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瑾若芷萱 > 第二十一章 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王爷的意思是,沈嫣并没有死,沈家只是借着这个由头分家,好让家财分散,从而有理由不向朝廷捐钱粮?”

    齐长策与萧晟泽相交已久,萧晟泽只是提点一句,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齐长策点了点头,“这位九少倒真不是个普通的人物,怪不得能让王爷重视。不过我好奇的是,他与沈家到底是什么关系,竟能让沈家完全照着他的想法做?”

    萧晟泽摇了摇头,“不知道。”

    齐长策见状纳罕,“沈姑娘也未曾告诉你吗?”

    萧晟泽垂眸,轻啜一口茶水,“不曾说过,只是提过一句,九凌与她的祖父是忘年交,其他的便没什么了。”

    况且他做的,可不只是设计绑架,沈家分家这两件事,沈家二公子去浔州,登州还有抚州做了回散财童子,这可不是花钱买了个好名声这么简单。

    这个九少不参加科举进朝为官还真是可惜了。

    不过,九凌这人虽然身份来历神秘势力也成谜,但对于他们要做的事情并无多大的关系,所以齐长策提了一嘴也就过了。

    “那接下来王爷想要如何,被这位九少这么一搅和,虽然对总体的影响不大,但总归还是有影响,你受伤的事情虽然在朝中引起了一些猜测,但毕竟也没有谁有那个胆子往深了猜。最多两年,那一位一定会忍不住的。”齐长策有些担心道。

    他也实在是不明白,先凌王是皇上的嫡亲弟弟,更是帮他打下了江山,兄弟俩感情极好,而凌王又是和几位皇子一起长大,是他的亲侄子,至今不过刚过加冠之年,为何他如此忌惮。

    “该送钱送钱,一千万两也足够了,至于京中,不还有阿宇在。”萧晟泽淡淡的回道。

    “可是……”齐长策气急,火都要烧到眉毛了,这位爷怎么还这么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要不是因为这,他也不会特意跑江南这一趟。

    李嬷嬷在瑾娘的示意下,将隔音的板子轻轻放下,而后不放心的又加了一层隔音的帘子。

    “小姐……”

    瑾娘抬手止了她的话,垂眸看着桌上的信,信封上娟秀的字迹,“晟收”两个字格外的刺眼。

    片刻之后,她抬手利落的将信封拆开,展开信筏,寥寥数眼,立刻印证了她心中最坏的猜想。

    前世,她并没有来江南,更没有经营自己的势力,而是寻了个偏僻的小县城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若无要紧事,也不曾与沈家联系。

    但唯有一次,沈家来信,头一次拿出了哥哥的信物,请求动用沈家一半的银钱,一共八百万两。

    当时她是想着,这些都是沈家自己的经营所得,她也不想拿沈家的银钱做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便允了。

    现在想来,应是凌王娶了沈嫣,自然便得到了沈家的八百万两,前世可没有绑架之事让各家“损失重大”,再加上如果前世和这世一样,有那般诱人的条件。

    有了沈家的带头,江南富商必然都“贡献”都不小,南宫家以沈家为马是瞻,朱家和沈家也算是绑在一条船上的,尤其朱家比其他两家也更渴望国子监的名额,其他富商就不用多说了,林林总总加起来,怎么也有三千万两了。

    而那时她刚到齐府不久,齐长策跟他父亲商量朝廷政事的时候从没有避过她,那时她以为他们是信任她,是把她当一家人,现在看来,八成是试探。

    当时,他们有提过,凌王筹集了一千万两送往边疆,身受重伤,引得皇上震怒,下令彻查,之后就再也没了凌王的消息,直到他自请去抗击北戎。

    前今世差了的两千万两,明显是某人昧下了。

    如葱白似的手指轻巧桌面,垂眸透过窗户的缝隙,便看到几天前还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某人,一身月白衣衫,外罩淡色纱衣,风度翩翩的上了马车。

    前世的萧晟泽,真的战死了吗?

    当今的皇帝再怎么被喊万岁,也不可能活一万岁,在她看来,能活五十岁都是高寿了。

    那齐长策临死前所称的皇上,必然不是现在这一个,难不成是他们刚刚谈话中提到的三皇子吗?

    “嬷嬷,叫黎泽将三皇子再仔细的调查一遍,尽快把结果送来。”瑾娘忽然出声道。

    “是,那齐家……”

    齐家一直是小姐的心病,故而李嬷嬷每次都是小心的提及。

    “暂且停停,总归就是别人的狗,咱们找的是他的主人,不是他。”

    瑾娘目光悠长,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泛起冷意,若是这一切真如她所猜想的,那么她绝不会让那人再接近安安。

    朝廷派来了人,一是为了押送钱粮去边疆,助定北大军抗击北戎,二是为了彻查凌王遇刺一事。

    送走了所谓的朝廷钦差,风如是撇了撇嘴,而后回了乾竹苑。

    “王爷,难不成这一次的刺杀,和那位真的没有关系?”风如是纳闷道。

    “做什么青天大白日梦呢?”游竹抱着脸盆,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呃……”风如是挠了挠后脑勺,他哪里说错了?

    若是真与那人有关,那人还会派人来查吗,尤其还是连一色的侯昶,那可是他的心腹。

    萧晟泽系上里衣,起身,之前的伤已经不影响他平时的活动了,就是药还得再上两天。

    风如是立马上前,将衣架上的衣服拿下来,服侍王爷穿上。

    “虽然不是他的指使,却不能说与他无关,毕竟,想要奉承他的人多得是,只是这一回,有人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萧晟泽整理了一下常服的袖子。

    “对了,之前让你查的那对母女,如何了?”

    “查清楚了,她们母女是四年前到的福熙村,说是家里男人原本是个小将军,却不幸战死,她们孤儿寡母来投奔亲戚,却不想亲戚因早些年的战乱,人家早就迁走了。”

    风如是觉得这对母女也是不容易,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却发现可以依靠的人都不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