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瑾若芷萱 > 第七章 真正的目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萧晟泽沉思的时候,瑾娘摇着扇子,时不时的尝一块糕点,欣赏着江南第一戏班的戏,惬意的不得了。

    好似刚刚的那些话,不是她说的一样。

    不过这副模样落在别人的眼里,却是解读出了别的意思。

    有人觉得九少这是与凌王已经达成了协议,有人觉得只是九少并未答应,只是在吊着凌王,还有人觉得,九少并不能完全代表沈家的意思。

    当然,也有人觉得,九少是不是来之前没吃饭,两盘糕点凌王一口没动,却几乎都进了他的肚子里。

    “白少,你说这是个什么情况?”几个人实在是讨论不出来个接过,不由得把目光放在了一直淡然处之的白骐身上。

    白骐斜倚着椅子扶手,一手扶着脸颊,一手轻轻摇晃着酒盏,目光悠然的望着远处的两人,尤其是那传闻中的九少,不知是想些到了什么,多情的桃花眼中掠过一丝不服输。

    听到旁人的问话,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谁知道呢!”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毕竟,凌王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叫他们来吃个饭,看个戏。

    就在众人拿不定九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的时候,一直悠闲看戏的凌王忽然站了出来,稍微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今日宴会的主题。

    “……众所周知,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国库空虚,但北戎虎视在侧,边疆又再起战事,同为大燕的子民,本王恳切希望各位施以援手。当然,也不会让各位白白的损失,毕竟谁的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以,但凡捐赠银两过十万者,可得皇上亲笔御字‘皇商’一幅,过百万者,家族中可得三个国子监的名额,至于过千万者……”

    凌王特意顿了一下,而后意味深长道:“皇上可以帮其实现一件心愿,只要这心愿对得起天地良心,不无理要求。”

    说着,举起酒杯,“诸位请各自思量,戏也完了,接下来请各位吃好玩好。”

    说罢,一饮而尽,一副诸位请自便的样子。

    与此同时,戏台已撤,几名衣袂翻飞,长袖善舞的女子纷纷踏着欢快的乐声上台。

    只是,这时已无人有心思欣赏这些,刚刚凌王的话,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掀起了惊涛骇浪。

    饶是前朝皇帝重视经济的发展,提高商人的地位,也没有达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不敢让人相信了。

    白骐早在凌王说到第二个条件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不由自主的坐直了。

    虽然皇商也很吸引人,但因着江南官府对商人的管制纳税十分的宽松,有没有皇商的名头都一样。

    可国子监名额可不一样,虽然有财富很好,但商人毕竟还是不如在朝为官有前途有地位。

    况且,商人的后三代不可为官,这可是写在大燕律例里的。

    这足以说明,国子监的三个名额有多么的珍贵,那可是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啊!

    哪个从商的家族不希望自己的后代里能出几个读书人?

    要不然也不会各个都在自家孩子还小的时候就开始请先生,一直学到十八岁才结束?

    更别提,第三个条件,皇帝的承诺,那可是万金不换的。

    不得不说,凌王的条件太诱人了,连他都忍不住心动,若是他……

    白骐不自觉的握紧拳头,心中激荡不已。

    “这就是王爷的答案吗?确实很诱人,连我都差点儿心动了。”瑾娘摇着手里的折扇,言笑晏晏。

    “差点儿,不也是没有心动吗?”凌王坐下道。

    “本公子孑然一身,也不喜欢束缚,所以这国子监的名额对我也没有用,至于皇帝的承诺,那也得有命提才是。”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瑾娘的笑意渐敛,国库是不是真的空虚,她不知道,但是皇帝假借筹备粮钱,想对江南动手却是真的。

    毕竟,江南虽然富庶,但能轻松拿出千万两银钱的,只有三家。

    沈家,朱家,还有沈家的姻亲——南宫家。

    “九少在生气?”凌王轻啜一口茶,刚刚说话说的嘴都干了,尤其天气还这么热,即使是在水榭,角落里只摆一盆冰还是不够凉。

    瑾娘眼眸低垂,“王爷说笑了,在下有什么好生气的?”

    既然他的目的是这样,那苏老让他来找自己时,究竟知不知道这些?

    “九公子,本王既已做出了选择,那不知你的意思如何?”凌王放下茶盏,直直的看向瑾娘。

    瑾娘起身,嗤笑,“王爷不经商还真是太可惜了。”

    两边的利益都要攥在手心,未免有些太贪心了。

    随意拱手道:“告辞。”

    风如是刚到水榭门口,就见九公子主仆二人大步离开,而且那位九公子还板着脸,看着还挺吓人。

    “王爷,这是……”

    一直在旁边忍着没说话的游竹见人走远了,便忍不住开口道:“王爷,您为何不跟九公子讲明我们真正的目的?”

    凌王抬手,止了她的话,“只要条件是真的,皇上是想要真的对江南动手,这就够了。”

    游竹急急说道:“明明您可以跟她说清楚的,这样您也可以轻松一些,您的处境不也不轻松吗?”

    凌王眉梢一挑,“你们觉得,本王是那么喜欢发善心的人吗?”

    而后望向清澈无波的湖面,对面的歌舞已经散了,刚刚九凌脸色从他这走了之后,随后便有不少人提出了告辞,宴会几乎是已经散了。

    凌王的眼眸深邃,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弯了弯,“而且,你们真的以为他是在跟本王生气吗?”

    风如是和游竹面面相觑,刚刚九公子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不像是假的样子啊。

    马车里,瑾娘手指轻敲桌面,虽然脸上没有怒意,却也没见得多好看。

    “公子,咱们去哪?”冷九问道。

    瑾娘手指一顿,“去沈府。”

    九少脸色难看的离开百花园,以及去了沈府的消息迅速扩散,不到一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府城。

    那些对凌王的条件有些心动的人,立时心慌了起来。

    这时有人才反应过来,世上怎会有如此好的事,只需花银子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商人何时变得这般重要了?

    细思极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