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终于成了你的期待 > 第15章 泰国义工旅行(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首先是到了泰国北部的小县城,让他们下车买一点该洗涑换洗或者是吃的用品。

    还没等周蕊反应过来,就一把被袁小欣拽下车去。

    袁小欣对周蕊说,想什么呢,还不快去便利店多选点东西,就要去大山了,你们俩活菩萨是不担心自己吃不饱么。

    周蕊说这又不是逃难,带那么多干什么。

    袁小欣又开始了教育的理论,说周蕊被她妈惯坏了,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都不知道好好地来规划生活。

    周蕊一听到她妈,赶忙用插好泰国卡的手机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这边一切都不错,有袁小欣照顾她,一切没问题。

    她妈在电话另外一头说,钱不够用了给她说,别什么都占人家便宜,要多买点东西,大方点给同学吃,叮嘱她记得多请同学吃饭才能照顾她。

    周蕊说着知道了,她妈在叮嘱了一番后终于挂掉了电话。

    袁小欣说自己和周蕊简直相反,只有她爸才关心她这些,她妈也是忙工作忙其他事,从来不管他,说周蕊家倒是她妈管她。

    周蕊说对啊,我们就是两个相反的例子,完全父母角色对换。

    张昊雨听着他们说的这些,说父母都没人管我,都是让我自己决定,包括这次也是我自己决定。

    袁小欣不禁感叹,这放养模式不错,我也很喜欢,可就是爸妈做不到。

    张昊雨一口说着羡慕吧,一边帮她们拿着东西还叫她们多拿一点,这正好符合了袁小欣的心意,她开启了疯狂采购模式。

    周蕊心里面想,和张昊雨一样放养模式的还有余恺丰,他是那么优秀地被放养,只是他没有跟过来。

    想纠结为什么余恺丰没有回她短信,但又害怕自己在他心中根本就是路人的存在,她害怕现实,她害怕连聊天的希望都没有,还是断然没有想此事。

    买好了一切该带到泰国山村的零食以及日用品,也算是满载一车的出发了。

    刚下车,就见袁小欣发出了啊啊啊的叫声,她感叹这地方的原生态到了如此地步。

    周蕊说,你换个角度想,其实也挺好的,环境优美,自然空气清新,还能在自然的生态链下面找到休息的好地方,感觉挺不错的。

    袁小欣做了个鬼脸说,什么时候我们家周蕊的话也变多了,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能够夸到天上去。

    张昊雨笑她说,什么鸟不拉屎,这里阴阴还有热带雨林,还有大象呢,还能回想起SHE的热带雨林这首歌。

    袁小欣叹口气说,没办法啊没办法,你们俩小情侣都是艺术控,我一个俗人实在是无法用正常语言和你们沟通,但愿你们都活在人间仙境,永远不要有被蚊子咬的烦恼。

    刚说着袁小欣便用手拍死了一只蚊子,她赶忙用泰国买的花露水一阵狂喷。

    这呛鼻的气味让周蕊连连打喷嚏吐槽这是生姜味道。

    袁小欣说要想不被蚊子咬,还真的必须喷,不顾周蕊的强烈反抗,袁小欣直接暴力抓着她的胳膊肘一顿狂喷。

    张昊雨在一旁不停笑,这趣味的画风像极了老母亲给小女儿强行塞东西,莫名戳中他的笑点。

    还没笑我,张昊雨就被袁小欣吐槽了笑点不在一个频率上的问题。

    紧接着把该住的宿舍安排了,该用的东西规整,该放的行李也放好了,三人在大声叫唤芒果糯米饭好吃的过程中愉快过了第一天。

    第二天一开始,这趟义工旅行显然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袁小欣对张昊雨叫唤着,你教的那些英语有什么用,人家的英语是泰式口音,你说快了别人根本听不懂。

    张昊雨觉得这说的也挺有道理的,的确你用正常的语序语调是无法理解和配合老师工作进行汉语助教的。

    他便开始总结这些泰国老师普遍发音的重点,尾音部门显然他们都很喜欢上扬。

    张昊雨学着最后一个调上扬的口气,尝试和老师进行交流,没想到这次她们听懂了,并且能在放慢语序的情况下,全程正常沟通没问题。

    袁小欣直接感叹张昊雨的学习能力,简直是一等一的厉害,和光学习的书呆子真的还是不一样。

    袁小欣也是一边夸赞,一边和周蕊接受着尾音抬高的练习去模仿张昊雨的发音,显然他们比之前沟通顺畅多了。

    张昊雨是完全可以进行中英文授课的,但是为了配合老师,他也只在最后的两天里才开始教授一些简单的中国文化,寓言和汉字。

    到了周蕊这一块,她更多都在和孩子们保持灵动相处的过程,话也很少说,主要就是配合老师分发东西。

    给孩子们教教绘画,基本都是用肢体沟通应该怎么画更好看。

    其中一个学生让周蕊挺感动的,这个女生皮肤也比较黑,小小的但是笑的很甜,眼睛不大的她,用画笔画出了周蕊的样子。

    这小女孩还用画笔指着她,暗示周蕊画的就是她,对于有天赋的孩子,周蕊更多教的是对于画的想象和随心所欲地创造点播。

    显然这个小女孩在未经点播的情况下就有几分相似周蕊的形象了,客观来说这女孩的天赋比周蕊那时学画画好很多了。

    但周蕊有有点心疼,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没有经济基础的支持,这么好的苗子也有可能随着时间被埋没掉。

    周蕊之所以在后面的义工过程中都特别指导这孩子的绘画,就希望有限的时间带给她一些想法。

    周蕊把很多零食还有小包里的一些泰铢都塞给了她,细心的她让张昊雨用英语写阴了希望她以后能好好完成自己的绘画梦想,用这些钱多买点颜料画笔。

    由于他们都不会写泰语,只能网上搜索翻译后,凭着感觉来写,这份工作也给了张昊雨,他比较擅长这陌生的模仿能力。

    袁小欣与这两人截然不同,天生乐观的她好很快便和孩子打成一片,并且授课老师也非常喜欢她,要执意带着她来陪学生玩耍。

    这浑然天成的吸引能力,恐怕也只有袁小欣才能拥有,因为她自己也是没皮没脸了好多年,但又是大家公认的开心果和气氛和谐担当。

    一周的义工华文教学就这样很快结束了,还没来得及说开始,就已经要和才认识不久的朋友老师们道别了。

    和以往一样,孩子们整整齐齐地欢送她们,又会迎来下一批义工,但江湖再见这个词,或许可能性也渺茫了,它只是很美的仪式感。

    接下来的疯玩时间,张昊雨带着她们俩去了首都,去了主要城市,去了海滩,还去了许多小众景点。

    义工旅行再回来的飞机上就已经告一段落了,对于以后的时光,周蕊不敢期待,她奢求的一点微光,同样不敢期待。

    大学校园怎么样,余恺丰会怎么样,未来实在不可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