    见此,徐良哈哈大笑,“你不曾见过这宝贝吧?”

    “是何仙法?”十夜问道。

    “不错,还知道境界仙法,告诉你无碍,这里面是一丝灭杀之威,可对低于自身修士有灭杀之效。”

    灭杀之威?十夜知道是何仙法了,是高阶弟子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底蕴深厚的豪族修士子弟,豪族底蕴深厚,弟子们都会携带师门重宝,杀起来非常麻烦,但若是有灭杀之威仙法便是让阶级压制成倍增长,刚好抵消重宝的护佑。

    看样子那小子只是以为自己是有高超的灵器,想用灭杀之威来对付自己,十夜通过神识心之眼一扫之后,发现此物仙气泛泛,这一丝灭杀之威对自己而言,并无多少用处,不禁有些可惜。

    “就这些了么?”

    徐良哈哈大笑“口气倒不小!”他荷包一解开,里面的仙气飞出,凛冽如刀锋,化作实质的幽灵朝着十夜扑去。

    十夜盯着这一丝仙气,感受到仙法的压制之力,倘若自己现在是个低价修士,想必为了对付这一丝灭杀之威,必定全力以赴,这境界仙法果然有它的妙处。

    然而!可惜他现在是筑基修士。

    又是单手一招,那一丝灭杀之威,杀气凛冽的近身,只是片刻,化作幽灵一呆,双眼化作一股茫然之色,然后消散于天地间。

    灭杀之威无效?

    徐良眼角一抽,仔细看十夜,浑身上下有一种出尘的气质,顿时心中一骇!此人绝非凝气修士,而是境界之上的筑基修士!

    筑基修士啊!徐良呆呆的看着十夜,几乎双腿一软,立马唤出一个石盘一样的飞器,便要逃遁。十夜冷声一喝“哪里走!”闻言,神识心之眼一扫,一股无影无形之气立马飞速的飞出,冻结了徐良四周。

    徐良动身不得,立马汗如雨下,跪下磕头求饶“大仙饶命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一切都是黄风指示得,我无意于大仙结仇。”

    王家庄众人看着这一切忽然呆住了,什么情况?这一照面这位仙人就跪在十夜小娃面前磕头不止,这小娃到底如何厉害,让他如此惧怕。

    十夜一个瞬身靠近徐良,徐良立马害怕的往后退去,这个人和黄风一样都是筑基修士,他想不通一个凡间小村为何会有筑基修士降临,而且此人的眼神处处透露一股寒意,被他这么一看,恍若置身冰天雪地般。

    十夜上下看了徐良一眼,徐良顿时又有了被贼惦记的感觉,果然!”身上还有灵石和灵器丹药否?”

    为了保命,徐良只得将剩下的几枚带着体温的下品灵石交出,还有几枚杂丹。对于时刻被打劫作为修士这是必须觉悟,他只盼对方贵为筑基修士,看不上自己这点穷家当,那知十夜竟是犹豫都没有,一把收下。

    说起来如今他其实比徐良还要穷,。然而落在徐良眼中,此人比黄风还要”扒皮”不过眼下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保住性命要紧。“大仙!大仙,你就当我是一条狗放过我,好不好。”王家庄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乐安镇,人们隔着老远看着这一切。

    当看到仙人跪在地上,俱都露出敬畏神色,如今王家庄早已不是一帮泥腿子,而是有仙人庇佑,此仙还不是普通仙人。

    十夜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徐良,心中却在盘算,杀此人不难,只是自己并不长久驻留王家庄,今日有一个黄风,担保以后就不会有另一个“黄风”十夜转头看向这些脸朝黄土背朝天庄稼人,心中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我可以饶你一命!”

    徐良听此,心中一喜。

    “但是从此以后你必须为我奴仆,守护王家庄一百年。”

    徐良一愕,一百年?他现在只是凝气大圆满,若是停在这鸟不生蛋的凡间,他如何进阶筑基?就算是真如他所言守在这里一百年,以目前自己的寿数,怎可有一百年时间!徐良刚要辩解。

    十夜冷眼扫来,“一种选择!”徐良被这一扫,遍体深寒,不敢言语。

    十夜一指印记点在徐良额头,徐良只感觉灵魂一痛,似被烙印什么印记,这边十夜丹海之内立马有一个茫然的灵魂小人,只要一个意念 此小人随时可以陨落。

    解决完徐良一事,十夜并不做停留,剩下一帮仰望仙人神息的凡人,久久无语,就在十夜踏入自己房间,一个颤巍巍的老头看着自己。

    十夜对这个老头有些印象,正是白家老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