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不负情深:暴戾总裁倾心了 > 第212章:他的吻落在了她结痂的伤口上

第212章:他的吻落在了她结痂的伤口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s://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要开始攻心了是吗?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我,轻易就能被你蒙骗?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对你产生半点怜悯!”

    钟禾的心碎得愈发彻底,她流着泪讥讽的笑着问:“到了这步田地,我还能骗你什么呢?”

    “骗我的基因,不是做梦都想怀上我的孩子吗?好,今天我就满足你,我给你一个孩子,我看你,还有你背后的组织,能兴出什么风浪来!”

    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钟禾被他一路强取豪夺逼到了屋内,她虽然想念他,想念他的吻,可她不要以这样的方式被给予,她挣扎着反抗道:“褚淮生,你冷静的想一想,我若真想怀上你的孩子,我们有那么多次机会在一起,为什么我一次也没怀上?恰恰是因为我不想怀孕,我避孕了!”

    褚淮生不想听她说任何话,也不相信她说的任何话,他撕开了她的衣服,吻着她全身,在钟禾看来,他只是在报复的吻着,但其实他的每一个吻都落在了她结痂的伤口上。

    钟禾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不再反抗,而是平静的提醒:“你喝醉了,你确定要这样吗?我没有什么损失,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

    她的话刚刚说完,他便义无反顾的进入了。

    钟禾没有叫出声,而是咬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虽然两人早已经有过这样最亲密的接触,但她还是痛的浑身痉挛。

    他的怒气好像都聚集到了一处,使其膨胀,她承受着他的侵略,甚至可以说是报复。

    这一晚钟禾沉沉浮浮,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隔天中午褚淮生醒来,宿醉后的疼痛让他清醒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哪里。

    从房间里出去,他看到院子里一个女人正在晾衣服。

    钟禾眼角的余光瞥见他出来,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手里晾衣服的动作也没有停顿,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锅里熬的有粥,想喝的话就自己去盛一碗。”

    褚淮生深深的瞥她一眼,没有任何言语交流,收回视线,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钟禾呆坐了整整一天,过去的一夜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她怀疑他来过,可满屋他的气息又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他确实来过。

    他来了,然后他又走了。

    院子的木门被咚咚敲响,她一颗失落的心突然又被提起来,难道是褚淮生又回来了?

    然而当她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希望再次破灭。

    门外站着的人是袁晋城,钟禾将失落的情绪调整了一下,轻声询问:“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她早该想到不会是褚淮生的不是么,褚淮生不会这样客气的敲门。

    “我来看看你,顺便给我带点东西。”

    袁晋城话落音,便走到自己车子旁,打开后备箱,开始一袋一袋的往钟禾院里提东西。

    看着一袋袋米,一袋袋面,一袋袋水果被提进来,钟禾赶紧上前阻止:“够了,够了,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

    袁晋城站在院子中央环顾了一圈:“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此时正值傍晚,夕阳也还未落去,钟禾点点头,将他请进了屋里。

    袁晋城坐在收拾整洁的客厅里,蓦然生出一股温馨感,他由衷道:“你这房子,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是租住的还是买的?”

    钟禾替他泡茶,漫不经心回应:“褚淮生替我买的。”

    提到这个敏感的名字,两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将茶端到他面前,钟禾才主动打破沉默:“你这次来星海是有什么事吗?”

    “你还不知道么?”

    钟禾脸上打了个问号。

    “我们袁家又回来了。”

    “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恩,这两天新闻上应该天天都有播报,你不看电视的么?”

    她最近还真是没什么心情看电视。

    “就是移民回来。”

    “为什么回来?你们这样的大企业家族,移居应该不是一件小事吧?”

    “还好,多数产业一直都还在星海,只是个别工厂建到了新加坡,这两年也逐渐往回转移了。”

    “你们移民也才没几年,现在又兴师动众的搬回来,有钱人的思想果然是我们穷人无法理解的。”

    “主要是我父亲年岁渐长,一年一年的愈发想落叶归根,当初会决定移民,其实多数也是因为我妹妹。”

    “袁伶俐?”

    “是的,你也清楚我妹妹对褚淮生情根深种,他又对她完全无男女之情,她那时候执念较深,看到淮生跟别的女人相恋,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为了抚平她的创伤,我父母便决定离开星海,如今我妹妹也接受了现实,回来便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你所说的别的女人,应该就是苏莱雪吧?”

    袁晋城意味深长的与她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苏莱雪也回来了是么?”

    “你听谁说的?”

    钟禾垂了垂眼睑:“你妹妹。”

    “她回不回来其实对你没有太大影响。”

    “她难道不是知道褚淮生离婚了才回来的吗?”

    袁晋城再度深瞥她一眼:“你有危机感了?”

    钟禾不想承认,对于苏莱雪,她从来就没有掉以轻心过,以前都没有,何况现在她跟褚淮生崩裂的关系。

    “我能有什么危机感,我现在跟褚淮生已经解除了婚姻关系,他们就是要复合,我也做不了什么。”

    她违心的说着这番话。

    袁晋城起身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下次有时间再来看你。”

    “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不用再带任何东西,还有,能不看就不看吧,我一个人其实挺好的,很清静。”

    她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是不想与袁家的人有过多接触,豪门世家的水向来都比较深,接触的多了难免不受一点牵连。

    袁晋城并不介意她的刻意疏远,回过头朝她粲然一笑道:“我父亲一直记挂着你当初的救命之恩,他说等一切安顿好后,会正式邀请你来我们家做客。”

    不等钟禾说出拒绝的话,他已经迈开长腿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