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大道南行 > 红尘客 第八十七章 鸿门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昔日书生所言,景霄大帝已经琢磨好了一个专为伏羲氏夕霄部量身打造的州府。

    姑且就叫它伏羲府吧。

    古籍有言: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两河之间为冀州。河、济之间为兖州。东方为青州。泗上为徐州。东南为扬州。南方为荆州。西方为雍州。北方为幽州。”

    大威帝国,一州设立一府,一府统帅若干郡县。玄安城中再设三省六部,监察九州各府。

    虽是如此,以前的帝王,还是需处理很多乱七八糟之事,过得不是很潇洒快活。

    只是如今的景霄大帝,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登基之初便将有些乱象的帝宫内外一通乱杀,杀得百官不得不心悦诚服。

    尤其是登基以后,陛下也不做别的,只是设立一个让天下人共同监视的学宫,为九州有志之士打开一条直指帝宫的大道。

    并对外放言称,除了大威帝国的君王宝座,没办法与诸君共勉,其余高官厚禄,任由有志之士随意采摘。

    身为君王的他,要做的就是一件事。将藏在人群里的黑暗打散,将埋在人海里的珍珠悉数挂于天际,让天下众生皆能不一样的光彩。

    这还不够,皇帝陛下将手中权力,几乎完全分给三省六部,留给自己一个监察九州的权力,手中刀剑可将任何一个有违大威律法的大小官员项上人头砍下。

    只要名正言顺,无人不可杀。

    说来也怪,自从景霄大帝这样一搞,刚开始那段时间,虽说确有几分乱象。

    很多为官者心中的贪婪,随着手中权力的变大,渐渐便被释放了出来,一时间民不聊生,哀嚎遍地。

    只是还不等这些贪官污吏作威作福多久,便有一群藏在黑暗中的人,将其头颅割了下来,悬在城楼之上暴晒。

    人头之下,张贴着累累罪状,条条皆该死。

    让百姓激动,让百官瑟瑟发抖的,还不是这条条罪状,而是那纸张上盖着的猩红印章。

    景霄敕令。

    景霄?那不是当今草包皇上的名号吗?

    可是,他是如何知道这些人做的这些事?又是如何悄无声息将其脑袋割了下来,挂在城楼迎风招展的?

    一时间,各地城楼之上的头颅,越来越多,罪状将整个城楼贴的毫无缝隙。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那么一些真心为老百姓着想之人,在那些人被砍掉脑袋之后不久,便平步青云,一下子便站在世人眼前,拍着胸脯保证。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人群一下子便炸开了锅,近些时日发生的种种,是在是太过于玄乎了。

    为此众说纷纭,有人说,陛下暗中成立一个机构,藏匿在人间各处,充当耳目,监察九州,只要罪名成立,达到动手之际,脑袋怎么掉的都不知道。

    有人说,陛下是个仙人,能够听到天下人的祈祷和哀嚎。

    一时间,景霄大帝之名,传颂九州各地,越传越神,越传越玄乎。

    其中原因,估计唯有当事人景霄大帝,才能说得清楚谁对谁错了。

    所以对于伏羲氏这上万人,景霄大帝便有个颇为得意的想法。

    伏羲府!

    万余人,说多不算多,讲少也不算少。但是这战斗力嘛......能正面接自己三两招的,横推百万军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景霄大帝设想中的百万军,只是那种很平凡,没有符师加持的寻常士卒,若是是有符师,则另当别论。

    站在他如今的位置,便深知一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说法,若是有一人小觑这符石,下场一定会死得相当凄惨,哪怕国力雄厚如大威,也不能小觑天下人。

    既然会从戈壁中跑出这么一群战斗力顶天的汉子,保不齐也会从某片沼泽、山林钻出一群或一个怪物。

    要是那地域与大威龙脉相连还好,若是独立的山脉,恐怕就算是他,也没办法拿那些怪物如何。

    所以,这些白甲伏羲,就有了一个用武之地,只要谈拢了,能够帮自己在一些没办法出手的时候,打上那么一两架,那么大威九州,真正不再惧怕任何一人。

    虽然书生先生曾交代过,不要觊觎这万余人的力量,只是......

    不试试如何就知道可不可以呢?

    于是便有了今日冷清如此的帝宫,一场鸿门宴。

    只是这场鸿门宴,没什么杀伤力,谁才是赴宴之人,也不好说。

    “须先生,这边请,吃饱喝足,才有心情继续闲逛才是。”

    “嗯,此话有理,虽然我不饿,但是温大公子曾说,人间有诸多美味,值得留恋一二,那就请...顺便谈谈书生先生所说之事。”

    “好,正有此意。”

    说完,三人便来到历代帝王用来招待贵宾的宫殿,熙和殿。

    好巧不巧,帝后娘娘刚带着五个满身汗渍的“太监”将辛苦小半日造就出来的美味佳肴,送到了熙和殿中。

    站在门口望着蔚蓝天空怔怔出神的帝后娘娘,发现三个从远处优哉游哉而来的身影,摇了摇头,笑着迎了上去。

    “你们回来了?我刚想去找你们呢。”

    景霄大帝呵呵笑道:“老头子们修的房子有些大了,走着走着就饿了,这不想着时候差不多了,就来看看,爱妃的战斗结束了没有。”

    帝后娘娘风情万种的白了景霄大帝一眼:“有你这么说列祖列宗的吗?”

    “哈哈哈,不说,不说便是,爱妃莫要生气,生气了就不漂亮了!”

    “怎么,嫌弃了?嫌弃了你就去纳些年轻貌美的妃子贵人,我看这些庭院中也该住些二八妙龄的少女。”

    “我们,早已人老珠黄咯!”

    景霄大帝笑道:“爱妃说笑了,我要是敢嫌弃你,你这弟弟不得带上个百八十万的军队,直接便打了过来?”

    顾民君闻言挺了挺胸膛,没错,他要是敢嫌弃你,试试看?

    帝后娘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好了,快些就餐吧,待会就菜都凉了。”

    “好好好,来来来,须先生请,我的顾大将军,您老人家请———”

    少许,众人就坐,望着桌上卖相极好的菜肴,食欲大作,哪怕是吃惯了御用大厨亲自掌勺的景霄大帝,也不得不感慨一声爱妃手艺真乃一绝。

    顾民君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些菜肴,满脑子疑惑。

    难道这些年瘫痪在床,还能研究研究厨艺?能有研究厨艺的功夫,如何不能见自己?

    等到他看见笑容满面的宁景清,以及红着脸的帝后娘娘,心中恍然。

    呵,死要面子活受罪,一如当年!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真想朝着恶心人的脸上,饱以一顿老拳。

    某人似有所感,眼神幽怨的望了过来。

    某人心神大震,暗呼莫非这人学会了读心术不成?

    某人微微点了点头!

    嘿,小子敢骂我,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是君王,姑且放你二十年的自由。

    某人突觉杀机起,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密集的疙瘩。

    姐夫我错了,以后不敢了!

    某日伸手抚了符下巴,微微点头,老气横秋的模样,险些恶心死了某人。

    嗯,这才是朕的弟弟,不错不错,回头送你点小东西,犒劳犒劳。

    姐夫英明!

    唯一的外人须空,双眼死死盯着一桌子的菜肴,口舌生津,心神大震。

    公子诚我不可欺啊,这玩意肯定是一绝!

    识人观貌甚多的宁景清,一眼便看见须空眼中几乎喷出来的火,心中倍感欣慰。

    你要是无欲无求,这场“鸿门宴”就白搞了,现如今看了,挺好挺好,都是些有血有肉有欲望的人,和人打交道,老子最擅长了!

    “来来来,须先生请,且让我介绍介绍这些菜!”

    “额,蒸...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

    顾民君听着听着就翻起了白眼。

    感情这位爷儿,相声听多了啊!

    什么也不知道的须空,则被唬得一楞一楞,越发觉得现如今的人间,大不相同,讲究!

    饭桌上,其乐融融,一人来来回回盛菜,忙的团团乱转,不亦乐乎,一人则是专心致志与桌上诸多菜肴捉对厮杀,余下两人则分列两旁,不断的挖坑填河,势要将这万余人,骗上大威贼船再说。

    “先生,您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对啊,须先生,你们不是要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些人吗?”

    “你怎么知道?”

    “子念说的!”

    “这....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乱说呢,真是的。”

    “先生你在说什么?”

    “啊,没有,我说这菜真好吃。”

    “什么什么,须先生说什么?这菜好吃?来来来,小蚊子,去取文房四宝来,朕这就拟写圣旨,送几个御用厨师去伏羲符候着!”

    “嗯?伏羲?伏羲府是个什么东西?”

    “嗐,须先生忘了吗?刚才我说了,就将一线天与雍州之间的那块空地,也就是原来的戈壁,划分为须先生以及您族人们的专属用地,不用缴纳税奉,也不用听候任何人的吩咐,只求以后若大威帝国有难,希望诸公能够出手帮扶一二,仅此而已!”

    “哦,这事儿啊!嗯......等我想想。”

    “哎,好的好的,来来来,咱们慢慢吃慢慢想,爱妃爱妃,劳烦你再去烧些菜来,有些不够了呢......来来来,就为须先生这股子豪爽,当浮一大白!”

    “是极是极,须先生请了,改天回到一线天,定当为众多兄弟们好好摆上一席酒水,招待招待!”

    “小蚊子这话没错,来,干了这杯!”

    须空有些不胜酒力。

    映像中的酒,好像没这么辛辣,不过这味道...没什么说的!

    “来,两位请!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就当这个伏羲府的人,在没有等到我们想要等的人之时,帮你们打上几场架,也并无不可,不过得说好了啊,这些...嗝...这些菜,你得教我们!”

    宁景霄与顾民君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成了!

    “小问题,完全可以,待会就帮你安排妥当!”

    少许,再次将菜肴盛了出来的帝后娘娘,有些哭笑不得的望着满是狼藉的熙和殿。

    三人烂醉如泥,瘫倒在桌子上,是不是呢喃一声。

    “来,干了这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