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瑾若芷萱 > 第二十二章 新的夫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后,她们还是就那么的在村民的帮助下住下了,那位夫人名为瑾娘,虽是柔弱女子,却有一手好绣活,不仅教了许多村民刺绣技法,还被千针楼相中了绣品,收入也不少。按理来说,她们早就可以搬离那里,换上更好的住处,却不知为何,一直留在了福熙村。”

    风如是想了想,自己确实没落下的,点了点头。

    “她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萧晟泽坐在榻上,翻出一副白玉棋子。

    “哦,她那日将王爷送到药铺后,就去了千针楼交绣活,有位夫人看中了她的技艺高超,让她去府上量衣,却不想被那家人养着的狼犬咬了一口。”

    风如是说着还摇了摇头,这得是要多倒霉,才能被人家圈在深院的狼犬咬着。

    萧晟泽将棋子一一摆上,他之前看到的一局残谱,一直没有解开。

    “另外,拟一道折,就说我伤势颇重,而且还牵动了往日旧伤,就在江南养好伤再回京。”

    “啊?王爷您要留在江南?”风如是顿时愁眉苦脸的,“不止皇上不大可能应允,就是二公子,也得把王府淹了吧?”

    “告诉锋儿,我会与他夫子随时通信,回去也会检查他带我功课,若是被我发现他功课懈怠了,后果他自己知道。”

    风如是张了张嘴,王爷一旦决定了,便不可更改,他再怎么劝也没什么用了。

    “是……”二公子,您自求多福吧!

    萧晟泽忽然抬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带着笑意,“哎,风如是,你说,我当夫子怎么样?”

    风如是:“……”

    王爷的心思真的是越来越难猜了!

    六月十八,对于别人来说,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但对于瑾娘母女俩来说,这可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瑾娘这一天,花了五个时辰才将某个调皮的小丫头生下,也就是五年前,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天。

    虽然安安的年纪还小,但每一次的诞辰瑾娘都会精心准备,这一次也不例外。

    下午到了放学的时辰,瑾娘用围裙擦了擦手,解下放好,刚打算换个衣服去接安安下学,院子里却传来安安叽叽喳喳的声音,充满了兴奋。

    “夫子,我娘亲做饭可好吃了,而且还研究了许多其他人都不会的菜式,可好吃可好吃了,夫子,你今天可要多吃点哦!”

    瑾娘放下围裙的手一顿,夫子?

    安安一向都不喜欢她那个总让她抄书的夫子,又怎么可能请他来家里?

    瑾娘真的是满脑子的问号,抬步就往厨房往外走。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随即响起,带着温柔的笑意,“是嘛,那我倒要好好的品尝一番了。”

    “安安,他怎么会在这?”瑾娘刚走到门口,就见到前些日子还下不来床的某人正抱着安安站在院子里,两人言笑晏晏。

    不得不说,毕竟是有血缘关系,虽然安安长得与她极像,但这嘴角弯起的弧度,格外的一致。

    “娘亲……”安安见到娘亲严肃的脸,小脸上的笑意立刻收了起来,赶忙让萧晟泽把她放下来,怯怯的望着娘亲。

    瑾娘皱眉,“安安,你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吗?”

    安安低下小脑袋,轻声道:“记得。”

    娘亲告诉过她,她与父亲之间没有任何感情,甚至在那之前,娘亲根本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

    况且,父亲的身份不简单,娘亲是绝不可能和父亲在一起的,若是她想要父亲,那便没有母亲了。

    一想到这些,安安的眼眶忍不住泛红,她不明白什么身份有别,她只想知道,为什么别人都有父亲和母亲,她却只能选一个?

    安安抬起头,倔强的看向娘亲,“我只是邀夫子来陪我过生辰而已,为什么娘亲你这么反对?”

    萧晟泽见安安这样,不由得心疼,忍不住开口道:“瑾姑娘这又是何必,若你不想见到我,我走就是了。”

    说罢蹲下了身,摸了摸安安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柔嫩小脸,“安安,今日可是你的生辰,可不能哭鼻子,要开开心心的。”

    “叔叔,对不起。”安安十分歉疚道,若不是因为她请夫子来家里,也不会让夫子被娘亲赶。

    “没事儿,明天来上学的时候不是一样能见到我吗?别因为我跟你娘亲生气,不论你娘亲做什么,出发点一定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可不能跟娘亲别扭哦!”萧晟泽握着安安的小手,含笑劝道。

    可惜,瑾娘可不会因为他对安安的温声软语就会心软,“安安,进屋去。”

    安安瞅了一眼“黑面”的娘亲,转头看向萧晟泽,“那夫子,明天见。”

    “嗯,明天见。”

    安安转身进了屋,连看都没有看自家娘亲一眼,到底还是闹小脾气了。

    不过,瑾娘现在也顾不上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堂堂凌王,竟然在一个小村子里教小孩子念书。

    说出去,谁会信?

    “你到底想干什么?”瑾娘单刀直入。

    毕竟,除却她对他身份的掌握,他对于她来说,确确实实就是个陌生人。

    对于陌生人的靠近,当然第一反应就是警惕和抗拒。

    “我只是很喜欢安安,正好我要在江南养一阵子伤,所以就想离安安近一些。而且我看着,安安也很喜欢我,我来这教安安念书,相处的时间岂不是更长一些?”

    这还是萧晟泽第一次认真的跟谁解释什么,可惜,对面的人并不领情。

    “看在安安救了你一命的份上,我希望你,离她远一些,或者说,越远越好。”瑾娘强硬道,她没有兴趣听他的解释,她只希望,这人离她的安安越远越好。

    萧晟泽愣了一下,随即无奈道:“似乎对我有很强的敌意,为什么?而且你既然这么讨厌我,又为什么要因为安安而救我?”

    瑾娘抱臂,气场全开,“第一,你似乎忘了,我救你的时候,你身上不止一处的剑伤,老大夫说了,在你身上留下剑伤的人,以及你,都不是普通人。”

    “第二,我救你,只是因为安安她想救你,就算是路边的阿猫阿狗,我也从不会拦着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