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重生嫡女医妃倾天下 > 第十章:肩头一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刚一战,在无人敢上前寻找苏皖乔的麻烦,甚至还有些人见着苏皖乔便走远一点,生怕触及到苏皖乔的怒气。

    苏皖乔倒也乐得清闲,转身走进一家医馆,见手中的碎银放在柜台上:“我要人发卜芥儿茶八角。”

    这些都是平日里用得到的东西,自己多备一些也无妨,身在局中,不管是救人还是毒人,往往都是一些平常些的药材好些,不会那么容易让人发现。

    待全部东西尽数买齐后,苏皖乔垂眸,自己还需要一套好的工具,前世自己所用银针皆是楚休宁给自己寻来的,她若是没记错,今天在大街上调戏自己的徐林生母便是医学世家的女儿,在嫁到徐家时,陪嫁就是一套九银针。

    这么多年,很多人都想要一睹九银针的魅力,却被拒之门外,如今徐林在自己的手上,自己还怕拿不到九银针?

    苏皖乔抬头看着远处的太阳已经快要落下,没想到自己竟出府这么长时间,连忙往苏府赶。

    待到从小门进入自己的清池阁时,便听到外面苏长乐和苏薇意的声音:“你这刁奴,一直都拦在这里不让我们进去,莫不是苏皖乔压根就不在府中?”

    四季在前面拦着苏薇意和苏长乐,明显有些寡不敌众。苏皖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随机回到房中换上一身衣裳。

    “给我让开!”

    “不知两位妹妹这是做什么?”

    苏薇意下狠手推开四季,本以为会跌到在地上的四季却被苏皖乔揽入怀中,把四季放开脸上神情淡淡,看向苏薇意的眼神却尽是杀意。

    也许是苏皖乔一点都没有掩饰对苏薇意的恶意,苏薇意感觉周围空气都冷了下来,不由得一颤向苏长乐身后缩去。

    “父亲说有事需要商议,你去迟迟未归,我们这才来寻你。”

    苏长乐明显得到了刘氏的调解,不在和之前那般敌对苏皖乔,身边有苏薇意替自己出头,何必惹得自己一身骚?

    “既然如此,那便去吧。”

    果真,待苏皖乔一行人到前院的时候,苏朝和李氏已经等候在原地。

    “今日叫你们三前来,是为了去禅香寺上香一事。以前都是刘氏带着长乐去的,如今刘氏尚在禁足,本就是罪人一个,李姨娘家中事物繁多,过几日便由你们三姐妹去可好?”

    禅香寺?想起禅香寺,就不得不去提起苏皖乔的生母秦氏,秦氏自从离家后,便一直都在禅香寺。

    前世母亲已经脱离这宫中的纷纷扰扰,却因为自己被刘氏和苏长乐杀害,苏皖乔眼里露出一丝暗芒。

    “皖乔你是嫡长女,这些东西你应该也要学着些,你母亲在禅香寺,你却从未去看望过她,若是让外人知道了,会对你有诸多意见。”

    想起秦氏,苏朝面上平静,心中却是感慨万千,这么多年,自己从未淡忘过秦氏,为她保留夫人的名号,每到午夜梦回秦氏却不在自己身边。

    “女儿知晓了,这就回去准备准备。”

    苏皖乔抬眸看了看苏朝,前世可没有这一出,莫非是自己重生而来引发的效应,那些未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开始灵验。

    “小姐,和二小姐三小姐一起去,你可要小心,他们不是心思纯良之人。”

    在回去的路上,四季小心翼翼的朝着苏皖乔开口,虽说苏皖乔现在已经变化颇多,不在同以前那般相信刘氏和三小姐,可要是刘氏说两句好话,小姐又变回以前的样子可怎么办?

    “我知道,明日这一程怕是会有人等着我们呢。”

    苏皖乔笑笑,怎会不知禅香寺一行的危险重重,现在还有些许时间留给自己准备,自己还是得带些药在身上,还有九银针一事也该提上日程。

    夜凉如水,整个苏父都陷入沉浸,每个人心中都是各怀鬼胎,想着禅香寺一行,苏皖乔一身夜行人站在清池阁的后院旁,观察四周无人按下一个玄关,顿时一道通向苏父之外的小门打开。

    这个是苏皖乔前世在不经意之间发现的,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太子殿下,苏小姐果真出府了,去了徐家。”

    苏皖乔已经到了徐家大门外,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踪都已泄露。

    不同于其他地方黑暗,一片沉静,徐府还是一片灯火通明,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徐林的叫唤声。

    苏皖乔避开众人,进入徐府,寻找徐林的叫声来到了徐林的房间外,戳开窗户上的纸糊,朝着里面看去。

    徐林正躺在床上大叫,经过一天的折磨,倒是有些不成人样,自己给徐林吃下的药是自己精心研制的,药效极强,若是七日之内不能服下解药,必定七窍流血而亡,今日只是第一日,徐林便不能忍受身上的疼痛。

    “娘,我疼!”

    徐林半躺在床上,身后是一个身着华贵的妇人正在悄悄的抹眼泪,自己就这一个孩子,向来都宠爱惯了,什么时候遭遇过这些病痛。

    “林儿,你可那人到底是谁?”

    陆芳凑近徐林询问,自己一声医术,虽是就未行医,但也不至于不知道自己儿子中的是什么毒,不知何毒,如何配药?

    “儿子不知,娘我身上好疼!你不是有九银针吗,快些拿出那银针来救我,否则我就没命撑到三日后了!”

    九银针?苏皖乔眼睛一亮,若是之前只是猜测,现如今自己可以肯定九银针就在徐林家,说不定就在这个屋子里!

    “谁在那里?”

    陆芳叹口气,走到屏风之后,苏皖乔一直都在观察陆芳的一举一动,一时竟忘记了隐藏,不仅是苏皖乔被巡逻的护卫惊住,里屋的陆芳把手换了一个反向,扭动机关,顿时密箭从四面八方朝着苏皖乔所在的方向射来。

    苏皖乔一惊,连忙躲避,却还是在肩头中了一箭,把肩头的箭狠心一般,拖着受伤的手逃离,在躲到假山处时,瞧见护卫路过才松一口气,来不及处理伤口就拿出怀中的止血粉开始止血,若是味道太大必定会引起徐家人的注意,更何况若是在不止血,自己今天怕是走不出徐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