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瑾若芷萱 > 第十章 救人 (除夕快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明明上午还是晴空万里,下午就开始乌云密布。

    瑾娘站在屋檐下,望着天上黑沉沉的乌云,轰隆隆的声音有些闷闷的,空气也越来越闷热。

    燕子飞得越来越低,偶尔有一两只回了屋檐下的泥窝,叽叽喳喳的,好像在讨论一场即将到来的大雨似的。

    马上就要到安安下学的时间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正好赶上。

    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毕竟学塾在村口边上,离她们家这山脚下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

    瑾娘回身拿了两把油纸伞,挂上门,快步就往学塾赶去。

    不到半个时辰,瓢泼大雨突然而至,就好像是天上漏了个窟窿似的,噼里啪啦的砸在伞面上,瑾娘这个大人都觉得有些吃力,更何况安安这个小孩儿。

    突然,安安抱着油纸伞惊呼道:“娘,那边好像有个人!”

    “什么?”大雨噼里啪啦的声音太大,瑾娘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她们家这里靠近的可是山脚,除了上山的几个猎户,平时就没见几个人影,又何况这大雨天儿。

    安安却以为她娘没有听见,伸手拽着她娘的衣服,不仅弄湿了她的小衣袖,还有瑾娘的衣衫。

    不过,瑾娘也顾不上了,别看安安年纪小,力气却大得很,她一个没防备,差点儿被她拽个趔趄。

    就见半人高的绿色草丛里,一身黑衣的男人趴在那里,破损的黑衣挂在身上,脸上染着血色,沾着泥泞,身下是染了血色的雨水,一动不动,任凭豆大的雨点无情的打在他的身上。

    “娘,我们救救他好吗?”安安蹲下将油纸伞分给了男人一半,抬头望着瑾娘,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祈求。

    瑾娘抿了抿嘴,虽然男人只露出了半张脸,还沾了不少东西,可还是难掩他俊美的面容,所以她还是认了出来,这人是谁。

    倒不是她对他印象太深刻,而是前几天刚刚见过他,也和别人讨论过他,想要认不出也有些困难。

    “好吧。”瑾娘叹了口气道,也不知是因为不舍得拒绝自己的女儿,还是因为她不想让凌王死在这里。

    最终,母女两个合力将萧晟泽带回了家里,当然,她们两个也被淋成了落汤鸡,油纸伞都白打了,还好瑾娘出门之前在准备晚饭,烧了满满的一大锅水,本来是算一半焯菜,一半下面条的。

    母女俩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安安玩水玩得高兴,早就忘了某个躺在床上还穿着湿衣服的某人。

    “来,喝姜汤。”瑾娘从锅里舀出一碗热腾腾的姜汤,还没放在安安桌前,小家伙就不情愿的鼓起了嘴。

    “娘,可不可以不喝?”安安一闻到姜汤的味道,小脸立刻变得皱巴巴的,仰着小脑袋,浑身都在拒绝。

    瑾娘笑眯眯道:“可以啊,不过要是你生病了,那可就不是一碗姜汤就能解决的问题喽,你可要想好了哦!”

    “对了,那个叔叔身上还湿着呢,姜汤他也得喝一碗吧?”安安一下子想起来道。

    瑾娘点了点头,琉璃般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安安这般的惦记一个人,毕竟她一向没心没肺的什么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行,你自己喝,我去给他灌一碗。”

    见娘去忙了,安安低头运气,苦大仇深的盯着眼前冒着腾腾白气的姜汤,小鼻子皱了皱,生姜的味道一个劲儿的往她的小鼻子里钻。

    别看她们家的竹屋看起来不大,但实际上却有四个房间,两间卧室,一间待客的,一间书房。

    说是书房,但其实里面放着的都是刺绣的东西,还有一些书,两张一大一小的小书桌,以及一张小竹榻用来白天小憩的。

    萧晟泽此时大半个身子躺在那张小竹榻上,脸色苍白,身上盖着蓝色的绸被,被子还不够长,只到他的小腿,再加上他的长腿有一半是悬着搭在地上的,那姿势看着就难受。

    但没办法,竹榻又不可能忽然长长。

    瑾娘端着姜汤,随手拽了张竹椅坐在他的床头,“他怎么样?”

    “他身上共有三处刀伤,左胸上的最为严重,还有肋骨断了两根,围攻他的人武功不低,都是内外家的高手。”一道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回道。

    “内外家的高手?”瑾娘挑眉,能在内外家的高手围攻下脱身,他自己本身的武功也是相当不错了。

    不过,他的处境倒也没看上去的那么好就是了。

    “给他找个大夫,避开村子里的人,药也不用用得太好,毕竟一个村妇也不可能花太多的钱去治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有,记得查查是怎么回事。”瑾娘吩咐道。

    “是。”黑衣人闪身离开,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娘,叔叔把姜汤喝了吗?”安安捧着自己的小碗过来,好奇的往竹榻上看了看。

    瑾娘瞥了一眼那没剩多少热气的姜汤,嘴角微弯道:“姜汤凉了可就没有效果了,要不娘请大夫顺便给你看看?”

    “叔叔喝,我就喝。”安安鼓了鼓小腮帮子。

    瑾娘点了点头,“行。”

    抬手把人扶起来,扒开嘴,端着大碗就往嘴里倒。

    安安小嘴微微张着,好像娘用漏斗倒油时候的样子哦。

    重要的是,真的是一滴姜汤都没有撒出来,娘好厉害!

    瑾娘扭头看安安,“他喝完了,你呢?喝药还是喝姜汤?”

    “喝姜汤!”安安运了一口气,一手捏着小鼻子,一手端着姜汤往嘴里灌,竟是要一口气喝完。

    瑾娘看得哭笑不得,她是不耐烦给这人喂,可没要求让她一口气喝完啊!

    “娘,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安安趴在床边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问道。

    “他受伤不轻,娘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瑾娘将之前还差一些的刺绣拿了起来,边绣边回道。

    想了想又道:“安安,记得不能告诉别人咱们家多了个男人。”

    虽然过来这边的人少,但也是有人过来的。

    “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嘛!”

    瑾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