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瑾若芷萱 > 第二章 李管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边早已泛起了鱼肚白,左右折腾这一通她也睡不着了,索性穿好衣服,头发随意一挽,洗漱过后,就去厨房忙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炊烟袅袅,第一缕阳光洒落,整个村子都醒了。

    瑾娘手脚麻利,很快就做好了早饭。时至初夏,江南这边的气候还是热得比较厉害一些,小丫头总是苦夏,所以她除了准备南瓜小馒头和紫薯苦瓜卷,还特地熬了百合莲子粥,以及凉拌竹笋,茭白煸肉丝。

    瑾娘刚将饭菜摆好,忽的被人从背后抱住,同时传来小丫头娇娇的撒娇,“娘亲,我今日不想去上学了。”

    瑾娘闻言笑了笑,“怎么啦,难不成又有谁欺负我们家安安了?告诉娘亲,娘亲去给你报仇!”

    “娘……”安安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透着一丝狡黠,抱着娘亲的大腿,撒娇的晃了晃,“夫子的课实在是太无聊了,弄得我总想睡觉。”

    “好啦,快吃饭吧,若是迟到,小心夫子又要罚你抄书。”瑾娘扭身点了点她光洁的小额头,好笑道。

    小丫头惊讶出声,“娘亲,你怎么知道的?”

    瑾娘含笑反问,“怎么,我不能知道你被夫子罚抄书的事?”

    小丫头嘴一瘪,小腿一迈,气呼呼的坐在了自己专属的小凳子上。也不缠着她娘撒娇了,因为她知道,这些大人最是听夫子的话了,让怎么管孩子就怎么管孩子。

    瑾娘见状轻笑,随即坐在了她的身后,给她梳头。

    “不上学堂是不行的,读书可以使人明智,明礼,明德,如非必要,一日不可停。不过,若你不想抄书,做坏事不被夫子发现不就行了吗?”

    小丫头讶异的抬头,“娘亲,这样也可以?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瑾娘用小梳子把安安的头发理顺,抹上桂花香味的头油,开始盘发髻。

    安安嘿嘿一笑,带着些讨好,“我还以为娘亲会和二丫的娘一样大发雷霆呢!”

    不然,她也不会找借口不去学堂,还不是怕夫子告状告到家里来。

    绑上粉色的发带,簪上桃花状的珠花,瑾娘满意的松开了手,低头睨着她,“在你心中,你娘亲就是那般不讲理的人吗?”

    “当然不是。”安安飞速回答道,而后赶忙拿起勺子,用起早饭,还不忘大声的强调,“娘亲做的饭菜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饭菜了!”

    瑾娘也不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了,起身去她屋里,将小丫头睡得一塌糊涂的床铺收拾整齐。

    安安端着小粥碗,透过半开着的门,望着娘亲的背影,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为什么娘亲跟二丫娘说的话一点儿也不一样呢!

    怎么听起来,像是在鼓励她做坏事似的呢?

    “瑾娘在家吗?今日的豆腐我给你送过来了。”屋外忽然传来一道嘹亮的嗓音,在安安听来,公鸡估计都没这一位的声音响亮来的。

    不用看她都知道,这一定是每隔一天就给她家送一块豆腐的施大娘。

    声音那么响,即便瑾娘在安安的屋子也听得一清二楚,三两下把小丫头凌乱的衣服卷吧卷吧放进盆里,立刻就往外走去,而且还没忘顺手拎起门口早已称好的豆子。

    她一拉开门,就看到一脸笑眯眯的施大娘,“瑾娘,这是你家的豆腐。”

    施大娘家是整个福熙村唯一一家做豆腐的,因着瑾娘曾经指点过她的刺绣,再加上瑾娘家里只有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所以每次她都送豆腐上门,省了瑾娘不少事。

    毕竟,她家虽然在福熙村,但是却在山脚下,离施大娘家还有不少距离。

    “麻烦您了。”瑾娘接过豆腐,又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这是之前一个月豆腐的黄豆,您看看。”

    “不用看,你常年定我家的豆腐,那还能差了事嘛。”施大娘笑眯眯的拎起黄豆,手里不着痕迹的掂量了一下,常年过豆子,她早已练就称豆子的神技了。

    “娘亲,安安去上学了。”安安背着自己的小书袋道,脸上已没了刚刚对上学堂的不愿。

    瑾娘在安安面前蹲了下来,视线尽量与安安持平,“要好好上课。”

    “嗯。”安安点头,随即在瑾娘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转身就欢快的跑走了。

    瑾娘失笑的摇了摇头,可还没等她起来呢,一道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只见一道身着墨绿色绸缎衣衫,头戴黑底银蓝花的抹额,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老妇人擦着汗,脚步飞快的往这边走来。

    “这不是千针绣坊的管事吗?”施大娘虽然四十岁了,眼神依旧好得厉害。

    瑾娘垂了眼眸,“是啊,不过她从没这么早来过,也不知是什么事情。”

    来人似乎很是着急,两人只是说句话的功夫,人已经到了跟前。

    “瑾娘,之前拜托你的那幅花开富贵的刺绣完成了没有?雇主忽然急要,我这才这么早赶来。”来人气喘吁吁,似是累得有些狠了。

    看得施大娘不由得心生同情,这位老夫人看起来可是比她还大个好几岁,这般折腾一趟,身子骨再好怕也是受不住。

    “李管事,你怎么也不坐个马车,瞅你累得这个样子。”

    李管事摆了摆手,现在一句话也不想说了,就一脸期望的看向瑾娘,“……”

    “您先进屋再说吧。”瑾娘邀她进门,而施大娘还要去卖豆腐,跟瑾娘又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听到关门声,她还回望了一眼,看来她也得抓紧把刺绣练好了,看看瑾娘,一手好绣活都让人追上门要了。

    瑾娘刚把大门关上,转身就看到刚刚还在气喘吁吁的李管事早已恢复正常。

    可是她却一点儿也不惊讶,抬步往屋里走去,“到底是有何事,竟会让你一大早就跑过来?”

    “小姐,您之前一直让老奴派人盯着齐家和京城是否有联系,但这些日子下来,并没有发现一丝异常。”李管事道。

    瑾娘点了点头,“只是这事,应该不足以让你过来。”

    “还有就是,边疆又起战事,正值刚刚才建国,国库空虚,皇帝似乎派了人下来,好像是想在江南筹钱筹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