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囚狱 > 第十三章杀机一凛染山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群山静默,万物沉沉。

    皎洁的月光,流洒在暗幽幽的林间,跳跃着朦胧着,让那些纠缠不清生死与共的荆棘,仿佛披上了丧衣。

    一条蛇从树干上滑过,斜着身子跳到了另一棵树上,然后滋溜一声消失在了繁茂的树叶中。

    一只猴子,吱吱叫着,舞动着上肢,表现出一副紧张的样子。

    仇九踩断了地上的树枝,从一棵古老的柏树下走过。四下里如此的静谧,给人一种危机重重的感觉。他极其小心,内心又惴惴不安,时或升起一股后悔的情绪。但是,他已经离开水潭有一座山的距离。

    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四下里的景致都无比的陌生,但是,他很想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山上飞掠下来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更未再听到那窜上高空如烟花一般的尖锐鸣音,也未听到人的声音。

    只是一种感觉笼罩在心头,那便是,他们并未走太远。

    往前走,他就离他们越近。

    他已经在峡谷中。山谷很长,却很险峻,两边的山壁高耸,危岩林立,岩壁上生长着许多植被,黑魆魆的宛若是鬼魅斜着身体。夜风袭来,峡谷传来阵阵的呜咽之声。

    藤萝碧葛,悬浮其间,绿意森然。仇九便从这些攀爬的植物底下躬身走过。倏然,一条长蛇从藤萝之上飞扑而下,仇九大吃一惊,来不及惊呼,已是就地一滚,避开长蛇。可是,身体落地,一道悬段出现在身下,他双目圆睁,满是恐惧和绝望,身体便疾啸而下。

    却在这个时候,在悬段北面的一棵树上,一双幽森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他。

    狂风从底下掠过,仇九隐约见到那人修长身材,穿着一身白色袍服,手中的剑闪翼着青色的光芒。无声无息,翩然而立,宛若出尘仙君。而却在这个时候,四面不知何时,已是化为了可怕的肃杀与宁静。

    仇九思绪飞转,可是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背部着地,五脏六腑几乎要碎裂。

    一口血从心脏涌出,在口中被他死死的憋住。

    他没有死,还活着。可是,周边的气氛让他不寒而栗。

    他不明白什么是杀气,但他却知道,眼下里,悬段上空的四周,已是隐藏着不知多少满带杀气的人。杀机四伏。他一个少年人,便如落入了虎穴。他的大脑还没有因为砸在地上而眩晕,反而因为那白衣男子而越发的清明。

    他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体一动不动。

    风从眼前掠过,可见到悬段四周的枝条藤葛,在风中摇曳,宛若碧浪一般。

    他睁着双眼,注视着长空,五感六识敏锐的观察着周边。

    悬段底下,是山谷,并非封闭,他可以朝南面奔逃。

    夜,深沉如水,月光挥洒下来,让整个山林蒙漫着圣洁的气色。

    可是,那杀气,那冷酷,却硬生生的要将这静谧与宁和撕开。

    哗啦的一声响,一道身影从树林中掠起,飞过山谷,落在了南面的一棵树上。

    这人显然受了伤,捂着胸口,喘着气,满面的汗水,说不出的狼狈。这人的面前,是一名黑衣老者,眸光深邃沧桑,如洞察了这世间所有的奥妙。上下打量了年轻男子一眼,眸光微微一凝。

    “得手了?”

    “已经得手,可是半路被此人拦截,其他人已经被害。”

    老者眸光冷冷的扫向白衣男子,道,“该来的总要来,此为死结,不死不休。若是无名终将覆灭,那也是命该如此。可若是无名要崛起江湖,那必然要让那些成名已久的门派,一一倒下,成为我们的踏脚石。你已受伤,带着那颗脑袋回去吧!”

    “是,尊者!”

    年轻男子说着拱手,然后折身掠向远处,消失在黑暗中。

    那白衣人飘然而立,宛若足下生尘,站在一根细细的枝条上。晚风如许,其他枝叶都在纷纷摇曳,唯有男子和他脚下的枝条一动不动。

    白衣飘飘,长发飞舞,男子肃身而立,一柄长剑紧紧贴在背上。

    眸光深渊,锐如电光。

    一道道身影从茂密的枝叶中显露出来。黑衣人,冷酷,刀兵喊。老者站在那里,与那白衣男子一样的俊逸潇洒。当然,老者已老,容颜已旧。而其他黑衣人却是站在树梢的坚硬枝干上,随风微微晃动。

    “剑圣!”老者开口道。

    “你知道我?”白衣男子冷声道,目光如电,仿佛刹那便要将老者杀死。那是怒意,还有杀气。无形的空气在片刻言谈中激烈交锋,碰撞成碎片。白衣男子面色微微一凝,既而冷笑起来。“果然有两下子,看来你们是早就准备好了!”

    “老夫已老,怕不是剑圣的对手,出此下策,也实属无奈。”老者低声叹息,已有皱纹的脸露出苦涩的笑意。“人活于世,要生存,要立足,要富贵,要飞黄腾达。可是,晚一步,便失去先机,步人后尘,难有作为。道路坚且阻,如之奈何!”

    “那便认命!”白衣男子冷声道。“不然,连命都会失去。”

    老者点了点头,道,“这是金石之言,应当让所有生命领悟。不过,”他眉头一挑。“恐怕,能够卑微顺从认命庸碌的人,毕竟不是全部。”

    “那又如何?”白衣男子道。

    “也有一些人,即便一文不值身无长物,也不会苟延残喘卑躬屈膝,他会纷争,会争命!命,有的时候需要去争,不争便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不撞南山不回头,”白衣男子讥诮道。“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我命由我,不由天!”老人抬起眉头,望着虚空,那闪烁的星辰。夜风如诉,徐徐从脸上滑过,如佳人的抚摸。“所谓争命,便是不惜一切,不顾世俗羁绊,全身投入进去,即便是死,也死的辉煌。”

    “这就是所谓的轰轰烈烈吗?”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白衣男子缓缓将剑抬起,贴在了自己的脸上。清辉熠熠,面孔白皙,俊逸妖异。“可惜,永远不过是死在别人脚下的蚂蚁,又有谁在乎!”

    “这就是达者的眼界吗?”老者不怒,却是大笑起来。“这就是达者的心胸吗?所谓弱肉强食,卑贱者永远卑贱吗?哈哈哈哈,只可惜,剑圣似乎也只是活在自己的荣光里,忘记了先贤的名言。”

    “什么名言?”白衣男子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老人话音一落,四周的黑衣人突然飞身而起,一道道寒光撕开了宁静的夜幕,化作了犀利的红光,瞬息间意识到了白衣男子的面前。

    白衣男子神色不动,将那寒光所带的气芒到得近前,他的眼眸骤然一冷。白衣翻飞,黑发如练,一道青芒冲天而起,宛若要洞穿虚空。白衣男子便在这青芒之下掠起。而那四周刺来的寒光,却已是落空。

    “逆天改命?这就是你们的本事么?”

    白衣男子冷冽的声音,炸响苍穹。黑衣人纷纷抬头,却见到万千光影,倏然从天而降。剑只有一柄,人只有一个。可是,剑光却是万千,交杂在虚空,宛若无数的星光交织。

    只是刹那,那光便已是落下。

    时空仿佛凝滞,周边万物也已冰封,可是,那万千光影,发出尖锐而凄厉的声响。如金属以光速在空气中飞行。如空气痛苦的呻吟。白衣不见,男子不见,只见那光。刹那的绽放,无限的放大。整个天地,都成为了它们的舞台。

    躺在峡谷中的仇九,也是呆住了。

    他的内心一片空白,双眸如被无形的力量控制,只是盯着那片光华。

    “啊!”

    凄厉的惨叫,骤然响起。

    在那华丽而绚烂的光华中,一道道血光飚射而起。

    璀璨,而夺目!

    如星光之下的飞虹,如昊日边缘的血霞。

    彼此衬托,彼此辉映。成就了更为夺目的存在。

    那是血,还有飞起的肢体。

    一道道,在光华的边缘飞去。犹如丑陋遇见了完美,羞愧的夺命而逃。

    光华消散,便见到一柄青剑还在空中颤动。

    然后是一只手,素白如玉,纤细修长,纤尘不染。

    最后,便是白衣男子那风华绝代的身影。

    一张英俊的面孔,冷漠,不屑,残酷,如那冷冰冰的白玉。

    仇九的心骤然缩紧,如被无形的手捏住。他窒息般的盯着那道身影,瞳孔闪烁,不只是敬畏还是恐惧,不只是羡慕还是惭愧。

    风袭来,白衣飘飘,血雾渐渐的散去。

    忽然,仇九见到那道身影猛然一颤,握着剑的手瞬间回收,然后那人已是转身,一剑刺向背后。那一剑,迅猛,果断,狠厉。无丝毫的瑕疵,无半分破绽。长剑在颤动,空气在嘶鸣。剑芒化作一道气流,疾驰前方。

    铮的一声。

    颤动的剑赫然停滞,冷漠的面孔已是露出慌乱。

    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白衣男子的身后,当白衣男子一剑回刺,老者双掌便按住了剑身。剑的气势戛然而止,可是,老者的双掌之力,却是透过剑身,直到白衣男子的手臂。

    如被甩动,白衣男子的手臂瞬间一麻,然后虎口龟裂。

    “噗!”一口血从白衣男子的口中喷出,白衣男子的面色赫然灰白,那深邃而敏锐的眼睛,也是黯淡下来。

    “你竟然用他们作饵!”白衣男子怒喝道。

    老者淡淡一笑,道,“我跟你说过,我们这是争命。为了争命,我们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包括,牺牲别人的生命。”

    “好狠!”白衣男子道。“好毒!”

    老者不以为意,风轻云淡的笑着,道,“我们比不了你,我们不过是贱命一条。你成名已久,已有了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可是我们呢?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不过是在逼仄偏僻的角落里,望着你们的风光,默默的努力和奋争。为了夺得属于我们自己的命,我们除了修炼更勤更狠更高之外,便要心狠手辣,绝不能有一丝的破绽。”

    白衣男子那灰白的面孔露出一抹笑意,那是颓然的笑。

    “原来,凤凰镇的事,是你们早就设好的陷阱,你们真正的目标是我。”

    老者叹息一声,道,“我们在赌,在赌你是否会出现。”

    “你们知道我会出现!”白衣男子道。

    “可是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老者道。

    “你们派出一批批的刺客,各地作案,不断的袭击龙门镖局,让龙门镖局损失惨重声望大跌。到了这个地步,我还会不出现吗?”白衣男子讥笑道。

    老者深深的望着白衣男子,道,“我们推测你会出现,因为以你的身份,你是决不允许龙门镖局败落的,更不允许,你的声名被别人玷污。可是,我们不确定如今的你,可还是昔日一剑闯江湖的那个剑圣。人,是会变的,特别是当一个人拥有了权力、地位、声望、财富之后,可还会让昔日一般的拼命。”

    “看来,我并未让你失望!”白衣男子冷笑道。

    “果然,”老者道。“剑圣就是剑圣,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

    突然,老者面色骤然一抽,瞳孔收缩,整个人猛然往后退去。老者的动作很快,快若闪电,超乎常人的潜能。只是刹那,老者已身在数丈之外。可是,左臂僵硬的白衣男子更快,他的快,超乎了老者的预想。老者一动,白衣男子瞬间横空,眨眼已到了老者的身后。

    老者汗毛竖起,可怕的危机近在咫尺。他面色苍白,回身一拳轰了过去。

    砰!

    双拳交击,空气震颤,劲风朝着两人扑去。

    衣衫猎猎,须发飞舞。身下的树木,轰然倒塌。

    即便是躺在峡谷中的仇九,也感觉到了一股刚猛的气劲,拍在了自己的身上。

    白衣男子嘴角已经淌血,老者的双眸流出血泪。

    白衣男子笑着,阴恻恻狰狞可怖。

    老者的面容凝重,一双深邃的眼睛满是沧桑。这一刻,他才真正像个上了岁数的老人。抛开那吹弹得破的肌肤,如今那脸上的皱纹已像是开了花一般。

    “现在,我们似乎扯平了!”白衣男子阴冷的笑道。

    “确实,”老者闷声道。“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以为全力一击便能将你击败。可是,生命便是如此,往往是绝境,才是转机的开始。”

    “可惜,”白衣男子道。“你明白这个道理有点晚了!”

    “不晚!”老者突然厉声道。“现在才是真正杀你的时候。老鬼,还不现身!”老者声音骤然提高,宛若晴天霹雳,震颤诸天。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猛然从白衣男子身下的树丛中飞了出来。

    一抹寒光,宛若毒蛇,亮出了锋利的毒牙。

    来人,赫然便是被白衣男子追杀而由老者允许先行离开的黑衣人。只见这人身上染血,却绝无先前的狼狈样貌,而变成了仿若一柄突然出鞘的神剑,锋芒毕露,杀机蜂涌。

    冷酷的面庞,狰狞的表情,那冷冰冰锋利的眼睛。

    白衣男子垂眸一扫,心中已是一片冰寒。

    剑芒已至,他已是毫无机会躲闪,更无反抗之机。

    噗的一声,剑刺穿了白衣男子的左腿,径直刺向腹部。血喷溅而出,如溃堤之水,洒满了黑衣人的面孔和胸脯。

    可就在这时,已毫无反抗机会的白衣男子猛然扭身,随手一剑划落,然后飞身扑向身下的树林。

    双剑交击,黑衣人手臂一麻,剑差点脱手。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剑断掉了白衣男子的左腿,然后余威耗尽,贴着白衣男子的腹部掠过,带起一串血花。

    白衣男子已经落在树上,树枝纷纷断裂,发出酸牙的声音,然后重重的跌在地上。

    老者面色一变,脚步一错,掠过树梢,俯身扑向地面。

    黑衣人微微楞了一下,既而扭身下沉,追了上去。

    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天地,暗了许多。

    不远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仇九,见到这个场景已是心中骇然,再不敢有所停留。他急忙翻身而起,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掠向西面的树林。

    树木茂密,鸟雀无踪。他如疯子一般的飞奔,顾不得那些枝条刮在脸上的火辣辣的疼。

    他害怕了、畏惧了,便如一头惊慌失措的野兽,没命的奔跑。

    身后,传来树木轰然倒地的声音。

    老者的怒吼,如干雷在晴空炸响。

    仇九栽倒在地,在合抱之粗的树木间翻滚。头晕眼花,浑身是血,整个如在凶兽巢中经历了殊死搏斗逃出生天的一样。可尽管如此,身体的本能危机感应,却是提醒着他尽快逃离。他不敢喘息,不敢迟疑,跃过拱门一般的根系,落地趔趄,然后四肢着地,双脚并用奋力前爬。

    一只夜枭,突然发出尖锐凄厉的鸣叫。

    仇九身心几乎崩溃,无意识的倒在地上,滑入了树根交织而成的网洞中,然后趴在那里,双目圆睁着盯着外面,一动不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