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飞剑斩天 > 二百零三 伪君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灵风身在当空宛如流星划过,终于站在了绝仙峰之上,此刻头顶上不知何时飘来一片浓厚的阴云,将整个山峰包裹其中阴霾一片,不多时便落下了碎银般的雪花。

    四下里阴冷的山峰呼啸肆虐,寒气逼人,苏灵风的脚下却是深过腰袢的积雪,他只好足踏刑天剑悬在半空中向前缓缓而去。

    飘然飞了片刻,心海当中蓦然传来了小玉的声音,“风儿,过了这么久怎么样到绝仙峰上了吗?”

    苏灵风在心中立时回复她道:“已经到了,只是现在这巅峰上正在飘雪,四处一片阴霾什么也看不到,你所说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小玉在心中回答他道:“这绝仙峰上并不大,你仔细搜寻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我只记得当年我们在此切磋之时,身旁不远处有一座高约七八丈的山石,上边不知被哪位高人刻上了‘天绝仙缘情不绝’几个大字!”

    “天绝仙缘情不绝?”苏灵风心中一边犯起嘀咕,一边继续在雪幕当中寻找,暗道:“莫不是哪位被情所伤的前辈曾在那里心中满含悲恸的刻了那几个字!”

    苏灵风原本想着运用观听法来找一找,只是此刻周围阴霾漆黑,那座山石怕是也被风雪掩埋,只能自己一点点寻找了。

    当下他抬起双掌,掌心之内赫然冒起两团幽绿的七煞阴火,当即他便吐气开声,掌心相对在自己的胸前凝成一团炽热的阴火,阴火跳动,那温度一片烘热,直将周围的积雪悉数融化了开去。

    只是苏灵风知道,这积雪也并非是一天两天形成,而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月才有如此厚的雪,一时间也不足以悉数化去,只能将周围一丈之内的冰雪融化些许,露出山石来,如此一来便能看到那些山石之上是不是刻有字迹。

    好在就如小玉所说,这巅峰之上倒是没有多大,一里见方的地方未消多久苏灵风终是在紧靠万丈悬崖边找到了那块高耸的山石,只见上边果然有七个大字:天绝仙缘情不绝!每个字迹都苍劲有力,入石足足三寸有余,通过这字迹判断,刻字者应该是个男子,且一身修为不俗。

    “我找到那座山石了!”苏灵风心中向着小玉说道。

    “应该就在这附近了,风儿,仔细找找看!”小玉的话语声似乎有些迟疑,想来怕是要即将面对当年的事,心情有些复杂吧。

    苏灵风掌中七煞阴火所释放的热量将周围的积雪一并融化开去,忽然间,距离那刻字的山石不远处,一个人形盘坐在雪中,也不知道在这巅峰之上被积雪封冻了多少的年月,只见此人耷拉着头,双手合十状,身上披着一件袈裟,看来应该便是灵云禅寺当年的住持苦无大师无疑了。

    “小玉……我,我想我应该找到那位苦无大师了!”

    苏灵风说完却在心中久久听不到小玉的回应,也不知道她此刻正在想着什么。

    苏灵风也不在意,当下便上前去来到苦无大师的身前,亦是双手合十,向着他深鞠一躬,毕竟当年他也算是一位正道巨擘,而自己也在修行佛家法门,于情于理也不由对他油然升起一阵尊敬之情。

    只是苏灵风却不知道这位苦无大师当年究竟是如何圆寂的,按理说小玉当年与苦无大师乃至洞玄真人在这灵罗山之巅切磋,虽是要分高低,可也决计不会痛下杀手,毕竟他们都是正道中人,怎会对正道同门真正的刀兵相见。

    心中有了这些疑惑,苏灵风便转到了苦无大师的身后,这一望之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苦无大师的后心之上赫然已被利器洞穿,此刻这伤口虽然已被冰雪冻住,可也看起来惨不忍睹,这一击足以致命,正在后心而后自前心窝传出,这种伤除了飞剑之外绝不会是其他东西所形成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灵风看到那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不由又惊又怒,看这样子应该是冷不防用飞剑在背后偷袭,一击而成,出手如此狠辣,对方定然是一个心肠狠毒之人,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玉……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苦无大师死状如此之惨,遭到了何人偷袭?”

    好半晌苏灵风的心中方才传来了小玉的声音道:“是洞玄那个伪君子!还有……还有我……我也是罪魁祸首……”说道最后小玉的话语似乎已是带着哭腔。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苏灵风的语气忽然变得冷峻起来,他直到此刻方才明白,这也许便是小玉不愿意回到肉身中来面对这件事的缘故。

    “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呜呜!”小玉哽咽抽泣了起来,苏灵风却并没有再逼问她,只等她自己说出来。

    许久许久,小玉的心绪似乎平复了不少,这才将数百年前在这绝仙峰上的事详尽的说了出来。

    当年由于碧落剑派与龙鹫宫同属道门,自古以来便有道和同修之说,洞玄真人当年一表人才,年轻时便资质卓越,得师父与碧落剑派师尊极为宠爱,近乎都是倾囊相授,二十岁便修到了显形的入境的阶段,更比苏灵风的修炼进境还要快,毕竟苏灵风借助了七煞玲珑心与佛家法门,又有《天道经》为他指引这才取得了如今的傲人的进境,而洞玄真人当年也是一样,有《天道经》傍身,碧落剑派中的太极九转真诀也被他修炼到了极致。

    在当年小玉的眼中,洞玄真人如此年轻有为,便令她早已芳心暗许,那时候的小玉也是龙鹫宫中年轻一辈的翘楚的人物,同现在的月海清一样都要立誓斩断妖神应龙所下的千年妖符,因此修行格外刻苦与努力。

    二人相识在碧落剑派的金石大典当中,后来近乎形影不离,在当时小玉的眼中,洞玄真人便是她的一切,直到后来洞玄真人终是成为了碧落剑派的掌门,而小玉也做了龙鹫宫的宫主,当时三大正道不分翘楚,平和共处,时常交流鼎盛使得中土邪魔退避,杂家望而生畏的地步。

    只是血灵之渊的炼血堂崛起,搅扰的中土鸡犬不宁,更是害死生灵无数,哀怨之声四起,为了普济天下苍生,三大正道便不得不联起手来与炼血堂相争,那时候血炼童子还未从大漠而出,正是前几任堂主,习练魔功,凌驾于中土旁门杂家之上,借势炼血堂也吸纳吞并了不少旁门左道,声势一天天壮大起来。

    而另一边三大正道虽是联手,可毕竟也得推选出一派来领袖众正道中人,于是这才有了绝仙峰上的一较高下,三正道的领袖人物相约,分别交换对手比拼,若谁能胜出哪一门派便为三大正道中的翘首,可得一呼百应的崇高地位。

    小玉早已对洞玄真人心有所属,是以原本也不想与他争个高低,而令洞玄真人与小玉都没想到的是,当年的灵云禅寺住持苦无大师一身佛法通天,苏灵风猜测当年苦无大师身上便有那宝经在身,只是却不知道有几部,得那宝经加持神魂,苦无大师自然佛功盖世,一时间在与洞玄真人和小玉的切磋之下渐渐占了上风。

    洞玄真人在碧落剑派当中一直都顺风顺水哪里遇到过如此挫折,当下心中油然升起一个歹毒之念,由于他和小玉习练过合道之术,能够心海传音,暗地里与小玉交代,令她牵制住苦无大师,自己则下手偷袭,小玉若是不依此生便与小玉再无瓜葛,当时小玉也被洞玄真人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心中虽然知道此事绝非光明磊落之举,可心中早已深爱洞玄真人,自是答应下来,于是洞玄真人趁着苦无大师与小玉相斗之际突施杀手,用自家赤练古剑将苦无大师偷袭杀死。

    可怜小玉正与苦无大师相斗,却被苦无大师一口热血喷至衣衫,当时也被吓的呆立当场,她做梦也不敢相信,洞玄真人居然下了这样的狠手,竟是生生要了苦无大师的性命。

    苦无大师也是难以置信的想要转身去看偷袭自己之人,只是伤势太过严重,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便盘坐在绝仙峰上当即就圆寂当场。

    小玉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她心中的理智终于一点点战胜了昏庸的情感,她此刻仿佛被人从头顶浇下了一大盆冰水,让她清醒了过来,她望着面前血染袈裟,惨死而去的苦无大师,身子忍不住抖个不停,眼前洞玄真人眼神中的那阵得意和快意令她不寒而栗,她不敢相信自己托付终生的意中人竟然是这样的歹毒心肠,身为堂堂正道碧落剑派掌门的他如此行事却与魔道有何分别?

    洞玄真人收回了飞剑,望向了小玉展颜笑道:“怎么?你很意外吗?这样岂不是更好,今后我碧落剑派为三家翘首,你龙鹫宫日后自然也与我一起受惠,将来合我们三道之力解开你们龙鹫宫中的千年妖符不是指日可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