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病娇王爷的锦鲤妃 > 第248章 现成的媒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柔妃温柔轻笑,握着孟云歌的手,“所以,本宫能不能求王妃做个现成的媒人呢?”

    她眼底划过复杂的神色。

    孟云歌怔了下,这媒婆不都是婆子吗?怎么柔妃选中了她?

    再看柔妃复杂的神色,孟云歌明白了。

    她这是不放心自己啊。

    成,为了让柔妃放心,也为了让十七死心,这个媒婆,她现成的媒婆……她干了。

    “本宫这个不情之请,不知王妃可能答应?”

    见孟云歌没有说话,柔妃意味深长地追问了句。

    “成啊!”

    孟云歌瞧了夜楚离一眼,“虽然我与皇叔准备在王府守孝,可既然十七要定亲……我们还是要来捧场的。”

    “多谢王妃。”

    柔妃高兴了,握着孟云歌的手,连忙说道。

    而夜明堂,却是失落地望一眼孟云歌,脸色黯然地转了眼眸。

    “母妃,我们走吧。”

    夜明堂说着话,先一步往前走去。

    “殿下!”

    陆雅晴连忙跟上去,拽住了夜明堂的胳膊。

    夜明堂下意识的就要躲避,却被陆雅晴抓得死死的。

    “殿下最好不要拒绝,免得引起皇叔的怀疑……”

    陆雅晴压低声音说了句,心头愤懑。

    殿下到底还是放不下王妃……

    她唇畔划过苦涩,淡淡回眸瞧了孟云歌一眼。

    夜明堂皱皱眉,“做好你的本分,不要试图威胁本殿……”

    陆雅晴愕然地张了张嘴,不敢再言语。

    “好,那十七订婚的时候,请皇叔和王妃一定要来啊!”

    柔妃说着,连忙抬步,去追夜明堂了。

    孟云歌微扬着唇角,“十七定亲,我和王爷也替他开心,自然是要去的。”

    她说着,揽过夜楚离的胳膊,扬脸笑着。

    夜楚离却是眸光幽深,追随着夜明堂的背影。

    “我们走吧。”

    目送着柔妃一行离开,孟云歌和夜楚离带着卢萍儿出了皇宫。

    “女儿!”

    一出皇宫,孟询便迎了上来,原来他心中担忧,早早等在了宫门口。

    孟云歌唇角微扬起淡淡的笑,故意说道:“父亲等了多久了?为何不在府上呢?”

    她都想戏谑孟询了,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失了分寸、像个毛头小伙子呢?

    “姑丈!”

    这时候,卢萍儿一声呼唤,从后面走出来,靠近了孟询。

    她眼里跳动着灼灼的星光,着实璀璨。

    孟询愣了愣,张着嘴,半天没言语。

    孟云歌乐了,“父亲,这是皇上赏你的美人,您想要抗旨吗?”

    这时候,卢萍儿摘下了面纱,眼中脉脉含情。

    孟询着实惊愕,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上下打量着卢萍儿,唇角微扬起笑意,满面红光,眉眼生辉。

    “父亲,您既然来了,人可就交给您了。”

    孟云歌淡淡地笑了。

    她看得出来,这卢萍儿是真的仰慕他的父亲。

    而父亲,也因为这卢萍儿,显得年轻了不少。

    希望这个卢萍儿不予卢氏一般。

    孟云歌深深地提了一口气,暗中想着。

    “多谢王爷和王妃。”

    孟询深施一礼,十分真诚。

    卢萍儿下意识的往孟询身边靠了靠,朝着孟云歌福了福身子。

    “多谢王妃成全。”

    她眼圈有些泛红。

    孟云歌淡淡轻笑,“我帮你,全因你对我父的一片真诚,希望你遵守承诺,不忘初心……”

    接下去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但是言外之意,卢萍儿却是心知肚明。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更是没有回头路了。

    从此,她不再是卢府的孙小姐,而只是孟府的女人。

    轻轻笑了下,卢萍儿跟着孟询便要上车。

    “父亲!”

    这时候,孟云歌像是响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忙追了上来。

    “何事?”

    孟询疑惑地问道。

    “父亲,卢萍儿的住处必定要安排在隐秘之处,平时还是少见人为妙。”

    “为父晓得。”

    孟询说到这里,见孟云歌双眼瞧着他,却是不说话,不禁问道:“还有事吗?”

    孟云歌脸颊绯红,清了清嗓子,“还有一事……”

    这事有点难于启齿,可却又不能不说。

    “说吧,为父都听你的。”

    如今,这云歌可是他的主心骨,他还要仰仗云歌呢。

    孟云歌摸了摸滚烫的脸,深吸了一口气,“父亲,卢小姐有先天性胸痹症,不能行房……”

    这句话说出来,孟云歌这脸更红了,仿佛能沁出血来。

    孟询一张脸,更是红到了颈子跟。

    他连连咳嗽着,掩盖自己的尴尬。

    卢萍儿就更别提了,一双眼慌乱地忽闪着,神色惊疑又复杂。

    只不过,她有面纱遮脸,才不至于太尴尬。

    “女儿,你想哪去了,为父……为父……”

    孟询结巴了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孟云歌瞧着他,心道,我想差了吗?难不成你接卢萍儿回去,还真当女儿养着?

    怎么可能啊。

    “她这病很严重,若是激动,很容易毙命当场。”

    她可没开玩笑。

    孟询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先同王爷回府安排一下,明日便去孟府小住几日,帮助卢小姐做手术。手术若能成功,卢小姐便和正常人一般无二了。”

    孟云歌说道。

    “好。”

    孟询瞧了卢萍儿一眼,“那就有劳女儿了。”

    孟云歌淡淡一笑,“父亲还需要跟女儿客气吗?您若真想谢我啊,就让家中的厨子多备些好吃的。”

    她舔了舔唇,忽然觉得肚子好饿。

    “丫头。”

    这时候,夜楚离走过来,“本王短了你的吃穿用度?为何总是一副吃不饱的样子?”

    这丫头要点什么不好?要吃的……

    难道他王府没有珍馐美味?

    “嗯!我就是饿,这里好像无底洞。”

    孟云歌撒娇地揉了揉肚子,“相公,你请我吃好吃的吧。”

    夜楚离点了点头,满眼宠溺。

    “想吃什么?”

    “想吃……”

    孟云歌收了收口水,“想吃的太多了,我们现在就走。”

    夜楚离眉头微蹙,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丫头,怕不是得了什么病吧?

    想到这,他眸光自然带了幽深的味道,“丫头,你是不是病了?”

    “啊?”

    孟云歌一怔,“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