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穿书后我不想宫斗只想咸鱼 > 第一百五十九章贪婪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后为了绝了昭帝的心思,不惜联合罗家向先帝请求给程国公赐婚。

    无故被塞了一个看不上眼的媳妇,许太君心中的厌恶和愤怒可想而知。

    何况当时的程国公已得了武王的眼,手握数万重兵,身份今昔非比,本该可以觅得一位品行端正、身份尊贵的高门嫡女。

    因此丁盈进门之后日子极其不好过,在原身的记忆中母亲的笑容总是苦涩又悲伤的。

    许太君也总是冷漠以待,动辄就是训诫、罚站、跪祠堂,美名其曰是交规矩。

    丁盈的早亡和许太君脱离不了关系。

    那段酸苦的日子李嬷嬷是最清楚的,可到底太君是二娘的祖母,基于礼法和孝道,二娘都必须去请安,不然还不知府中还要怎么编排二娘的名声。

    “不管怎么样太君都是你的祖母,身为未出阁的娘子若是被人传不孝,到时你可怎么办!”

    二娘自小丧母,幼时艰难,好不容易被封为郡主却要呆在宫里那个吃人不见血的地方。

    皇后嘴上说是疼爱二娘,实际也是冷眼瞧着,不然怎么会任由外头人说的那些诛心的话广为流传呢!

    “嬷嬷,”程蕙心亲热地抱着李嬷嬷的肩膀,甜甜的笑着,“我那祖母是个最有心思、也最会整治人的,就算事情做的再恶心也要给自己留下个好名声。”

    李嬷嬷不懂程蕙心的意思。

    程蕙心唤过雨浓,让她去安宁堂使点银子问问情况。

    雨浓很快就回来了,她跑得有点急,零碎的话语却让李嬷嬷很是愤怒。

    “郡主,奴婢去问了,安宁堂里的丫鬟说,今日太君头疼发作见不得风,眼下正传了大夫在看呢,就免了各房的晨昏定省。”

    要是程蕙心听李嬷嬷的早早就起了,赶去安宁堂请安,不用说肯定会被晾在院子里,然后空等一场的被太君头疼发作的理由打发回来。

    理由很充分,你程蕙心刚回来,里头的下人们也还不知道更不清楚还有你的存在,自然也就忘了通知了。

    再说太君头疼发作是大事,晚辈就算多等一会又不会怎么样。

    这熟悉的手段味道让李嬷嬷仿佛又回想起当年丁盈刚入府时也是如此被太君蹉跎着,整治着,如花般的人儿就是一步步枯萎下去,直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李嬷嬷第一次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怀疑,程国公比起皇宫来说似乎显得更为糟糕。

    至少在宫里,有昭帝在,没人敢直接给程蕙心脸色看。

    程蕙心知道李嬷嬷的想法,她是觉着当年是因为程国公不在,所以才会发生悲剧,而眼下程国公在,甚至昨天还为了她警告了太君,所以觉着有了保障性。

    可许太君霸道了一辈子,甚至还逼死了原身母亲的人,是如何的心狠,怎么可能就会因为程国公简单的一句话就放弃针对的心思。

    相反,程国公越是在意自己,许太君就越不快。

    她自觉高贵,看不起丁盈五品人家的出身,更愤怒于程国公执意将国公府交由丁盈所生的儿子身上。

    程蕙心继续摆弄着妆奁里首饰,挑挑拣拣地取了个羊脂玉镯子套上,抬着手满意地看了看,“嬷嬷与其在心里担心,不如陪我好好用个饭食,等下可有的忙呢!”

    就如程蕙心所说,饭食还未用完,国公夫人就派人来请了,说是本来晨间该由太君给她介绍各房的娘子、郎君,可太君身子不适,因此就由她来。

    还未到正堂程蕙心就见到不远处黑压压的一大片脑袋,她深刻的怀疑国公夫人这是把程家五服之内的人都叫了过来。

    “四娘你终于来了,”国公夫人见到姗姗来迟的程蕙心后刚想以示亲热的拉她的手却落了个空。

    程蕙心的行为让场面顿时有些尴尬,她咬着后槽牙,笑容扭曲道:“快过来,让我给你介绍一下。”

    程蕙心拧紧眉尖,姣好的面容仿佛因为眼前过于吵杂的人群而不快,姿态凌然,“夫人快说,公主还等我回去呢!”

    居高临下和不客气的命令让国公夫人觉着脑袋里的一根线像是被拽紧了一般,生疼生疼的,她憋着气开始一个个介绍。

    过程中无论是谁,程蕙心都不曾开口问好,只是眼神停留了一瞬就移了过去,快的让人觉着她压根就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不过是敷衍了事。

    其中大房的大夫人是许太君的侄女,由许太君做主嫁入程家,一向以许太君马首是瞻,对于丁盈更是一直鄙视,觉得她和自己做妯娌是件极为丢脸的事情,没少在后面嚼舌根。

    她对程蕙心也是看不上眼,更是打算仗着长辈的身份好好教训这个传说中嚣张的郡主,杀杀气焰。

    “四娘,大伯母知晓你在宫中颇为受宠,因此眼高于顶,也看不上家族之中的人,可如今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你的长辈、姐姐,若要论起来你的辈最小,合该请安问好才对,怎么如此无礼数的视若无睹过去,你在宫里就是这般学的规矩?”

    大夫人就算是教训程蕙心都不忘在她身上泼一盆脏水,没见其他房里的人都对程蕙心露出了几分厌恶的神情。

    程蕙心故作矜傲地扶了扶头上的钗环,珠翠闪耀的光华瞬间就吸引了在场娘子们的视线,“大伯母这是要跟我讲规矩?”

    羊脂玉的手钏和沉甸甸的金璎珞还有她髻上巧夺天工的珠翠皆是让人挪不开眼,这般华贵的钗环,她可是从未见过,想来程蕙心从宫里出来定是带了不少的好东西。

    大夫人颇为眼红,言语更尖酸起来,“自然,咱们大昭国孝顺长辈是自古以来的,行礼请安更是小辈本分之中的事。”

    程媛媛早早的就在一旁看热闹,她是最喜钗环、珠翠,每日都恨不得戴个满头,眼下见了程蕙心髻上和身上的无所不华丽,忍不住拽了拽国公夫人的手。

    “娘亲,我想要。”她丝毫不掩饰自身的贪婪。

    对于程媛媛来说,她是国公府的嫡女、父亲又是手握十万重兵的大将军,自小以来想要的东西哪个得不到的。

    就算程涵涵有时候仗着祖母的宠爱得可什么爱不释手的玩意,她照样也能让娘亲想办法弄到手。

    反正柳姨娘听话的很、胆子又小,远比程涵涵要更容易欺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