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长夜华灯行 > 第六章 何罪之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大哥,你有办法?”许知言侧目看着高昉。

    四处乱飞的雪花已在他的睫毛上结了薄薄一层冰晶。

    高昉一动不动的盯着城墙上换防的士兵。昂起的下巴,给许知意指清了方向。

    “你是说趁换防时潜入进去?”许知意立即领会了高昉的意图。

    高昉点点头。

    他翻身上马,弯腰伸臂,堪堪拿住许知意的腰,伸手一抄,就将她带上了马背,将她桎梏在怀里。

    “坐稳。”他话音未落,就拉起缰绳,急转马头,往城东的方向走。

    高昉的身材很高大,在他的怀里并不局促,反倒是为她挡住了大部分的风雪。

    一个姿势撑得久了,便放松了些。两人的胸背自然的贴合在一起。

    她的后背紧贴这高昉的胸膛,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快的惊人。

    就像她自己的一样。

    毕竟她年少不经事,朱门义理摇头晃脑的背,遇到这样大的事还是不知所措的。

    摔倒的娃娃若无人在意,也就拍起来继续玩闹。但凡要是有个大人长辈在身边,给他拍拍土,安慰两声,那豆大的泪珠,雷霆般的委屈就会排上倒海的涌出。

    在这样一方温暖的胸膛里,许知意突然觉得鼻子酸了些。

    过了老半天,才闷出一句:“为什么往城东?”

    “那边戍防里有我相熟的兄弟。”高昉的话向来很少。

    高昉挥鞭急行,马背上的两人即是极力分开,也免不了身体触碰。

    许知意贴着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声音,一时觉得无比心安。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城东的戍防营。

    城东营换防比正门迟了一刻钟,许知意他们正好赶上换防。

    “来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士兵向高昉咧咧了嘴角。

    “恩。”高昉点了点头,“有点私事,要出去。”

    高昉往前进了两步,与那络腮胡两句话间,便将荷包塞入他袖中。

    络腮胡颠了颠荷包,满意的咧嘴一笑。转身便朝着几个换防的士兵勾肩搭背去了,聊起她在随州府茶楼酒肆里的荤段子,几句话间,戍防的士兵吸引力都被他转移走了,他转头向高昉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见状,高昉立即拉起许知意,朝侧边的城墙全力助跑,几个蹬持,便带着她翻身上了城翁。

    这里离最高一层的城墙还有一人高的距离。刚刚戍防的士兵正在所处的城砖下。

    顺着这条道走,上面一层的士兵不会发现,只是旁边没有扶手,要贴着城墙壁有些费劲。

    高昉有些担心许知意,一双眼睛里写满了询问。自己单手扶墙,伸出一只手虚扶着许知意,怕他掉下去。

    许知意朝他坚定的点了点头。

    两人紧靠着城墙壁,一步一步的踱过去。

    如果这时城里有人远望,大概会看到两个黑影浮在城墙壁上,慢慢的移动。时不时有巡逻的士兵路过,两人屏气凝神,缩着身子继续。

    大约走了几百步,许知意有些体力不支,快要坚持不下去时,他们看见了希望。

    前面一个城翁里,许知意隐约看到父亲墨色的冠帽。两边侍卫把守,站的不远。

    高昉也看见了。

    他一个上步,单手扣着砖缝,爬上了城墙。趁着士兵不注意,拉着许知意跳进了城翁。

    许沧之两个大活人突然跳进来,惊到的差点叫出声来。

    “知意!你怎么进来了。”他说道。

    许知意顾不上回答父亲的话,看到他身上单薄的囚衣,胸前还印着大大的死字。

    许知意当下就慌了神,径直就问:“父亲!你怎么样了?他们为什么把你抓进来?“

    许沧之看了看许知意和高昉,两人神色紧张,立即明白他们是私自越狱闯进来的。

    “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胡闹也要有个度!没有指令牢狱是你们能进来的吗?快走。”许沧之紧张的说道。

    “我不走,除非您跟我一起走!”许知意愤怒又委屈的回复道。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都这个时候,他还在关心自己的安慰。她是了解父亲的,一生恪尽职守,奉公秉直,万万不可能行作奸犯科之事。

    “他们为什么抓你?”她不明白。父亲明明一直在为疫情奔波,为什么还是要把罪算在他头上?

    许沧之想起梁有涓、郭旭走后,吕鸣单独审问他时的情形。

    吕鸣坐在正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嘲笑他迂腐,满口假文章、假道义,还不如张䘵为,虽然逃跑失踪丢人了些,但好歹知道保住这条命。

    当时,许沧之被这句话一激,一时不服,义正言辞的问吕鸣,他虽位卑言轻,但临危受命毫不退缩,熬了这么多天,也从没想过推卸责任,早已做好与百姓同生共死打算。他何迂之有?何罪之有?!

    吕鸣丝毫不为所动。

    他是从刑部狱卒一步步爬上来的。这样的责问他听过不下百遍。

    刑部的大牢里,多的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直臣,以为冒死觐见就能卫国护纲,铁笔担义。以为清流就能拨乱方正,流芳万世。殊不知绞进那浑水沟里,自己粉身碎骨,也成了浊水,落得抄家诛门,身首异处。

    他早已明白,这世界没有什么仁与义,也没有所谓的对与错。这天下,总归只有一片云。而这云,就是圣上。至于生死,都在御上一念之间,金口白牙里。

    吕鸣问他:“你说,你与他们像是不像?“

    还没等许沧之反驳,他继续说:“你肯定不知道。圣上只给了三十天隔除瘟疫,三十天,够做什么?”

    许沧之看着吕鸣似笑非笑的模样,不知如何回话。。

    吕鸣嗤笑一声,“看看你这副模样,死到临头居然还不知道怎么死的。看你可怜,我免为其难的点到底。这瘟疫突降,如不是人祸,难道是天灾?”吕鸣瞥了许沧之一眼。

    许沧之张了张嘴,又沉默了。

    “是了。如是天灾,那上天在惩罚谁?”

    许沧之不敢回答他心中想的那个答案。

    “呵,陛下是万万没有错的,那只能是人祸。那这人祸,是在梁大人、郭大人、我吕鸣身上,还是在你许沧之,在他张禄为身上?”

    许沧之明白了。他的脸色犹如烛灯将近,渐渐蒙上了一层灰白。

    虽然他早预料道自己可能凶多吉少,但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退出这一场乱棋。

    为众人抱薪者终将毙于风雪之中。

    “父亲!”女儿的呼唤声把他叫回神。

    许沧之看着眼前神色惊慌的许知意,挤出一抹笑容,其中饱含无限苦涩,悲愤、绝望,又或是释怀、无奈,万般情绪涌上心头,一时使他溃不能言。

    “陛下只给了三十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沧之喃喃道。

    “什么意思?”许知意不明白。

    三十日时间不够,那就六十日;六十日不够那就一百日。为什么一定要给这么苛刻的时间?

    “陛下会通融的,这是场大瘟疫。或许她不知道我们疫情这么严重,父亲您再上书请求,向陛下说明事情,她会体谅我们的!”

    父亲的脸色不像前几日在县衙时,那时虽身临危境,他脸上还是有一丝希冀的。

    现在,虽然父亲神色坦然,但她在父亲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光了。许知意心中的慌张达到顶峰。

    她害怕父亲放弃,她不明白为什么陛下会设这么苛刻的要求,她不想让父亲这样含冤而死。

    “我身为一方父母官,没能护佑百姓,确实有罪。我不怪任何人。”许沧之不舍的抚着女儿的头发,无奈的笑了。

    “父亲,父亲,我们再试试啊。”许知意声泪俱下的说道。”

    许沧之似是想到了什么,自顾自的叮嘱道:“知意,以后莫再做官。”

    许知意不应,只是不住地流泪语噎。

    许沧之摆摆手,口中催促道:“快走吧,我没有冤情可诉。”说罢,就推搡她往外。

    一旁的高昉还是像之前一样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他刚试图伸手去安慰,城翁外士换阵的脚步声逐渐仓促,呼喊声四漫了过来。

    高昉稍微直起身子,他看到县医署的方向起了火,浓黑的烟直直的升了起来。

    “要走了。不然会被发现。”高昉看着士兵正在集结,往城翁这边走来。

    许知意初来时的少年义气,都不复存在。只跪在父亲膝前,恸哭不已。

    城墙上的士兵越聚越多,离他们只有不到百尺的距离了。

    在被士兵发现的前一刻,高昉抓着他,翻出了城翁,躲到了城墙另一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