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终于成了你的期待 > 第16章 休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年的时间都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同在一座城市,周蕊联系最多的还是袁小欣,袁小欣也经常来她学校吵着要看帅哥。

    袁小欣就读的师范学校显然是女生多男生少的院校,多接触到最多的还是不同类型的女生。

    袁小欣对周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明明学校男生又少,关键质量又不好。

    显然对于饥渴的袁小欣来说,每次见到周蕊必不可少的话题就是男人,让周蕊介绍她班上长的好看的给她认识。

    袁小欣还特别强调了她的同学都很有才华这一点,至少画画技术一流。

    周蕊说那可不一定,有些同学是不喜欢女生都,比如我们班上的男生。

    袁小欣暴风雨般哭泣说,长的帅的都被同性消化掉了,那我能得到什么,空气嘛,这世界太伤人。

    周蕊安慰她说多去理工院校走走,自然男生成群结队。

    袁小欣又开始吐槽张昊雨这个没良心的,都这么久了,半天也约不出来一次,给我介绍帅哥也没介绍过。

    不知道张昊雨是不是高中没努力学习,把劲都使到大学里面去了,一直断断续续。

    是啊,不知不觉大二都快来了,周蕊还没有熟悉这生活就过了一年,想来四年时光也真是快,步履匆匆,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的东西。

    虽然周蕊想尝试多联系一下余恺丰,但他不仅是回消息慢,还总是词不达意。

    虽然周蕊一直想问清楚原因,但余恺丰一直都未给她说明之前种种联系不上,没有参加他们聚会的原因。

    纠结之时没多久,余恺丰就给周蕊来了个电话,没有任何的短信预兆。

    这一次余恺丰直接给她说新学期开学前约个时间见面,有重要的事情对她说。

    周蕊听到了重要两个字,便想都没想的早早来到余恺丰学校的校门口。

    该所名校显然有底蕴历史的痕迹,外表的繁体字样看上去很老旧,但旁边记录历史的碑文却显然自带沧桑浮沉后的学术光辉。

    正想着学霸们校园图书馆怎样的生活场景,余恺丰就走到了周蕊的面前。

    余恺丰说自己开学后就一直在办手续。

    周蕊一惊,办什么手续啊,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

    余恺丰回答,休学手续,跑上跑下的开证明,教务处辅导员这些都要协调,弄下来很麻烦。

    周蕊一脸不解,休学,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余恺丰也没做任何面部表情,一脸平和说,我爸妈离婚了,现在姥爷又是住院没人照顾,医生说的时间也不长了,我必须回去照顾。

    对于这座陌生的城市,包括周蕊,都是算远离自己高中上学的地方,但没想到还没触及这座城市体温,晴天霹雳一道而下。

    周蕊为了余恺丰选了这座城市,今天她也要送他离开这座城城市,回他们老家。

    余恺丰让周蕊别担心,今天叫她就是道别一下,要回去了。

    周蕊显然不放心这里的一切,她问余恺丰手续弄好会不会对他学业有影响。

    余恺丰说自己就是一年休学而已,影响不大,这点不用担心。

    之前回你消息总是断断续续,都在处理父母离异还有兼顾学习的事情,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回的很慢希望周蕊别怪罪。

    周蕊显然没有责备的意思,她只是让余恺丰别忘了学习的事情,毕竟名校竞争残酷,和她们美院不一样。

    余恺丰说她给自己的明信片一直都在,关于泰国义工的照片也一直有收藏,看他们仨玩的很开心,虽然没去,但以后会有机会去的。

    周蕊说,等以后有机会,多的是这种游学义工旅行的机会,你们学校应该还不定时有校园拜访参观项目。

    余恺丰回答,我们学校这些讲座和友好院校交换生拜访倒是很多,只是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了,毕竟家里面的事不能耽搁。

    周蕊让余恺丰照顾好他姥爷,顺便带点朋友间的关心。

    余恺丰说一年没见了,周蕊和高中不一样了。

    周蕊问他哪不一样。

    余恺丰回答道,更成熟了,回答问题都不扭捏了,比以前好了很多。

    周蕊心想,这不就是想要多打开心扉交流,为余恺丰做出的改变么,如果一切都如他意料就好,只是他永远也看不出这些缘由。

    当周蕊只求余恺丰能多关注自己之时,她就已经退后了很多步,因为这一面隔了足足一年才联系上。

    余恺丰显然把这些说完之后,又了解了一年前周蕊她们的义工旅行之旅还有这一年她们美院的一些有趣宿舍故事。

    不停地聊天过程中,余恺丰带周蕊来了食堂,推荐了一款他最爱吃的麻辣香锅,让周蕊尝尝味道怎么样。

    周蕊刚一下筷,这和老家的味道如出一辙,应该是当地人来这校园开的。

    余恺丰直接说来校园一年,最忘不掉的还是这一家,一周不吃一次是忘不了的。

    周蕊提醒他就要回家了,这些都能吃下,无辣不欢可以敞开吃了。

    余恺丰笑着说也是,但又开始把自己的事情给周蕊阐述了一遍。

    余恺丰主要说了他爸和他妈的事情,之前就有点迹象说明他们忙各种工作不理对方。

    高考的时候也不在我身边,谢谢你妈妈还强行拉我吃饭。

    没想到和别的父母一样,也是高考完就马上离婚了。

    周蕊心里一紧,她突然明白高三后的暑假余恺丰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仨一起义工旅行,明白了妈妈说他们家最近出了问题,去打听打听。

    对于这些邻里八卦周蕊显然不爱听,但她妈妈也没有选择告诉她,或许因为本身事件的影响度就不好,避免打击到余恺丰,自己妈妈没有和自己说。

    周蕊想着自己妈的想法一定是这样,不然也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终于明白,这一年余恺丰都在解决家庭离婚的各种纠纷,兼顾学业的他一定很累。

    余恺丰说自己累了一年,该休息了,看着姥爷病情加重没人照顾全是依靠护工。

    周蕊听了不禁感到震惊,这是怎样的嫌弃对方,才能闹到家人也不管不顾到一种地步,需要余恺丰休学来照顾。

    余恺丰说自己想陪姥爷走完最后一程,姥爷把他带大的,该尽的孝心自己要做到。

    周蕊没到更大的年龄段,她无法理解中年人在自己的视野维度有怎样的思考,但是只知道这一刻应该好好安慰余恺丰。

    就要道别了,余恺丰显然是把自己该说的不该说的,向周蕊全都倾吐了一遍,这种把她当朋友的感觉周蕊觉得有一些温暖。

    她是愿意分担。

    临行的火车站,周蕊还给余恺丰带了点路上可以吃的。

    余恺丰只简单说了句,让周蕊好好坚持自己的梦想,继续画下去,点头转身,余恺丰就这样悄然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