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极小说 > 我的青春恋爱养成手册 > 第一百章集思益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极小说] http://ajnn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秋季运动会时,学生们的热情极其高涨。

    但随着运动会结束之后的几天,原本狂热的氛围也渐渐趋近的平常。

    十一月剩下的日子本就不多,十一月很快便结束了,随之进入了十二月。

    十二月这个月份是每一年的最后一个月,也是让人离愁之意最浓的一个月份。

    距离新一年的元旦,只剩下不到三天,原本因为校运会结束平和下来的气氛,再一次变得灼热。

    元旦,即公历的1月1日,是世界多数国家通称的“新年”。

    元,谓“始”,凡数之始称为“元”;旦,谓“日”;“元旦”即“初始之日”的意思。

    “元旦”通常指历法中的首月首日。

    然后今天,就是溪晨一中举行的元旦午会日子。

    在其他学校一般都是元旦晚会,然而溪晨一中却办不了晚会只能办午会。

    因为溪晨一中在校生的人数实在是太过于庞大,根本没有可以全部安置全校学生的会场。

    所以就取消了晚会,决定办午会。

    然后他们三年F班要表演的班级节目是“全员共舞”.................

    至于是谁提出的这个决定?

    除了李轻柔这个有问题的班主任之外,还会有谁?沈寒凛是想不出来了。

    再有就是,明明提出这个决定的是她,可她却什么都不管,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全班同学都要上台跳舞就行了,至于跳的是什么舞,我都无所谓,但必须得要是全班所有学生都要参与才行。”

    就这样,李轻柔直接把难题交给了他们。

    最可恨的是,开演的时间就在今天下午,李轻柔却是在今天早上才告诉他们。

    这简直就是不打算给他们心理准备的时间,就要他们直接走上舞台去跳舞了。

    这............

    “对于班主任给我们提出来的这个难题,你打算怎么办?”沈寒凛放下自己手中的书,转头问向谭清竹。

    说实话,沈寒凛对于舞蹈是一窍不通的,除了会跳体操舞之外,就再没有了。

    值得一提的是,就算是他唯一会跳的体操舞,他也不能完全正常的跳出.........

    要是真的在上台表演时,就他一个人在台上跳体操舞,那未免也太尴尬了吧?

    尤其是在全校师生面前。

    然而烦恼的人远不止是沈寒凛一人,班上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亦或是该做什么。

    “不用担心这么多,这种事情,班上会有人来主导的。”谭清竹淡淡的说道。

    每个班,都不缺乏那些想要表现自己的人,那些人,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不会闲着的。

    正当沈寒凛想问谭清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三年F班的班长缓步走上了讲台。

    “各位同学,请安静一下,相信大家都因为班主任突然提出的全员共舞感到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一下,沈寒凛可算是知道谭清竹想表达什么了,虽然他不想从众,但这个时候,还是跟随班上大多数人的想法去做吧。

    毕竟这个是集体活动,再有就是,他可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在全校师生面前,自己一人独自跳体操舞。

    要真是这样的话,在元旦过后,他可是再也提不起来学校上课的兴致了。

    因为...........这实在.......实在是......太丢人了!

    班上的大多数学生都渐渐安静下来。

    将目光投向站在讲台上的班长。

    不得不说的是,职位这个东西还是挺有用的。

    就像是主角光环一样,加了一层BUFF使人不由自主的想去听从他的话语。

    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同学,班长再一次开口说话:“说实话,对于班主任所说的这个全员共舞,我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应该做些什么,但是正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去做些什么,我们才更不应该慌乱,我们反而应该冷静下来,想出对策,以应付过关。”

    “大家也都不是第一天来溪晨一中的新生了,对于溪晨一中的教师,相信大家应该都是有所了解的,既然他们已经说了应该怎么去做,那么我们除了老老实实的听他们说的去做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且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并不是纠结这个,而是时间,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元旦舞会,就在下午。”

    “我们必须得要在今天下午之前,想出一个可以全员共舞的想法才行,不然丢脸的只会是我们,我的话就说到这里,如果有,有什么好想法的同学,可以站起,将自己认为的好想法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商讨下看看可不可行。”

    这就是所谓的集思益广吧?

    意指:集中群体的智慧,广泛吸收有益的意见,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亦或是做法。

    沈寒凛心想道:虽然班长说了那么大一堆,甚至有些地方说的还不是很好,但总的来说,还是有很大用处的。因为他的这番话,已经将所有的问题所在给点出来了。

    他们自始至终都是没有反抗的权利的,有的只是按照李轻柔说出来的全员共舞那样去做,所以他们目前的当务之急并不是纠结于李轻柔为什么会提出全员共舞这个提议,并且还是在元旦午会举行的早上才说这个问题,而是应该商讨出一个可以切实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

    不过班长,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李轻柔在提出全员共舞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将答案全部告诉他们了,那就是让全班的学生上去跳舞就可以了,至于他们跳的好不好?李轻柔才不理,她要的只是有趣,至于他们会不会出丑?那关她什么事?反正出丑的又不是他。

    所以他们现在之所以会在这里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做,其实并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让自己不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

    沈寒凛向谭清竹看去,只见她的面色一如往常那般平静。

    在这一刻,沈寒凛总算是明白了。

    谭清竹早在李轻柔提出全员共舞这个提议时,她便已经料到了现在的这个情况,所以她才会说出那句话,以及现在的这般淡定。

    看来他还真是在不知不觉中,跟班上的其他学生陷入了同样的沼泽当中。

    因为沈寒凛和他们一样,在听到李轻柔提出的全员共舞时,想到的都是自己该怎样才不会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而没有想到,其实会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的,根本远不止是自己一人。

    甚至可能是全班一起出丑也说不定。

    但是........

    他们已经被自己的虚荣心和早就不存在的面子给遮掩住了自己的眼睛。

    一想到这,原本有些慌乱的沈寒凛,也渐渐冷静下来。

    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做法。

    不............

    应该说是,属于他和谭清竹二人共同的做法。

    在班长激情澎湃的演讲完之后,却没有任何一人站起来说出自己的想法,班上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极其诡异。

    因为在这时候,他们都知道,第一个站起来的,无论提出的想法是好是坏,都会被班上的其他同学针对。

    提的想法好吧,会被人说是出风头。

    提的想法不好,又会被人说是想要出风头,却又没有实力。

    到头来,明明自己是好心好意的举动,却将自己搞的里外不是人。

    这一点,沈寒凛是最清楚不过的。

    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

    如果说,有谁第一个站起来,却不会被班上的其他同学针对的话,那么就应该属储雪洁那个团体里面的人了。

    就算是他和谭清竹站起来,提出自己认为有利的想法,也不会被班上的其他同学接受的。

    因为当想法是从他们二人嘴里提出的时候,他们便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抵抗的情绪,根本不会去思考他们想法是否可行。

    单单是以,这个想法是他们二人提出的,这个因素存在,便已经被否决掉了。

    这一点无论是沈寒凛还是谭清竹,他们都很清楚。

    所以他们才都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只是将自己的目光投向讲台。

    在这件事里面,他们的做法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跟同班上的其他学生做出的决定。

    而不会有其他的选择。

    如果非要自己一意孤行的话,那结果不言而喻,出丑的只会是他们自己而已。

    只是看着班上现在这个诡异的气氛,储雪洁亦或是储雪洁的那个团体成员,会站起来开个头吗?

    班长已经开了一个集思益广的苗头,但要是没有人参与的话,那这个集思益广的集思,就不存在了。

    或许班上也有其他的同学意识到,必须得要储雪洁亦或是储雪洁那个团体成员站起来开个头,才能让这个议程进行下去吧?

    因为他们总是时不时的用眼角瞟向储雪洁亦或是储雪洁那个团体的成员。

    但很遗憾的是,在平时总是表现的很活跃的储雪洁亦或是储雪洁那个团体的成员,无一不是低着头颅,不发一声,丝毫没有站起来开个头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班上的地位?

    所以才会不敢站起来开个头吧?

    班长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用着有些请求的语气询看向储雪洁问道:“储雪洁同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然而一向待人友好的储雪洁在这时候却似乎是没有听到一般,依旧低着头,不发一言。

    让出声询问的班长站在台上尴尬不已。

    这............看的沈寒凛真是揪心不已,要不是因为自己在班上的地位极其低微,他都恨不得出声替班长缓解一下尴尬了。

    可惜的是,他不能出声,因为他出声的话,不仅不会让班长的尴尬得到缓解,反而可能还会将班上的气氛搞得更加诡异也说不定。

    这该死的社交,该是的氛围,还真是烦人啊................

    不死心的班长,又将目光投向马善镜,缓缓开口道:“那.....那么......马善镜同学,你......你有什么.....什么好的想法?”

    沈寒凛甚至可以听出班长在做出这个决定时,是有多么的难堪,但他没有办法,谁让他是班长呢............

    再有就是,是他自己打算挑起这个集思益广的由头。

    任何人在想当领头人的时候,都应该做好与之相对的觉悟,因为领头人并不是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的。

    如果只是因为想出风头而当领头人,却没有应对发生突发情况时的能力的话,那么别说是出风头了,不出丑,就已经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