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和坏小子有个约定 > 第11章 身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过一个月的假期休整,所有同学都有了一些新变化。大家在家里度过了新年,都换上了新衣裳,连王小强都显得特别有精神,也许是因为他在假期里没怎么挨揍的原因。

    唯独墨筱然看起来异常疲惫,开学第一天,她就迷迷糊糊地总是在睡,以至于十年以后的生活场景又开始光顾她的梦乡。她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长大,想要快点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可惜这个遥不可及的愿望也只能在梦里实现。

    除了墨筱然,还有一位同学在假期里备受煎熬,这个人就是田文文。

    早在放寒假之前,田文文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一班的袁鹏,年度校园十大歌手之一。当袁鹏富有磁性的歌声一响起,田文文就喜欢上他了。从那时候开始,田文文每天放学都和袁鹏出去溜达。她留了长发,扎了马尾辫,明显和以前有所不同,加上原本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俨然成了一位美女。

    那段时间里,田文文每次传来纸条都会讲她和袁鹏的事儿,墨筱然难得看到田文文心情这么好,许多想说的话都没有说出口。也许在她们这样的年纪,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人,墨筱然也不例外,只是她从来不敢去想。

    一大早,田文文就给墨筱然传来了纸条,估计是她昨晚就已经写好的,也可能是她这一个假期里不停地在写。墨筱然拿到田文文写了很多字的厚厚的一摞信,就知道接下来会看到田文文讲述的整整一个假期的悲惨经历。

    田文文一个假期都没有见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袁鹏,因为她妈妈给她关了禁闭。思而不得往,爱而不得见。田文文每天都郁闷得快要发疯,无论她妈妈说什么都要顶撞一番。争吵最激烈的一次,她妈妈第一次打了她,手掌印狠狠地打在她脸上,同时也深深地刻印在她的心里。

    看着田文文写的这部假期“血泪史”,墨筱然写了许多安慰和鼓励的话给她,然而好像都无济于事。下课铃响起,田文文就冲出去见到了袁鹏。出门时候还耷拉着脑袋,回来之后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连眼睛里都闪烁着幸福和满足的光芒。

    墨筱然感叹爱情力量的伟大,而友情相比较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也许每个人都是这样,只不过田文文毫不掩饰,她比任何人都真实,这也是墨筱然最喜欢她的地方。而她墨筱然却永远做不到,她厌恶极了这一点。

    墨筱然特别讨厌假期,尤其讨厌过年。因为平时上学的时候,她可以住在姥姥家,远离家里的纷纷扰扰。而每到假期,她就必须要回家,每回一次家她的心就变得更坚硬一点,以至于她瘦小的身形和她强大的内心显得非常不匹配。

    从开始念书的那天起,墨筱然就被家里人送到姥姥家生活。一方面因为姥姥家离学校近一些,另一方面两个姨娘家还有两个表弟和墨筱然在同一年级,三个小孩一起上学可以有个照应。

    用墨筱然她母亲的话来说,这叫“一只羊也是赶,三只羊也是放。”而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墨筱然的妈妈一个人,需要养活姐姐墨筱雪和弟弟墨筱明,她已经再没有更多的能力和精力去抚养墨筱然。所以墨筱然只好“幸运”地成为被送走的那一个。

    读学前班的时候,常常是姥爷骑着老式的“二八”自行车,载着墨筱然、武文轩、郑大龙三个小孩一起去上学。自行车走在路上常有熟人问起,姥爷就特别自豪地给人介绍,“这都是我的外孙子、外孙女!”

    那时候他们每天早上进入校园,都会引来许多小朋友围观。姥爷把三个小孩一个接一个抱下车,等到下午放学,姥爷再骑车过来,把他们一个接一个抱上车拉回家,日复一日。

    后来三个小孩都长大了,姥爷的车也骑不动了。读小学三年级以后,他们开始每天结伴一起走回家。

    这些年墨筱然在姥姥家其实过的不错,在姥姥和姨娘的照顾下吃穿不愁,唯独不能任性,不能不懂事,否则就更显得自己多余,但也仅此而已。而她的姐姐和弟弟每天的生活却必须面对很多艰难,比如最基本的温饱,比如母亲心情不好时的责骂,比如他们这个破碎的家庭带来的冰冷和难过。

    这次寒假,墨筱然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却好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她想过像田文文一样把假期里的经历写下来,但是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写。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自己的家庭和遭遇,她觉得没有人能够帮到她,她也不想被任何人看不起。

    大年三十晚上,墨筱然的爸爸回来了。已经很久没见,家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过活。爸爸掏出口袋里叠得整整齐齐的布包,里面是薄薄的一摞五元面值的纸币。看起来像是偷偷藏起来的。

    他把这些钱拿出来塞到弟弟墨筱明的手里,要他和两个姐姐一起花。筱明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零花钱,他高兴地几乎要跳起来,然而墨筱雪和墨筱然却忍不住哭了。

    墨筱然的父母离婚不久,父亲就再娶了,然而他再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他没日没夜地工作赚钱,却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更没有零花钱,甚至连给孩子们的抚养费也根本拿不出来。

    几年来母亲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虽然如今姐姐墨筱雪已经有收入,但是要供养两个小孩念书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母亲看到父亲拿回来的那点钱,根本连给墨筱然交一次学费都不够,她再也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一口气把父亲骂走了。

    父亲走后,母亲就开始哭,一直哭到深夜才慢慢入睡。墨筱然看过太多次她母亲的眼泪,那眼泪多得好像永远流不完。本来姐姐和墨筱然一起准备了年夜饭,被父母这么一闹,谁也没吃成。一桌子饭菜冰冷地摆在那里,这是墨筱然几乎每年过年都会有的经历。

    她已经麻木到心情不再纠结成一团,而是平静地挑选着弟弟爱吃的饭菜热给弟弟吃。墨筱雪到底还是年长一些,一直留在屋里陪着母亲说话。而母亲很少和墨筱然还有墨筱明沟通,所有的沟通也只发生在他们犯了错误被责骂的时候。

    墨筱然也说不清楚她对母亲的感情,她有时候忍受不了母亲,但更多的时候她可怜母亲。

    每到周末她就回家帮母亲干活,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这些活,她从小就全都会做。有了家里的这些锻炼,墨筱然在姥姥家的生活也早就能够完全自理,还经常帮姥姥和姨娘干活。

    只是,母亲似乎永远不领她的情。无论她做什么,母亲都会挑三拣四,有时候干活慢了或者晚了就会挨骂,那撕心裂肺的咒骂声像一盆盆冷水生生地泼向她,她只觉得侧头侧尾地凉。她只当母亲是因为更年期心情不好,很少顶嘴或者和母亲争吵。

    因为母亲脾气特别不好,墨筱然的姐姐有时候会忍不住和母亲吵起来。家里常常闹得鸡飞狗跳,墨筱然和弟弟都被吓得不敢出声。但是过不多久吵完架的两个人就会和好。也许吵架也是一种沟通,所以姐姐和母亲总是能说到一起去,而墨筱然和弟弟从来不敢反抗,只有挨骂的份。

    家家户户团团圆圆的除夕之夜,墨筱然带着弟弟去外面看别人家放鞭炮。

    弟弟个子太小什么都看不到,墨筱然就把他抱到凳子上。弟弟完全没有被爸妈的争吵所影响,他特别开心地从凳子上跳下来,又爬上去,然后再跳下来,折腾了很长时间,还是一点也不觉得累。

    墨色的天空上不断盛开一朵又一朵绚丽的礼花,照得天空通明,两个人的小脸全都冻得通红,却还是一直看着。

    “筱明,等姐长大了,就会赚很多很多的钱。到时候也给你买这么大的礼炮放!

    弟弟说:“我不要礼炮!”

    “那你要什么?”

    “我想要枪,到时候谁要是敢欺负咱们我就崩了他!”

    “傻帽儿,杀人犯法不知道么?”

    “我不杀人,我就吓唬人!”

    “看你那小样儿吧!拳头还没有土豆大!你能吓唬谁啊?”

    “我长大以后不就大了!到时候我的拳头也会长大,不但比土豆大,连地瓜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也只能和土豆、地瓜比了!”

    ......

    一个月后,寒假结束,墨筱然又开始每天上学放学的生活。每一次假期里她都会更加坚定自己的目标,不论怎样一定要考上第一中学。她不知道怎样去改变现实的不如意,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然而未来又是那么遥遥无期,而且不可预知。

    班级里没有任何人知道墨筱然的身世。她太骄傲了,承受不起一丝同情或怜悯的目光。

    然而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也会感到烦闷、失落,甚至痛苦。有时会特别想要有一个人替自己分担,但是她不知道能够在谁的面前毫无顾虑地展示自己的脆弱,也不知道能和谁说出自己的秘密。

    她觉得像自己这样“深藏不露”的女孩,也许注定会孤独一辈子。。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