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长夜华灯行 > 第七章 弥漫大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州一府三县的供给两日就抵达了。

    一车接一车的药材和粮食,从城中四散到县医署、司药局、光源寺等各处衙门。

    调派来的士兵也在城西日夜兼程施工,疠迁所三日内就能完工。

    现下车马已经行驶至最后一处广源寺,在正门口停着。寺里的僧人们忙着把东西把车上装载的货物搬下来。

    “小心点,生鸡子易碎。”县医署有张伯道看着,郭旭便来光源寺和其他地方巡视。

    这些地方也有患者聚集,而且遭了劫掠,情况更严重。若想尽快治好瘟疫,多设集中点,加派人手,日夜兼程,是唯一提高效率的办法。

    “大人!您快看!”正卸货的小僧侣惊慌的指着远处的黑烟。

    郭旭定睛一看,离他们不远处,有一舍房屋着了火。

    火势越烧越大,火苗已跃上屋顶。浓重的黑眼腾云之上,烧焦的味道连这里都闻得到。

    那里不是县医署吗?他刚才县医署过来,对这个方向再熟悉不过。

    坏了!县里房舍多为茅草、木梁,照这个风向继续吹得话,一会就烧过来了。

    “快!不卸货了!往县外撤!”郭旭慌忙喊道。

    光源寺里的一众僧人听了,随即听令后撤。

    现下风向不定,郭旭命人通知各处尽快撤离,保全粮草。他一把老骨头,骑术不佳,顾不得面子,撩起衣摆就往县医署跑。

    随行的行令兵,从背后抽出响箭,弯弓向天,接连射出三发响箭,发出穿破空气的声音,天空闪过三簇火花。

    消息报到梁有涓那里时,他刚脱下大氅,端起茶杯,椅子还没坐热。眼里的怒火要烧穿来报者的翎甲,吓得武官瑟瑟发抖。他强压着怒火,带着一众侍卫,直奔城楼巡防营。

    梁有涓一脚踹开了巡防营阁楼里的木门,再也不强压怒火:“吕鸣!你好大的胆子!”

    上等烟丝暖炭的香气迎面扑来,立刻将破门而入之人脸上、身上的落雪化开。

    吕鸣看着莫名其妙冲进来的一群人,湿漉漉的额发下,是梁有涓怒不可遏的双眼。

    “敢问郭大人,这天气这么冷,我烧点炭碍着您的眼啦?”

    梁有涓看着吕鸣猖狂的嘴脸,脸上神色山雨欲来。

    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冷静。他掂量着眼前嚣张至极的人。吕鸣的靠山是刑部侍郎邹兴,如果他今天把吕鸣拿下,那么得罪的是整个刑部。

    梁有涓眼下的鹰翳更重了:“不知澧县的火,吕大人准备让他烧到几时。”

    闻此,吕鸣眼里才有了些异样,他愣住了。

    吕鸣能从刑部一路提拔至今日的地位,靠的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狠劲。用刑毒辣,态度嚣张,是刑部邹兴一行里豢养的头号鹰犬。

    梁有涓不知道他为何此时装聋作哑,平时叫嚣不已的模样不复存在。

    吕鸣一脸莫名其妙又坦然的回道:“这火不是我放的。”

    城楼上的巡防营内气氛将至冰点。

    梁有涓分明在吕鸣眼中看到惊愕和讶异。

    “梁大人,我吕鸣向来敢作敢当。放火烧城我是提议过。但现下我们到城中不过三日,我要是真想放,也不会在这个时候。”

    “吕大人治疫多方,这把火什么时候烧,心里都是有定数的。”梁有涓言下之意跃然而出。

    吕鸣被这质疑惹火了。

    “梁有涓,你敢说你没想过?”吕鸣站起来喝道:“治疫时间有限,若是二十日之后还不见好转,放火烧城本就是例行公事。”

    算了,跟他争这个没意义。

    吕鸣解开他最近一直在研读的地形图,唰”的一声,斑驳的牛皮卷上的内容豁然而现。

    “你梁有涓打的什么主意我清清楚楚。你此番跑到随州城里,表面上是为借调物资,实际上不就是为了躲个清闲,暗中观察吗。治疫的情况有所好转,你就立即调派物资回程。如果不好转,你就会借故各司府衙门推脱责任,靠这个活计拖延时间,等我放火烧城,再回来领罪。若是圣上真的怪罪,你干调派物资的差事,最多是下个办事不利的罪名,总归你是两面得好的。我说的对与不对。”

    吕鸣尖锐的分析,吓得两边随从侍官直捂耳朵。

    梁有涓始终不发一语,脸上的神情忽明忽暗。

    吕鸣说得不错,他确实抱了这个心思。但几十年的官场风雨,早就让他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

    他快速分析这场火的利弊。看样子,确实不是吕鸣放的。不管谁是始作俑者,现下县医署已经找到救治的方法,救疫的是有可能成功的。那么,这场火必须要尽快扑灭。

    梁有涓立马回转思路,召集一众兵士,布置救火事宜。

    “天字营千夫长听令!立即入城抢救,以县医署为中心,火速不布置兵力向外围,火灭不掉你提头来见!”

    “是。”身穿翎羽的千夫长抱拳称是,后退几步转身就走,留下行步间刀剑兵戈作响的声音。

    梁有涓斜眼看了一眼吕鸣,侍官正服侍他穿衣。

    吕鸣现在对梁有涓的目光已经敏感到极点,泼了脏水还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刑狱出身的狠劲已跃然脸上:“梁大人,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这场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我们拭目以待。”

    ………………………………………………

    城防营下,许知意和高昉藏在大片的荒草堆中。

    看到城楼上的队伍火速集结,朝不同信号弹发射的地方,火速行进。

    父亲就被关在翁城的木牢格子里,穿梭的人潮时不时遮住他,许知意看不清身形。

    不一会,梁有涓和吕鸣从巡防营中快步下来,士兵正在给他们牵好马,看样子是去救火了。

    正窝火的吕鸣,上马时看到木牢里的张䘵为和许沧之,心下的怒火又烧得更旺了。

    这趟差事,做什么都不顺,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他让身边的亲信附耳过来,交代了两句话。

    梁有涓并不等他,上了马,挥鞭就走。

    二人前后出门,后门跟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翁城内几个服侍没有立即上楼。

    刚刚与吕鸣交头接耳的亲信,招呼着几个士兵,把墙边立这的云梯驾了过来。

    许知意看清他们动作后,眼睛逐渐瞪大,浮上一层惊恐。

    那亲信将许沧之和张䘵为拉出木牢,支使几个士兵把二人加上云梯。远远地有人拖着长杖,朝云梯走来。

    这是要!?

    亲信一挥手,两边人立即高举起长杖,凝着狠劲就往两人身上打去。

    “父……!”高昉立即捂住许知意的嘴。

    四周士兵正在集结,内事紧张。如果让人发现,他俩非法出城,免不了一顿刑罚。

    许知意被捂住嘴巴动弹不得,惊恐的看着父亲受刑。

    虽距离很远,但杖刑的声音好像在耳边。每一个动作,都在她脑中放慢,像是世上最痛的酷刑,深深折磨着她。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神,她看不到父亲的表情。

    她疯狂挣扎,但是身后的高昉桎梏着她。

    雪下的更急了,白色的囚衣逐渐染上了血。

    泪水顺着脸颊滴到了高昉手上,冰冷的皮肤接触道灼热的泪水,高昉的心中也一片空白。

    他觉得心空,许知意的悲伤的表情在他心波里反复回荡,变成骇人的啸涌,将他淹没,就快要窒息。

    每一杖落下,许知意都感觉内心在崩塌,几乎已成一片废墟。

    受廷杖之刑者,先是内破五脏,再是皮肉皲烂。二十杖内,生还希望微乎其微。

    落在雪地上的红斑越来越多,最终化为一滩深绯色的红雪水,刺目的要让人昏厥过去。

    许知意终究是惊惧心伤至极,昏厥过去。……………………………………………………………………

    县医署,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

    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整个县医署到处是着火点。

    惊慌的人到处四蹿,顾不得别人,一窝蜂的往外跑。

    县医署还有大量身体未能痊愈的病患,零星的火点子掉在他们身上,他们无力挣扎,痛得在地上呜咽打滚。

    一时间,刚刚还一派希冀的县医署,已沦为恐怖的修罗场。

    “上云梯!快上云梯,用屋檐上的雪灭火。”郭旭从光源寺跑过来,一路泥泞打湿了他下半身的官服。

    张伯道已经被烟熏火燎的无立站起,身边一个重病患者还紧紧攥着他的衣袖。

    “张医师,快!”郭旭一眼看到就看到靠坐在小门口,几近昏厥的张伯道,招呼着士兵快上去营救。

    待士兵扶起后,郭旭立即伸手搭脉,还好,张伯道的脉相渐趋平稳,暂无大碍。

    郭旭用力捏他虎口,张伯道逐渐转醒。

    郭旭问道:“张医师你怎么样?”

    张伯道年近六十,体力不济,被烟熏火燎逼得说不出话来。吃力的抬起手臂,直指着院角里的一个麻袋。

    燎燎火光和浓烟刺激的人张不开眼,郭旭被呛的直咳嗽,但他还是看到了。

    院角墙边放着许多麻袋,那里是刚从随州府运来的生石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