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终于成了你的期待 > 第21章 病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满足余恺丰的愿望,周瑞尝试去约了张昊雨。

    由于她之前在列车刚到家门口的时候拒绝过张昊雨,跟她一路回家的诉求。

    因为她当时脑海里面还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还是有些尴尬,但是又忍不住答应了余恺丰这件事情,不把它完善地去做好落实,所以在两难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发信息。

    周蕊问张昊雨有没有时间来医院看一看余恺丰,短信说道他这一年休学过得还是蛮不容易的。

    余恺丰憔悴了很多,让张昊雨有时间过来。

    张昊雨收到微信之后,回的很快,他说他有时间,问周蕊是在哪个医院,他马上就能过来。

    周蕊对于他的回复速度以及他的答应速度有些惊讶。

    心里面想着之前的事会不会对张昊雨有影响,因为他自己都感觉有一些委婉地拒绝他,现在又请求别人的帮忙来见余恺丰。

    周蕊有些谴责自己的内心是不够道德的,但是没想到张昊雨把这些东西看的都很开,并不是很在乎。

    等到张昊雨来了之后,首先是跟余恺丰聊了几句他最近的近况。

    张昊雨说余恺丰,你看起来瘦了这么多,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余恺丰说,时间倒是过得挺快的,浅显地看了一些书后,也没有看进去大致写的东西。

    只是感叹时光匆匆,青春已经不再,就总感觉有些浪费时光的感觉,但是姥爷的病吧,不能闲置。

    余恺丰继续说,这个地方,不能没有人照顾,所以就只能够这样子继续守着姥爷,等他把病好起来,再回归到校园里面去读书。

    张昊雨显然是被余恺丰的话有些影响,颇有点鼻子发酸的意味。

    然后说余恺丰不在学校这一年,就不能像之前一样,在回宿舍的路上,要么碰着多聊了几句。

    张昊雨说,现在是完全没有交集,未来不可期,让余恺丰好好注意身体,不要拖垮了自己。

    张昊雨继续说,学霸你真的有点可惜,还是挺想你继续回到校园,让他早点回来。

    余恺丰想挽回这种比较失落的场面,大家情绪都比较沮丧。

    这种情况之下,余恺丰说,我会回来的,相信我会很快的。

    余恺丰还拍拍张昊雨的肩膀说,看着你们夺得篮球比赛的冠军,自己心里面也痒痒。

    也想多玩一玩篮球,但是条件不允许啊,不过我看着校队夺得了最后的高校联赛的总冠军还是挺欣慰的。

    这边余恺丰还特别提到了袁小欣说,他给自己发了好多的照片。

    然后说张昊雨是不是跟袁小欣好上了,因为他发现袁小欣发给他的照片之中,不光很多是拍篮球拍比分的,其他多数都是在拍张昊雨这个人的姿态动作以及神态。

    余恺丰说这一些照片中有一半的都是你张昊雨,还有这么多关于你的特写。

    余恺丰说,我想试探性的问一下袁小欣和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周蕊说那是没有的事,因为袁小欣对单反是一个狂热的上瘾爱好者,他只是想借张昊雨来练练手。

    周蕊继续说,没想到练习惯了,再加上袁小欣又立志于拍摄帅哥写真,所以他就用张昊雨这个模特觉得特别好用,就让张昊雨一直当她镜头里的模特。

    余恺丰笑了笑说,你这解释真的好牵强。

    周蕊说,虽然袁小欣会犯花痴,是还没有到她喜欢张昊雨这个地步,他只是借用帅哥的肉体来拍拍照片。

    袁小欣跟我说的是,方便她以后能够约拍出所有的帅哥,能够拍出帅哥写真大片。

    虽然我也是经常吐槽她这些镜头聚焦等感光元素,还包括各种各样的吐槽,但是袁小欣的态度倒是蛮好。

    周蕊说,我以为袁小欣跟我说的拍帅哥就只是拍拍人像简单的事情。

    没想到她拍的还挺好看的,而且她还专门有研究怎么拍摄人像的一些书籍。

    余恺丰说,士别三日,当对袁小欣刮目相看。

    没想到她还有一技之长,看来是我小看她了,我之前一直都是觉得袁小欣没有什么可以称为优点的特长。

    感觉她就是情商很高,特别会聊天,特别会来事的女孩儿。

    余恺丰说他有时间一定要当面见见袁小欣,看她大学变化的程度,应该又和他想的不一样。

    周蕊对余恺丰说,那你就有点小瞧她了,因为他自己这个人做过的事情真的有点掰着指头都数不起来。

    作为她的闺蜜,不好把它全部的丑事说出来,但把她的优点说出来也是很多。

    那就是她这个人做事,从一而终,一定要做到底。

    还有一点是她这个人喜欢探索,不断地会有新想法蹦出来。

    周蕊继续说想,如果你不更新你的知识点,你可能就跟她完全无法碰触火花。

    张昊雨这边听着他们聊的倒是挺开心的,想转移话题让周蕊说说自己。

    余恺丰让周蕊分享一下,她目前在学校画画,画的是哪些方面的。

    张昊雨问周蕊,之后有没有打算想去看一看,可以跟他一起约个美术馆之类的。

    周蕊说自己最近都有作品的准备应该不大有时间,也问张昊雨不是列车上就问过自己这些绘画的内容。

    张昊雨开始挠挠头,又接着说,有些忘了再问一遍吧。

    这种牵强的解释,伴随着他耳朵的微红。

    周蕊明显知道张昊雨这是在撒谎,但是又不好揭穿。

    余恺丰继续说他姥爷的事情,还有病况,说自己最快能够复学也是要等到几个月后,或者下一学期。

    又告诉周蕊和张昊雨,说让他等一年也是有可能的,因为生病的周期要稳定了之后才能够离开,不能够草草了事就完事。

    周蕊问余恺丰姥爷好了之后护理的问题,余恺丰说这边会进行抚养费的协商,能请护工结合邻居照看,方便自己也能经常回来。

    气氛又开始低沉,张昊雨便谈论起了篮球。

    张昊雨说他这次夺得高校联赛的篮球冠军,是因为队长受伤了临危受命。

    余恺丰说他们夺得了最后的冠军,想问一问他的一些方法是什么。

    张昊雨说自己平时花在篮球上的时间不算非常多,但这的确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运动,还需要体力的运动。

    张昊雨说自己只是担任了一个队伍的核心作用,让大家相信是能够聚在一起,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这样才能够有更好的提升。

    列车渐渐地从周蕊的老家死回大城市,他们都在感慨,以后的路就随着列车的前进,要怎么走。

    周蕊思考是不是应该开始准备一些必要的实习了,所有的同学都开始在思考这个方向。

    显然余恺丰已经落下了他们快一个学期的学习,如果再次回来复学,已经是他们的学弟学妹了。

    不过她和张昊雨,还是希望余恺丰的姥爷一切安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